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

番外

塔达现在的可汗独孤恨,有一段不为人知的黑历史。【无弹窗小说网】

当年他不过十多岁,意外和当时大闵的太子联系上了,最后在他们的帮助下,与太子妃的妹妹相识。

太子妃的妹妹名唤左姝静,当时还是个年幼天真不谙世事的少女,而独孤恨当时看起来充满了神秘之感,加之处心积虑地引诱左姝静,自然很容易就让左姝静倾心于他。

而左姝静到底是小家碧玉,且有左姝娴在一旁耳提面命,所以独孤恨和左姝静,最多也不过拉了一次手。

独孤恨对左姝静并没有什么真心实意,但原本也打算若能将怀王扳倒,自己带左姝静回塔达,是要好好照顾她的,可天算不如人算,左姝静却莫名地倒戈,和怀王一同扳倒了自己。

被怀王送回塔达之后,独孤恨心如刀割,却也不得不佩服怀王起来。

之后他韬光养晦,一点点除掉自己的竞争对手,终于成为了可汗,正如当年的怀王,如今的大闵天子所说的那样,他的确有超乎自己想象的才能。

如今一晃竟然已经过去了十年。

在他被送回塔达的第二年,他就知道怀王继位了,左姝静也成为了大闵皇后,当时他的心中千万感慨,直到第六年,他也成为可汗。

现下塔达与大闵边境十分不太平,隐有要开战的势头,如果是当初的独孤恨,必然会毫不犹豫举兵,但时光悄然走过,改变了原本有些一根筋的独孤恨。如今大闵在谢兴世的带领下国富民安,且独孤恨也很清楚谢兴世还很擅长打仗,自己贸然举兵,虽然大概可以给他们一击,但必然自己这边也没有好果子吃。

于是独孤恨主动派使节前往大闵,要求议和,而议和的条件是,他希望亲自和谢兴世见面。

为了表示诚意,他愿意亲自去大闵皇宫。

此举让塔达臣子十分震惊,纷纷进言恳请他不要肆意而为,独孤恨却颇为笃定,当初谢兴世能放自己回来,现在自己更是为了两边议和之事亲自去皇宫,谢兴世又有什么理由扣押他或者伤害他呢?何况,谢兴世实在很想去看看当年的那个左姝静,十年过去变成什么样子了……

说来也颇为让人意外,就是这十年以来,大闵后宫之内都只有一位皇后,皇后生了一位皇子两位公主,皇子如今不过四岁,已被立为太子。

而他独孤恨可都已经有四个妃嫔,七个孩子了。

即便独孤恨并不喜欢左姝静,如今想来却还是会有一些不甘——看起来,谢兴世和左姝静的感情的确极好,这可能也是当初让左姝静倒戈的最直接的原因。

独孤恨回塔达之后想了很多,首先就觉得怀王说这整件事是他自己和太子一同策划来害独孤恨这件事很有问题,因为他当时不过是个无名小卒,实在不值得两位皇子联手害他。何况左姝静当初的表现也实在不像是装的,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完全是左姝静临阵倒戈,然后卖了自己。而当时的怀王顺水推舟,让他觉得怀王与太子联手了。

可那已经是颇久之后的事情了,他即便知道了也没什么用,何况说到底,的确是怀王饶了他一命。

大闵那边很快来了回复,说是应允独孤恨入皇宫,但亲兵不得超过六十名。

独孤恨便带了六十名亲兵,将政务——实际上塔达是游牧民族,并没有太多政务要处理——交给了自己十分信任的下属,颇为低调地前往了长安。

一路颠簸,抵达长安时已是近两个月之后已经入夏,到了长安,独孤恨才发现大闵的确更加繁华,长安街道之上人来人往,小贩和街铺看起来也比十年前繁盛许多。

而入了皇宫,独孤恨终于在御书房内见到了谢兴世,他看起来比十年前更加威严了一些。

看见独孤恨,谢兴世发出一声低笑,道:“塔达可汗不远千里不辞辛劳特来长安,还真是……”

独孤恨本以为他会夸自己爱国爱民,结果谢兴世却说:“还真是很闲。”

独孤恨:“……”

之后两人坐在御书房里,谈了议和的事情,谢兴世态度强硬,不管什么条件都是一副“你不同意我就要举兵打你们”的感觉,独孤恨深深意识到自己来长安实在是个不怎么正确的决定。

好在到了傍晚时,有内监在外通报,说是皇后娘娘带着小太子还有大公主来了。

独孤恨一愣,谢兴世也愣了愣,而后道:“让他们进来罢。”

左姝静一手牵着一个小孩走了进来,一个是大约七岁的小女孩,粉雕玉琢,另一个则是大约四五岁的小男孩,一身明黄袍子,看起来也是十分乖巧俊朗。

而中间的左姝静,十年的时光似乎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任何印记,但仔细想来,她也不过才二十七岁。

只是毫无疑问,她看起来要比独孤恨当年见到的时候,要稳重,端庄了许多许多。

左姝静进来之后,礼都没行就往里走了好几步,而谢兴世一言未发,表情也没有任何不愉悦,显然两人私下从来不必行礼,倒是两个小孩乖乖喊了父皇,而后大眼睛望着独孤恨,一脸疑惑。

左姝静也才看见独孤恨,微微一愣。

她并不晓得独孤恨今天就到了,太子吵嚷着想见父皇,大公主也是,她就牵着两人来了,一来却见了独孤恨……

独孤恨站起来,笑了笑:“皇后娘娘。”

“可汗。”左姝静不卑不亢地微微点了点头,而后去了谢兴世身边,谢兴世让内监在一旁加了一个带明黄软垫的椅子,顺手将大公主抱过去,让她坐在自己腿上,一旁的太子见了,立刻道也要爹抱,左姝静敲了他脑袋一下,谢兴世一阵大笑,将太子也抱了过来。

谢兴世道:“馨儿呢?”

“馨儿在睡觉呢。”左姝静道,“何况我一边带一个就够累了,难道手里还要再抱个。”

谢兴世好笑道:“让下人抱着牵着就是了。”

“还不是你把他们宠坏了,一个个非要母后父皇。”左姝静瞪了他一眼,惹得谢兴世笑了笑。

两人的谈话十分普通,还有点像一般的小家小户里的主人和妻子的对话,但放在他们身上,就十分不普通了。

独孤恨看着两人这样,不由得有些晃神。

身居高位却如同民间夫妻一样,这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他这么想着,也这么说了:“二位感情如此深厚,真是羡煞旁人。”

对于左姝静和谢兴世来说,他这句话却是十分莫名其妙——他们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干,怎么就感情深厚了?虽然这倒是真的……

左姝静不明所以,看了他一眼,道:“呃,多谢可汗夸奖了。听说您后宫有不少妃嫔,也是很让其他人羡慕的。”

独孤恨一听,立刻道:“说起来,这一次来的匆忙,我未带上塔达有名的美女。塔达的女子,大多能歌善舞,身材姣好,大闵泱泱大国,后宫却如此空虚,这怎么行呢?待我回塔达之后,差人送一些女子来罢。”

左姝静:“……”

谢兴世哭笑不得,直接摆手道:“不必了。”

独孤恨道:“怎么呢?”

谢兴世道:“朕对其他女子毫无兴趣。可汗大可以留着自己享用。”

“可是……”独孤恨张嘴还欲说什么,谢兴世却严肃地打断他:“此事不必再提。”

独孤恨想,好吧,不提就不提……他无所谓地点了点头。

但独孤恨没料到,自己离开的时候,却被大公主殿下给拦下来了。

大公主殿下气势汹汹,叉着腰撅着小嘴,道:“你刚刚在说要让父皇娶其他女子?”

独孤恨看了一眼大公主殿□边焦急的奶妈和不知所措的太监,笑了笑:“是啊。你好聪明。”

大公主殿下跺了跺脚:“才不是,是好多人都想让父皇娶其他人,我都知道!你们怎么这么坏!讨厌死了!”

独孤恨忍不住笑道:“哦?可是这世界上每个男人都不会嫌弃自己的妻子少的。”

大公主原本眼睛就圆圆的,闻言更是将眼睛瞪的老大,看起来可爱又滑稽:“你你你,才不是这样的!父皇就一点儿不喜欢别人!你是外邦人我知道,我告诉你,我们中原有很多诗词说的都是一个男子和一个女子在一起白首偕老的!比如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哼,父皇和母后就是如此!”

独孤恨愣愣地看着她。

大公主殿下只以为他没听懂,只好无奈地摆手:“算了算了,你是外邦人你不懂!总之你不必白费心思了,父皇是不会娶其他人的!”

独孤恨想了想,道:“我的确不懂,不过,你们一家人还真是让人莫名地不爽啊……”

大公主扑闪扑闪眼睛:“啊?”

独孤恨伸手,忽然捏了捏她的脸:“谢谢你的提醒了,公主殿下。”

大公主:“嗷——不准捏我脸!!!”

独孤恨大笑几声,转身走了,只留下后头大公主嚷嚷地去告御状了。

左姝静听了自己大女儿气呼呼的控诉之后,无语道:“独孤恨怎么回事,不是要给你送美女,就是欺负韵儿。开始你们议和的事情没谈好?”

“谈的挺好的。”谢兴世摇摇头,“约莫是因为十年前的事情?”

左姝静十分鄙视独孤恨:“心眼也太小了吧……”

远处的独孤恨打了两个喷嚏,揉揉鼻子,叹息着走的更远了。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评论里的红包都送啦大家自己看一下,但因为开始送了一次后面又送了一次有点混乱,我不知道有没有人漏掉。有的话大家再自己那条评论下再顶一次>.<

完结了噢谢谢大家谢谢-3-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