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

蘖生见小萌赌气跑走后,总算松开手放开我结束这个没有感情的吻。【全文字阅读】

“小萌是殿下你同父同母的弟弟,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他。他年纪尚小,他说的话,殿下完全可以不用理会的。”我绣眼直直的瞅着他。

“明灿是本王的奴婢,你觉得你现在此刻有什么权利和我说这些嘛?”

“是!就算我是你的奴婢,可是小萌呢?他是殿下你的亲弟弟。你不能伤害他,现在母后和父王都不在他的身边照顾,就你一个兄长,你怎么可以这不顾他的感受呢。”我依旧不知死活的说着。

“女人,你管的宽了。”蘖生说完,就一把抱起我向床边走去,他的双唇再次堵住我的嘴。

“呜.呜.放开.我.殿下现在是白天。”我含糊不清的想要告诉他,大白天的不适合做床上运动的。

“那又如何。”蘖生说完就不顾我的挣扎,又是一次无的爱。

屋外,艳阳高照。屋内,春光乍泄。

半个月后,听冬青说易之从前线飞鸽传书回来。说现在金国在易之带领的五万士兵的支援下已经勉强可以与蘖国打为平手。

我想这战争应该不会打的久,魏国真正的目标是蘖国,魏国现在攻打金国,也只是打狗给主人看。魏国,现在必须要保持好实力,等到时机成熟与蘖国开始一场真正的大战。

只是,战场上生死未卜,一个不小心就会丢了性命,何况这是真的动枪动刀的打仗。易之与我虽然没有过多的交情,但是他毕竟是我一直仰慕的人。我担心他的安危是正常不过的。

每次,下朝我都会问问冬青关于战场的上事,自己生怕易之出了事,当然我也想知道关于公主国家的事。我知道,倘若我开口问蘖生,蘖生定是要我求他,他才会开口与我说。

我在他面前,委实失去多的尊严,我不想自己最后什么尊严都没有。只是,在自己的爱的人面前何来的尊严。

金国与魏国交战的地方只有两国之间夹着的沙漠之州。

但是在沙漠,寸步难行。何况是打仗,这条件恶劣,连平时在沙漠人存活都是个难题,现在还要在沙漠里打仗,这样的地势条件委实不适合打仗。自然,两国也是希望早早的结束的这场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战争。

很快就是中秋佳节,但是易之并没有回来的迹象。

小萌,从上次被蘖生气跑后,天天都往紫阳宫跑,蘖生一早去上朝后,他就会跑来找我。陪着我洗衣服,陪着我打扫卫生。

我问他,这样岂不是耽误他的业。他却说,他什么都会只是懒了,不想动脑。可是对于练武这种苦力的活,蘖萌却是乐死不疲的练着。每每我在池边洗衣服时,他就会折一枝杨柳做剑,刻苦的练着。

我问过他一回,为何如此用功练武,他说“小萌,想要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他说此话时一脸正经的看着我,导致我再也不敢在他面前提着个问题。

蘖生可能意识到自己上次自己有一丝过分,每次看到小萌在紫阳宫只会板着脸轰他回去。

小萌、蘖生,都最爱吃我包的饺。每次,蘖生上朝前,问我午餐煮什么。如果是饺,他都会特意早早的回来,每次我看着小萌与蘖生抢着饺吃,自己都很心满意足。

这样的画面看在我的眼里,温暖在我的心里。

中秋节时,蘖玄宗与王后没有回来。而蘖重的母亲,静妃在蘖重疯了后就再无心留恋宫中,蘖玄宗也算是仁慈,安排她去了仓州一处尼姑庵里做师。这也算是,好的结局了。俗话说母凭贵,这儿都落了这样下场,静妃能得到这样的归处也算是老天开眼,那个我第一次见到的傲气十足的静妃已然成为皈依我佛的虔诚的佛门弟。

月满满,桂香飘,年年岁岁望今朝。

乡客不归凭栏处。

望断,鬓发成霜人不驻。

此刻身在战场的易之别说是过中秋,可能连个安稳觉都无法睡好。

毕竟自己国家有战士在外征战,所以宫内过节也不再这么的热闹。

蘖国的中秋节是可以全朝告假的,冬青巡逻时,杨****就跑来陪着他。

我在池边洗菜时,这俩活宝正好一打闹到这。

“小冬,你这货怎么这么磨叽啊。我爹说了,让你晚上去我家过节。你不要这么害羞嘛?我又不会把你吃了。小冬,小冬,小冬…”杨****拉着冬青的胳膊一脸笑嘻嘻的撒娇着。

“杨****,你够啦。我都说了我不去了。”冬青直甩自己胳膊上的玉手。

“那你说,你为什么不想去。”杨****性直接缠在冬青的身上。

“冬青为什么要去你们将军府过节,我以什么身份去?”

“以我未来老公的身份啊。”杨****此刻真是活活的不要脸啊。

我听到他们这打情骂俏的对话,噗的笑出了声,着实没有忍住。

“王后?对不起,属下不知道王后在此。”冬青听到我的笑声,忙转过脸来看着我。

“王后妹妹,我们吵到你洗衣服啦。”杨****依旧缠在冬青的身上,并没有打算放开冬青。

我好笑的看着这两个如孩般打闹的姿势。

冬青视乎意识到什么,倏然间脸一板“杨****,你没看王后在这吗?还不快给我松手。”冬青可能是怕我怪罪杨****,说话的口气变得稍微有点重。

“王后妹妹在这怎么啦,你都没对我这么凶过。”杨****被这冬青一说,立马那张小巧白皙的脸委屈到了限,嘴巴高高撅起,泪花瞬间就在眼眶里打转。所以说,女人翻脸如翻书,千万别惹到女人咯。

“冬青,你最讨厌了。”杨****说完,就从冬青身下来转身就跑走了。

我看着冬青,冬青看着杨****。他看着杨****远去的背影,眼神渐渐的有一丝懊悔。

“笨蛋,你女人跑了,还不快去,晚上带点好酒去将军府。****的爹很喜欢喝酒。人家姑娘的心意如此坦诚清澈,你个傻瓜就不能主动点。”我起身走到冬青身边说到。

“王后,冬青知道自己配不上她,她是杨老将军的女儿,她被先王赐封为郡主,而我呢,我只是个带刀侍卫。我给不了她幸福。”冬青垂头丧气的说到。

“冬青,真的觉得自己不能给****幸福?”我凝视着冬青,这家伙怎么这么愚拙,人家女孩都这么不顾礼节不顾别人的眼光天天缠着你,你却因为这些世俗的东西伤害一个这么纯真的女孩。

“王后?…是的…冬青不配她。”冬青的眼中一抹深深的疼苦一扫而过。

“很好,那我就让殿下把杨****许配给雷副帅,前几天这个雷冲天还来宫里找我,要我给殿下说说,把杨****许配给他。”我瞅着冬青。

“什么?怎么可以这样,雷冲天那个暴脾气,****要是嫁给他定会受不了的。不行,王后你不能把****往火坑里推啊。”冬青听我这么一说,整个人差点就跳了起来。

“可是,****是个女儿家,你知道什么叫我本一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杨****,这么努力想要和你在一起,你呢?胆小,无用,你还是个男人嘛?总之,我觉得那个雷副帅最起码可以给****幸福,因为他比你有勇气。”我没好气的看着冬青。

“王后,说的是。冬青告退了,我知道我不配爱****。我知道…”冬青像是泄了气的气球,心事重重的走了。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