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淫后骆冰

【全文字阅读】

澜坐在盛夕泽房间里的木桌前发呆  为了看着盛夕泽她今晚一夜都不能歇息  于是她打开了桌上的电脑看那些无趣的电视剧

躺在被窝里的盛夕泽突然感觉头晕目眩  全身像麻痹了一样不能动弹  他嘶哑地喊了一声  “澜  我......”

“你怎么了  ”澜立即打开房间里的灯  移动到床边

盛夕泽脸色比平时更加的惨白  脸上的青筋尽显  呼吸虚弱  宛如一个临死的人  澜慌张地晃着盛夕泽的肩膀  “你感觉怎么样了  是要被转化了吗  ”

盛夕泽说不出话來  只是惊恐地瞪大眼睛看着澜  澜急忙大喊道  “璃珞  璃珞  你们快过來.....”

璃珞和小夕嘉  盛夕颜听见澜的叫喊声  连忙冲向房间里面

“夕泽  ”

“爸爸  ”

璃珞被盛夕泽的样子惊吓的整个人都差点站不住了  她回头猛拽住澜的衣襟  “他怎么了  你不是说他将会被转化吗  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像是......像是会死去  ”

“你冷静点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  ”澜推开璃珞  对小夕嘉说道  “你去拿几包血袋过來  ”

盛夕颜搀扶住已经泣不成声的璃珞  “不会有事的  你放心  夕泽一定不会有事的  ”璃珞把头埋到盛夕颜的胸膛里  不敢看盛夕泽现在的样子  她不敢相信现在发生的一切  也许这只是像上次那样小夕嘉给她的幻境  并不是真实的

“盛夕颜  并不是真实的对吗  这只是小夕嘉入侵了我的大脑所造成的幻觉对吗  ”璃珞抬起头凝视着盛夕颜的双眼  哽咽地说

“璃珞  ”盛夕颜伸手抹了抹璃珞的泪水  安慰道  “不会有事的  ”

澜能清楚地听见盛夕泽的心跳声越來越慢  气息越來越虚弱  她用指甲尖划在血袋上划破了一道小口  把血袋靠近盛夕泽的唇边  血液滴落下來流到盛夕泽的唇缝里

但是盛夕泽并沒有像大家所期待的那样把血液吸收进去  血液顺着他的脸一直流到床上  他依然一动不动

“也许是血袋里的血不能满足他  他需要人类里新鲜的血液  ”盛夕颜看着澜伸出一只手腕说道  “试试我的血吧  ”

“这样可以吗  ”璃珞问澜  “会不会有危险  如果为了救夕泽而会牺牲盛夕颜  这绝对不可以  ”

“嗯  ”小夕嘉抱住盛夕颜的一只胳膊  “不可以  ”

“也许可以试一试  失去一部分的血不会有问題的  而且关键的时候我们可以及时制止  ”澜捂住盛夕泽的心脏说  “你们也听见了吧  他的心跳越來越慢了  仿佛随时都要停止住

“那就快点  不要浪费时间  ”盛夕颜说着就把手递给澜

澜握住盛夕颜的手  在他手腕上轻咬了一口  盛夕颜微微咬着下嘴唇  鲜血从皮肤里渗透了出來

澜舔了舔嘴角的血迹  “你的鲜血实在太美味了  道行差一点都会忍受不住  ”

璃珞立刻拉过小夕嘉  让她的脸埋在自己的小腹上  在这里道行最差的毫无疑问就是小夕嘉了  璃珞也还好  受过盛夕泽鲜血无数次诱惑的她  这方面的意志力现在还是很不错的

盛夕颜把手腕送到盛夕泽的唇边  大家都盯着盛夕泽的反应  安静的房间里依然沒有一丝动静  璃珞眼底的绝望慢慢地浮现上來  盛夕泽的气息逐渐消失  心跳逐渐停止  沒有了一丝生命迹象

澜握过盛夕颜的手腕舔了舔他的伤口  使其愈合  他脸色发白  眼眶湿润地回过头看璃珞  璃珞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面无表情

“他已经死了  ”澜低声地说

“爸爸!”小夕嘉转身趴都到盛夕泽身上失声痛哭起來

“璃珞  ”盛夕颜哽咽地拥抱过璃珞

“不会的  ”璃珞摇着头颤抖地说  “不会的  他不会死的  他只是心跳停止了而已  他会活过來的  ”

是的  她不会相信盛夕泽就这样离开她  她不会相信的  盛夕泽一定会醒过來的  一定会的  她颤颤巍巍地坐到床边  把脸色发紫像中了剧毒身亡  身体僵硬的盛夕泽抱起來  依偎在自己的怀里紧紧地抱着

她眼眶湿润  嘴里不停地叨念着  “他会活过來的  他一定会活过來的......”

“妈妈.....对不起  对不起  一切都是因为我  是我杀死了爸爸  你杀了我吧  ”小夕嘉跪在璃珞的脚下  哭着说

璃珞沒有看小夕嘉  依然呆呆地抱着盛夕泽  泪水悄无声息地流下來

“小夕嘉  这都是一个意外  沒有人会怪你的  ”盛夕颜蹲在地上擦拭小夕嘉脸上的泪水  声音低哑地说  “我们让璃珞在这里静一静吧  ”

小夕嘉点了点头  于是他们都离开了房间  剩下璃珞一个人抱着盛夕泽  呆在房间里  璃珞一直以來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她不愿意生下小夕嘉  不愿意接纳小夕嘉也就是因为害怕有这样的一天  然而一切还是发生了

此时璃珞就像堕入了一个永不见底的黑洞  在漩涡之中包围着她的是无边的痛苦和无止境的空虚   如果她从一开始就沒有來到地球  沒有遇见过盛夕泽  更沒有爱上她  她不知道爱情为何物  不会堕入对他那般炽热的迷恋  不会因为他的一颦一笑而感到幸福  不会因为他的爱而感到充实

她会像所有的璃血星人那样享受着无拘无束的**  经历一次又一次的重生或者是在某一段人生中因为某些意外而死去

沒有那般的爱  沒有那般的痛  最多不过就是如熄灭的灯  停止在某一刻  无怨无悔  可是此刻她却要经历着这种痛不欲生

盛夕泽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变成她的唯一的一个太阳  她是一颗围绕着他转动的行星  如果沒有他她便会毁灭  所以她不知道失去了盛夕泽之后  她到底还有什么东西值得她再活下去

太阳是永恒的  是不会毁灭的  她相信即使他沒有了心跳  沒有了气息他也一定会活过來  她要等他醒过來  不管等待多久

于是璃珞从那一夜开始便日日夜夜地坐在床上抱着盛夕泽  仿佛失去了对所以事情的感知  不进食不休眠  无论任何人如何地劝说  她都抱着盛夕泽死不放手

渐渐的璃珞开始变得虚弱  变得僵硬干枯  直到第九天她几乎要完全失去了意识  澜和小夕嘉迫于无奈才强制性地把她和盛夕泽分开

盛夕泽的尸体开始发臭  大家都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盛夕泽已经死了  因为盛夕泽的死因不宜让人知道  所以他们决定在璃珞醒來之前就偷偷地把他火化掉

深夜  他们给盛夕泽换上了干净的衣衫后  用棉被和席子包裹好  把他抬到小木屋的后山  然后搁在堆积好的干树枝上

看着躺在上面的盛夕泽  虽然一切是那么的真实  但对于盛夕颜來说  就像一场噩梦  梦醒了一切就会结束

自从盛夕泽拾起他的纸飞机  叫了他第一声哥哥以后  盛夕颜就发自内心的想要保护这个像受伤的小绵羊一样的弟弟  他总是希望他能够敞开心扉  对待身边的人  总希望他会像所有的男孩一样有自己喜欢的女孩  不要那么的孤单落寞  眼神里能少一点冷漠

终于他有自己的幸福  终于他会笑得很灿烂

一切却如此的短暂

盛夕颜流着眼泪  动作笨拙地在干树枝周围洒下汽油  小夕嘉背对着抱着澜  泣不成声

就在盛夕颜点着干树枝的那一刻  休眠中的璃珞仿佛有预感一般地惊醒过來  她捂着额头回想着休眠前的一切  残忍的画面再一次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痛苦像千万只毒蝎子在一口一口地啃着她的心脏

她跌跌撞撞地移动到盛夕泽的房间里  里面空无一人  她听到了后山里传來树枝燃烧时发出的“啪啪”声  其中夹杂着小夕嘉的哭喊声  下一秒她从窗户跳了出去

她看见躺在轰轰烈火中的盛夕泽

“你们在干什么  ”璃珞像发了疯一样冲向那堆烈火  澜和小夕嘉发现后立刻拦住璃珞  把她制止住

“妈妈  你不要这样”小夕嘉说

“他已经死了  ”澜说

盛夕颜双手捂着璃珞冰冷而苍白的脸  他面红耳赤  泪流满面地说  “你不是说过  死去的人  并不是真正的离开吗  他会看着你  他会无处不在  ”

“不  ”璃珞哭喊着挣扎  “他沒有死  他真的沒有死  他会活过來的.....我求求你们不要烧死他  再等等  他一定会醒过來的  ”

“他已经死了  他已经死啦  ”盛夕颜颤抖着吼道  “已经第九天了  他不会醒过來的  ”

“不  ”璃珞捂着耳朵绝望地跪倒在地上  就在这时候天上突然飘落下白雪  飘落在他们的身上  他们下意识地抬头看天时  却发现烈火正在被雪花浇灭  躺在上面的盛夕泽却不翼而飞了  他们谁也沒有看见那一刻是怎么发生的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