乖给我我不会让你疼的

同居后,又住进来一个美女香皂最新章节。

半年转瞬即逝,我的身边少了很多朋友。李乐跟皮二斯这家伙走了之后,我很少能笑得起来。无非就是和胖子爱国他们喝酒。每喝必醉。安静也总是劝我少喝酒,说火火姐醒来的时候看到我这样子会不开心的。她天天来照顾火火。我开始变得木讷,少于思考。灵魂像睡着了一样,等待着一个时刻醒来。

我现在这个样子,胡子拉碴,在街上走着都能吓到小孩。那个小区的葫芦娃长大了很多,见了我再也不敢向我吐口水了,只是远远躲着。并且小区的人也讨论起我来,一开始群众的舆论还是相当不错的,说我是个好青年,照顾着心爱的姑娘,后来不知道怎么越传越离谱,说我是个变态,把一个女孩子绑在床上,还有一个女孩子每天也过来,他们不知道在屋子里做些什么事……

当我成了群众眼里的变态的时候,我知道是时候想个办法结束了。

但是我还有很多事要办的。我催过胖子和安静结婚,可安静开始说话之后,胖子就变得自卑,一个会画一手好画,会唱动听的歌,长得又美若天仙,这样一个女孩子似乎不应该出现在胖子的生活里。有时候醉了的时候,胖子不止一次说香皂你知道吗,我宁愿安静永远不会说话,你说我坏不坏啊。

可是安静还是当初的安静,我们都变了,她从来没变过,不多话,还是安安静静的,那么愿意倾听。只有我们逗她的时候,她才会巧笑倩兮,可也不想多少几句话。

张爱国这家伙没救了,也无敌了,皮二斯走后张爱国并没有寂寞,反而张狂起来,说皮二斯这家伙终于逃跑了,不过大家放心,这家伙马上就会回来的,以他那点本事,在国外呆不下去。我会经常给大家暴点内幕的。

我们不知道他是经常和皮二斯通电话的。也不知道他所说的内幕是什么,总归在一切发生之前,我们一无所知。

他还是对恬美情有独钟,可恬美依旧平淡,性感成熟的身材里藏着一个忧伤的心。她没事的时候总是静静的,起初和火火说着话,后来更像是自言自语。

这个季节总是在下雨。有时候就一个人坐在阳台上喝着酒,恬美看到总是无奈的摇摇头,她更像是一个姐姐。安静会偷偷的藏起我的酒,但是我总会找到。酒醉后就在火火身边滔滔不绝的讲故事,说,老婆你知道不,那次我喝多差点掉河里,要不是胖子拉着我,我肯定就掉下去了,你就再也见不到我啦。哈哈,惊险吧。老婆你知道吗,北京突然来了很多老外,你知道他们来干什么吗?他们长得跟皮二斯好像呢,不会是皮二斯也回来了吧?老婆你知道吗,安静会说话之后,胖子这个自大的家伙竟然学会自卑了,怕安静不要他,哈哈……

可是等我清醒之后,就变得呆呆愣愣的,说不出一句话。

寂寞让人变得麻木,很多时候,连梦也没有了。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啊。这何时是个了结呢。

今天一起床竟然下午了,我瞪着俩眼兀自发呆,发呆过后,例行性看了看火火。随后又喝了几口酒,很不过瘾,又打电话给胖子,我说,胖子晚上出来喝酒吧,闷得慌啊!

胖子当然不会拒绝。晚一点的时候,安静和恬美都过来了,说胖子让大家下班了,让我赶紧过去。

我到了饭店一看,胖子和李大棍已经喝起来了。我骂着说你们这两个狼心狗肺的家伙,怎么不等等我。

入座后才发现胖子和李大棍都神情黯淡,我问怎么了?

胖子干喝了一杯,一言不发。

李大棍犹豫了两下,对我说,老弟,老兄对不住你啊!

说完自己喝了一杯。

我很纳闷,不知何故。李大棍说,我要走了。

胖子似乎做了什么决定似的,说,香皂你知道吗,你好久没有问过饭店的事,饭店现在非常不景气了,干不下去了,李大棍一走,打算撤摊子了。

我愕然,不知道说什么好。怪不得大家最近有那么多时间。

后来就一直喝酒,大家话很少。走的时候李大棍连最后的工资也不要了,我和胖子目送着他开着一辆崭新的出租车走了。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异口同声的说,我靠!

李大棍走了之后,我喝胖子又喝了很多,喝完走到路边的时候,胖子忍不住抱着树开始吐,我帮胖子拍着背。看着胖子吐的唏哩哗啦,我也忍不住,也抱着树开始吐,胖子就帮我拍着背。我突然感觉很伤感。

我们俩伤感了一会儿就坐在马路边看美女。突然发现不远处一个跟李乐很像,我说,胖子,你看那个女孩多像李乐啊。

胖子也顺着我指的方向看去,不知道是不是被女孩发现了,转眼女孩子就消失了。

胖子哈哈大笑,说,香皂你看人家把我们当色狼了。

突然胖子一本正经地说,说实话我也有点想李乐了。

到家的时候,安静已经走了,我让恬美去睡觉,又哇啦啦跟火火讲了一大堆。突然想起安静说我的样子,我说老婆你等我一下,我去洗洗刮刮胡子。我去洗了澡,拿剃须刀刮了胡子,感觉清爽了很多,又看着乱蓬蓬的头发,自己拿剪刀剪了剪,一个整齐利索的我又诞生了。我索性又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更像模像样了。我坐在火火身边,说,老婆,看,帅吗?我这样子和你一起上街你不觉得丢人吧,嘿嘿。

说着说着我就哭了。酒如此轻易的就能让人情绪错乱,我的想法开始变得极端。身边的人逐一离去,是不是我的不好?连开个破饭店也不行了,这可真让人觉得失败。看着火火美丽的脸庞,我紧紧握着火火的手,我觉得火火在黑暗里等待着我来救,她在黑暗里忍耐了那么长时间,该有多痛苦。我想她还可以看看她,拉拉她的手,跟她说说话。她却什么都做不了。我……还不如跟火火一起睡去。

慌乱中突然想到一件事,我把剃须刀拿来,取出里面的刀片,轻轻往手腕上一割,一条红印,我靠真他妈疼啊!上帝啊,自杀好痛苦啊!我泪眼汪汪地看着火火,心想火火为了我连自己生命都毫不顾惜,我既然做了这个决定,那就一定要实现。火火醒不来,我就陪火火一起长眠。老婆,我最爱最爱的,就让我们在下面见吧。

还打算说些什么,想了想电视剧里主角死的时候都说些什么,结果觉得很做作。于是,我说,上帝,我是如此真爱火火,我死了之后,假如真有转是轮回,下辈子记得让我们还在一起,我离不开她。

又想了想还有什么没交代完,就想到了李乐,欠这家伙的太多了,下辈子也得还。于是又祈祷了一番。又想到胖子,妈的,下辈子就让他做我弟弟吧,有人揍他我就给他报仇。皮二斯这家伙不够仗义,偷偷跑了,下辈子就让继续当皮二斯吧,一副怪样。交代完了,感觉心里很舒坦。又想到饭店,死了之后,就给张爱国吧,让他和胖子想想办法经营起来吧。于是给张爱国打了个电话,嘱咐几句,我说,爱国,老子要走了,饭店就跟胖子一起干吧,别丢我的人啊,一定要比我干的好。

张爱国很纳闷,说,我刚睡迷糊了,你啥意思?

我说,你自己回味吧,老子走了别想我!每年记得给我烧点纸钱,老子好在下面买烟抽。

胖子他们就不打电话了,没啥说的,愿一切都安好吧!你以后要是看到李乐跟皮二斯就替我骂他们两句啊。

张爱国似乎预想到了什么,说,香皂你等等,李乐她——

还没等他说完,我就挂了电话。好不容易做了这个决定,可不能让人跟拉骡子似的把我给劝回来。

我躺在火火身边。紧握着火火的手,感慨过往的一切。不过就是烟云。人生有何意义?不过转瞬即逝。我不想流泪,可是眼泪自己喷涌而出。我不想再爱,可是爱一直催促我不要放弃。命运的捉弄,我怎么承受的了。火火,我亲爱的老婆。你看我那么丑,你爱我是你的错啊!你平时骂我邋遢,可是我今天穿得多好看。衣服都是你帮我挑选给我买的,那件葫芦娃睡衣我最舍不得了,我可能带不走了,我放你身边,你假如真的有一天醒了,一定要给我保管好。因为我以后还要穿,我好喜欢呢。我一辈子就这一件睡衣呢。医生说你会醒的。我等你这么久,我等不下去了。我情愿用我的生命换你醒来,也不愿看你这么一直不醒。再见了火火,我的老婆,假如你的灵魂在天堂,你一定是个天使,我好开心。老婆,我想去找你啊。假如我到不了天堂,你已经记得来地狱看我,你可以来的,因为你是天使。

我拿出准备好的剃须刀片,向我手腕割去,伤口深了,也就感觉不到痛了。我泪如雨下,哽咽地说,老婆,香皂我今生是为你活的。

血液哗啦哗啦流下来,心每跳动一下,血就喷涌一下,我感觉又冷又怕。我吻着火火。眼泪如同血液,流个不停。

外面风声渐紧,仿佛风也在哭泣。我慢慢失去知觉。老婆,我觉得我要走了,我要对你说最后一句话,老婆我好爱你!我好爱你!我好爱你啊!这爱我死了也会铭记,我一直都会等你。

泪眼中的火火竟然流了泪,我无力地伸出手摸了摸火火的脸庞,烫烫的,那可……那真的是泪啊!

火火似乎正努力地张开眼,我掌心里火火的手,似乎有了力量。我却再也撑下去,张大眼镜想多看火火一眼,我要深深记得她的样子。

当我再也无力坚持的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一个美丽的女子哭得梨花带雨,满脸嗔怪。

耳边、耳边也传来了那么熟悉的声音,她说,香皂……

我微微笑着,把她的手越握越紧。

(完结)

同居后,又住进来一个美女香皂最新章节。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