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另一个男孩裸睡

穿越无罪:醉卧美人膝最新章节。

现在宸奕轩死了,玉龙国的君主死了,宸奕轩这个有先皇令牌的人,更离不开了。

当晚,宸浩宇就下令封锁消息,不想让玉龙国人心惶惶,更何况玉龙国的后宫,还有狠角色,宸奕轩也有皇子。

是夜,上官无痕与宸浩宇就此事彻夜长谈。

“你现在有什么想法?”

上官无痕看着一直沉默的宸浩宇问。

“心里一团乱,尤其是对公主的死,北冥国就像一块大石头,压得我喘不过气。”

宸浩宇苦笑,原本的美好生活,恐怕因为公主的死又要成泡影了。

“能够理解,换作是谁都是一样的,但越是这个时候,你越不能感情用事。”

上官无痕看着宸浩宇道。

“我知道,给我一晚的时间,让我冷静一下。”

“我觉得你今晚恐怕没有时间冷静,夜绯雪那,你得好好的安慰,他们来自和平的年代,恐怕没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你得好好的陪陪她。”

“你……你怎么知道?”

宸浩宇惊愕的看着上官无痕,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知道还没多久,为何上官无痕也知道?

“收起你的嫉妒,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我的妻子与她来自同一个地方,也正因为如此,她们姐妹感情才如此之好。”

上官无痕摇首看着宸浩宇,他能理解掉进情网的心态,但是这个时候一定要冷静。

“原来如此,可是我觉得恐怕很难,现在,玉龙国与北冥国两块大石,而绯雪,恐怕又会再次逃离我身边。”

宸浩宇叹息道。

“未必,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上官无痕鼓励宸浩宇道。

“好吧,那今晚,我儿子就拜托你了。”

宸浩宇站起身,其实这个时候,已经是寅时,再半个时辰天就要亮了。

“放心吧,现在外面也收拾的差不多了,但是血腥味肯定还是有的,你最好带她走远点,到没有血腥味的地方。”

上官无痕提醒宸浩宇道。

“我明白,谢谢你。”

宸浩宇终于鼓起勇气去见绯雪。

绯雪这会正坐在营帐里发呆,她也在思考自己究竟何去何从,见宸浩宇进来,有些慌张的站起。

“小雪,陪我出去走走好吗?”

宸浩宇看着绯雪紧张的神情,极心疼,走上前轻拥着她的肩道。

“亮亮刚睡,我怕他一人不行。”

“没事的,我让上官过来陪他。”

宸浩宇走至儿子熟睡的地方,俯身在儿子额上印下一吻。

绯雪看着这样的宸浩宇,安心了不少。

与宸浩宇离开了满是血腥的空气,走到了附近这座小山的山顶,此时阳光已经从地平线上探出了脑袋。

“浩宇,昨晚宸奕轩的死与你没有关系吧?”

这是压在绯雪胸口的大石,一晚上,绯雪在营帐里都在想这个问题。

如果是宸浩宇杀了宸奕轩,那么他与她之间便可以永远的划上句号了。

“小雪,你不相信我?昨晚如果不是金牌,在二哥死后,便是我的死期,或者说,如果不是上官,我也会死。”

宸浩宇觉得很委屈,他以为小雪了解他的。

“那是谁?虽然宸奕轩有些阴险,但是他不罪不至死。”

绯雪心里很难过。

“虽然二哥继位有一年多了,但是父皇子嗣众多,在众兄弟中,他的能力不是最出色的,要他命的人很多,我不可否认,他的死我要负一部份责任,如果他不是被绑,或许能避开。”

宸浩宇对于宸奕轩的死也有些难过,只是他没有表现出来,他知道很多人肯定会说他猫哭耗子。

皇室内部的争斗,只有他最清楚,在那样的环境下生活了二十多年了,他已经习惯了。

“那现在怎么办?宸奕轩一死,玉龙国又无皇上,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下手的人夺到龙椅?”

绯雪本不愿想太多,但是她不去想,不去提,并不表示这些事就不会发生。

先皇的金牌在她手上,太祖皇上的金牌也在她手上,对玉龙国,她觉得自己有一份责任。

“凶手会自己出来,不管是谁,都是皇家血脉,与我无关,现在对我来说,只有你与亮亮最重要。”

这一次宸浩宇说谎了,但是这种以退为进的策略,却未被绯雪发现。

“公主不在了,现在北冥国你能交得出去吗?那个皇上的龙椅你能不坐吗?你可以不坐吗?”

绯雪苦笑,事至如今,似乎已经没有退路了,公主没有孩子,宸浩宇他真能放得下吗?

我们可以什么都不管,只过自己想…

“可以的,我们可以什么都不管,闭上眼当作什么都看不到,塞上耳朵当作什么都没听到,可以离得远远的,过我们想要的生活。”

宸浩宇这话说得有些太假了,绯雪终于意识到了。

“你是男人,男人天生的权力欲是无法改变的,宸浩宇,你能做个勤政爱民的好皇帝吗?”

绯雪苦涩的笑,虽然知道他嘴里说出来的话是假的,但是他能说出来,足见他对她是真心的。

虽然是谎言,但是谎言也分恶意与善意的,对于善意的谎言,她无法去怨恨,无法生气。

“我不知道,人有时会被权力,欲望蒙住双眼,小雪,就像你说的,我是男人,是个有权力欲的男人,是个自私的男人,答应我,别离开我好吗?这么多年一直一个人,突然好害怕孤单,害怕那种高处不胜寒的颤栗。”

宸浩宇低首,将头搁在绯雪肩上。

他并没有表现的那么坚强,他是人,是有血有肉的,他也有脆弱的时候。

“为什么要这么说,其实,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要做什么了?突然间好矛盾……”

绯雪闭上眼,手紧紧的包着宸浩宇,眼泪自紧闭的眼中滚出。

“小雪,能一直陪着我吗?我向往你说的那个美好世界,同我一起,我们一起努力,建造一个你生活过的那样的,美好的,自由的,繁荣的国度好吗?”

宸浩宇也紧紧的回抱绯雪,虽然世间女人千千万,可是他要的只有这一个,上天啊,请你听听我的祈祷,我只要这一个女人。

“我不知道,我会害怕,我会彷徨,我对皇宫有一种恐惧感。”

“没关系,有我陪着你,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当你害怕的时候,可以在我胸前休息,当你彷徨的时候,有我的肩膀给依靠,当你恐惧的时候,我会为你驱走黑暗,小雪,陪我一起建设理想的国度好吗?”

宸浩宇收起脆弱,向绯雪展示着男人的坚强与宽阔的胸膛。

绯雪深吸气,呼气再吸气,这个决定真的好难。

“那么,可以不要那么多规矩吗?就是不得出宫的规矩?”

绯雪看着宸浩宇,她真的不想生活在高墙大院内,那样感觉很压抑。

“可以,我们一起来努力。”

宸浩宇点首,只要绯雪肯留下,什么都可以做调整的。

“嗯,如果我喘不过气的时候,请容许我到外面溜一圈,做一次旅行。”

绯雪看着宸浩宇,终于下定了决心。

爱情上是互相的迁让与包容,那么,她愿意去尝试。

人生苦段,她不希望留下太多的遗憾。

“好,我会陪你一起,小雪,你觉得如果北冥国与玉龙国合并,会不会受到阻力?”

宸浩宇拉着小雪坐下,看着山脚下的营帐,感觉很大压力。

好在他最好的朋友,上官无痕站在他这边,上官无痕的军队是所向无敌的,即使会发生小小的内乱,也不是大问题。

“肯定会,不过,我觉得这个方案可行,但是两国的风土人情不同,可以采取不同的管理方式,从现在看,可以混合管理,两国的官员可以互相调动,甚至可以让边境的百姓移民,但是朝廷要给予大力的援助。”

绯雪认真的点首,一个一个的小国,管理起来累不说,北冥国目前的国力不是很强,如果合并,相对来说,肯定能带动北冥国的经济。

另外,可以着重发展原本两国的边界小镇,发展成一个综合城市,从两国大城市中鼓励移民,朝廷给予奖励。

“移民?怎么个移法?”

宸浩宇果然很感兴趣。

“朝廷可以集中建住房,移民的百姓,可以按人口分配,并且给予免几年税收,奖励银两的方法。”

绯雪想了想道。

当然了这只是嘴上说说,具体的还要拟定方案,还要官员实际操作,不能出现贪污,挪用才行。

“嗯,这个方法或许可行,等我们回去后详细商量。”

两人再回到营地的时候,已经是辰时,将士们吃了些东西后,即起程往京城。

北冥国那边也急不来,公主遇难的事,得有一个说法。

公主的遗体,暂时只有放在凤凰城,用冰晶棺放着。

好在从凤凰城到京城的路并不远,即使是大队人马,十多天也就到了。

众臣子对于宸浩宇的到来,以及宸奕轩的死,似乎很能接受。

这点对绯雪来说很意外,她还以为要经过一场血战呢。

虽然说众多王爷也心生不满,但宸浩宇有太祖皇帝的金牌,又有他爹的金牌,谁不敢说什么。

尤其是宸浩宇提出合并玉龙国与北冥国的提议。

在玉龙国的众臣心中,感觉是他们吞并了北冥国似的,所以没一个反对的。

这边没问题,但是北冥国那边就不好处理了。

原本宸浩宇便以驸马的身份入朝的,如今要合并更是难上加难,首先要他们相信是合并不是吞并就有问题。

绯雪与上官无痕等人想到了迁都的方法,但是迁就,这是大工程,劳民伤财,很难。

在玉龙国停留了三个月,将宸奕轩按皇帝的身份入殓,只是皇陵还未建好,暂时不能入陵寝。

宸浩宇决定去处理北冥国的事,但是在这个时候,却发现绯雪有孕了。

也正因为如此,宸浩宇做了个大胆的决定,让绯雪留下来处理玉龙国的问题,他则带着上官无痕去了北冥国。

绯雪有些头痛,后宫的女人对她都有冤恨,大部分人都以为宸奕轩是宸浩宇杀掉的。

最让她头痛的还是那个柳如花,那个女人,在她与宸浩宇进京的第二天就带着儿子跑了。

虽然有派人去追,但是绯雪真有些不忍心。

按宸浩宇走之前交代,柳如花一定要抓到,就如同老贵妃一样,要她来殡葬。

至于两个孩子,杀也不是留也不是,留着是祸害,杀了又觉得残忍,好在孩子年龄不大,应该不至于记得这许多的事。

最后绯雪提议,将柳如花生的几个孩子带到北冥国交给别人抚养,让他们忘记皇室的身份。

虽然想是这么想的,但柳如花极其狡猾,一时半会,竟找不到他的踪影。

宸浩宇走的时候,虽然计划着绯雪生产前回来,但是北冥国的事太棘手,在绯雪生产的时候宸浩宇并没能回来。

绯雪有些担心,一去这么久,说明北冥国真的很难处理。

而这次,绯雪又为宸浩宇添了位小公主。

与此同时,逃跑的柳如花也被抓到,宸奕轩的皇陵也接近尾声。

现在只等宸浩宇回来。

那两个孩子,毕竟是皇室之后,绯雪在生下女儿后,心生怜悯,决定自己收养了柳如花的两个孩子。

此时绯雪已满月,柳如花也被押解至京。

本不想见柳如花,也知道她一出口必定恶言恶语,但是绯雪从大局考虑,她还是见了柳如花。

“夜绯雪,你赢了,想我柳如花,一辈子竟然要输在你手上,我恨。”

一进门,柳如花就像要吃了绯雪似的。

“你只是输在你的野心与欲望下,如果你能安份一点,我们大家可以和平共处。”

绯雪看着柳如花,两年未见,柳如花的神情越发阴冷,曾经如花的容颜,因戾气变得可憎。

原本绯雪还想网开一面,但是看到这样的柳如花,她必须狠下心。

就算北这暗国与玉龙国合并成功,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需要很多年,很多朝臣的努力经营,才能达到理想的国度。

如果这个时候,柳如花带着她的儿子横插一脚,那就是祸事了。

为了杜绝这种后患,绯雪狠心赐了柳如花毒酒。

正德殿里

因为绯雪生产,小雨也回到了京城,住进了宫里。

“小雨,我是不是应了那句,最毒妇人的心的话?”

第一次杀人,绯雪心里还很难平静。

“雪姐,这是必须的,你杀她又不是因为个人利益,怎么算呢。”

小雨比绯雪反而淡定,或许因为下命令的不是她吧。

“如果她不是那么野心勃勃,我就不会犯杀戒了。”

绯雪手按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道。

处死柳如花后,绯雪连着做了好几晚的恶梦,直至宸浩宇回来,才算风平浪静。

“浩宇,北冥国的事情处理好了吗?”

灯下,绯雪为宸浩宇按摩着太阳穴,一年多未见,宸浩宇憔悴了很多,但也显得更加成熟了。

回来后,看了眼孩子,他就召开了紧急会议,与众臣商讨两国合并的事。

“差不多了,只是必须得迁都,这是他们的条件,而且朝臣中,他们要求两边大臣各半。”

宸浩宇确实有些头大,光是众臣的要求就让他头痛。

他想过退位,将权力交出去,可是北冥国的臣子又不愿意。

理由是他坐了那么久的皇上,对于北冥国的机密一清二楚,如果他退位后,到玉龙国为帝,担心他向北冥国展开侵略。

“从初步来说,是可以理解的,现在值得庆幸的是两边文字与语言是一致的,省了很多麻烦,现下要做的是钱币的统一,科考,赋税,律法等等,这些事,都需要两边的大臣来共同商定,还有迁都的事。”

绯雪心疼的抚着宸浩宇的脸,做皇上真的很不容易,要做一个好皇上就更难了。

“嗯,这些事虽急,但是还有件更急的事。”

宸浩宇拉着绯雪的手,将她拽至身前,让她坐在自己身上。

“宸奕轩入陵的事吗?”

“不是,我们的婚事,这么多年了,小雪,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名分了?”

宸浩宇粗糙的大手,摩擦着绯雪的脸颊道。

“你是说成亲?不好吧,亮亮都那么大了,而且女儿也出生了,成不成亲不重要吧。”

绯雪一听,咯噔一下,虽然说两人在一起要这么个仪式,但是她拜过一次堂了,对拜堂成亲有恐惧感了。

“当然重要了,我可不希望过几天又冒出一个情敌,小雪,我们先成亲吧,其他的事,成亲后再一步步的来也行。”

宸浩宇低首,抵着绯雪的额头道。

虽然宸浩宇求婚一次又一次但是绯雪一直没答应。

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可能是因为公主的事吧,她总觉得要成亲,胸口难受,其实现在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除了那个形式,他们就是夫妻,更何况后宫中的女人,除了皇后,哪个有成亲的仪式。

宸浩宇也没办法,其实他也知道那一个形式根本束缚不了绯雪,最重要的是她的心。

而且两边的事确实够多,虽然分派了两边的大臣处理,但是依然有矛盾。

尤其是那个大移民计划,更是引发了打斗,就连登基仪式也都没有。

在移民发生斗殴事件后,宸浩宇决定带绯雪共同前往,亲自解决这件事。

朝中大事,都是在途中处理,因为女儿小,也一并带着,虽然感觉有点麻烦,但是两人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心意相通。

在途中,他们与大批的移民同行,了解他们的想法,帮他们解决所需,分配土地。

虽然一直以来,土地都是允许私自买卖的,但是这样一来,很混乱,现在,宸浩宇将大部分土地都收归国有。

除了少数诸候的土地外,土地都归国有,由专人造册登记,各家各户,按人口领取,只需每年向国家交纳一定的使用费,也就是上缴粮食。

移民地区做为试点,如果这种方法在这里行得通,准备再大面积试用。

对于某些地区,人口相对少,但是土地面积贫瘠却很广阔的地方,则采取鼓励承包,承包五年可免一年税赋。

绯雪将很多现代的生产模式都应用到了古代,并且还凭着记忆,对古人的劳动工具加以改进。

这样一来,还节省了很多劳动力。

就这样,两人在外走走停停,竟然用了二年的时间来改造。

幸好天公做美,没出现天灾,收成都相当不错。

如此一来,玉龙国,北冥国的臣子们也重新思考了他们的皇上。

这是一种新的模式,相比起以往高高在上的皇上,他们更喜欢现在这样的。

虽然迁都是势在必行的,但是迁都所消耗的人力物力是难以估计的,所以,宸浩宇在与几个心腹大臣商议后,请来风水大师,看过后,决定在依山傍水的平阳城建都。

重建一个京城,比将京城移过来要节省的多,不管是人力,还是物力上,都能省下很多工程,只是这建都并不是一朝一夕,古代的生产力在这,再快也快不那去。

整个京城的建造,花了五年的时间,这五年,绯雪与宸浩宇也没固定在那个城里,只是将儿子留在玉龙国的京城,女儿生下来,到北冥国的时候,正好也戒奶了,便将她留在北冥国。

两个孩子,说难听点相当于人质了,而且忙于国事,绯雪暂时也没要孩子。

直至五年后,都城建好,原先的玉龙国,北冥国,他们也不再那么排斥后,宸浩宇与绯雪再算定下来。

但是皇城,他们建的与之前的皇宫不再相同。

现在不需要三宫六院,自然也就要不了那么多房子。

但是却建了很多的大臣办公点。

而且分工很细,大臣们就像现代人一样,实行了朝卯时上班,一周一个工作会,大臣有意见,也不必通过层层严查,直接就上交到了皇家办公室,由一些专人处理。

一切步上正轨后,宸浩宇与绯雪相对而言就轻松了。

虽然宸浩宇依旧会提婚事,但是绯雪绝口不提,她现在想做的就是将一夫一妻定为制度,但是这个比起那些政治,技术上的改革就要难得多了。

这个社会,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即使是一般的男人,在妻子生不出儿子后也会纳妾,更别说那些有钱的势了。

不过,绯雪让女人,在婚姻上争取到了更多的权利,女方有权提出离异,而且鼓励女人走出家门,自己工作,减少自己,同时,女童与男童一样,必须接受教育。

如此一来,绯雪在百姓中的呼声甚至比宸浩宇这个皇上还要高了。

“老婆,好像百姓喜欢你这个皇后比我这个皇上要多哦。”

激情之后,宸浩宇趴在绯雪身上,委屈似的道。

自从知道现代的夫妻之间用老公才能婆这个称呼后,宸浩宇就爱上了老婆,老公这样的称呼。

“据我所知,有很多男人可是很讨厌我。”

绯雪懒洋洋道。

“那是因为你让他们的老婆都跑了。”

宸浩宇笑着道,很多女人在接受了绯雪的洗脑之后,都抛弃了男人,其实很多男人花归花,但是玩累了还是回家的,现如今到好,女人们直接抛弃了他们,彻底颠覆了男女在家中的地位。

“那是他们活该,下一步,我就准备开鸭店,既然他们爱逛青楼,那女人自然也能泡男人。”

绯雪笑眯眯道。

既然青楼合法化,那鸭店自然也。

“你真要做老鸨我也没意见,但是只准看不准偷吃。”

宸浩宇咬着绯雪的鼻头道。

“咳,男人不要这么小气吗?”

绯雪笑捂鼻。

“再说我小气,连看都不准了。”

宸浩宇邪恶的冲入绯雪体内,让那一连串的吟哦取代那撒娇的呢喃。

原来爱上皇帝并没有那么可怕,只要他心里只有一人,也可以如此幸福的。

原来不是所有的皇上都是暴君,也不是所有的皇上都色情,绯雪喜欢这样的感觉,喜欢做这样的皇后。

谁说穿越就是错,谁说穿越到后宫就要与人争宠,只要我们有一爱人的心,只要我们敢想敢做,也可以爱的很甜蜜,活得很潇洒。

全文完

穿越无罪:醉卧美人膝最新章节。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