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形饮水机(H)全文陶醉

玄青苑里的苏宛悠喝了几口的水。【无弹窗小说网】刚刚着实是累着了。说了那么多的话。真的是渴了。

“选几件礼物送到沈侧妃那里去。就说是我恭喜她喜得贵胎的礼物。让她好好安胎。不要动什么不该动的心思!”苏宛悠手指敲着桌面。她这可是给了沈侧妃一个大大的机会呢。

“可是。小姐……”水晴担心。

“没事。”苏宛悠打断了水晴的话。“我自有分寸。库房里好像有一副鎏金的红玉石头面。这份就送给她了。”

这副头面?冰晴不明白。这副头面可是皇上御赐之物。而且红色的玉石极为珍贵。十分难得一见。

“是。小姐。我这就去。”水晴会意了。拉着冰晴下去了。这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一做的。而且红色……

苏宛悠眯了眯眼睛。希望沈侧妃演的这部戏可不要太差了。

********

第二天上午。

一位面色严肃的老嬷嬷来到了苏宛悠的房内。说道:“老太太有请四小姐到雯馨院。四小姐请。”

苏宛悠挑眉。哦~这么快就来了啊。还以为要等很久呢。

“既然老太太有请。冰晴。陪我走一趟。水晴。你就待在这里。桂花糕还没做好呢。我回来要吃的。去看看那些丫环。让她们做的快些。别误了功夫。”苏宛悠吩咐道。

水晴疑惑。这早上苏宛悠根本就没有吩咐说要做桂花糕啊?怎么回事?冰晴想要开口问。水晴压了压冰晴的手。小姐这样做自有她的道理。

到了雯馨院。苏宛悠闻到了熟悉的血腥味。看着一盆盆血水端进端出。冰晴瞬间明了。沈侧妃这是要把流产的事情栽赃陷害给苏宛悠!冰晴大怒。可是苏宛悠不会让冰晴坏了好事。悄声对冰晴说道:“这件事我早知道。看你小姐我等会如何逆转乾坤吧。”

冰晴听完这句话后就放心了。小姐自有分寸。况且以苏宛悠的性子。容不得别人欺负她。

到了大厅。苏宛悠对老太太行了一个半。也没等老太太叫起。就自己起来了。老太太大怒:“苏宛悠。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如此不敬长辈。”

苏宛悠懒洋洋的说:“老太太。昨天说过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二遍。我可没有那口舌去一而再再而三的重复。那些重复的话是给没长耳朵的人听的。可是老太太如此聪明的人又怎么会不明白?老太太。你觉得我说的可对?”

苏老太太一口气憋在心中出不来。苏宛碧替苏老太太捶胸口。苏老太太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苏宛悠:“你要是有碧儿一半乖巧就好了。”

“郡主不需要乖巧。本身就自有高傲。何须乖巧。乖巧只需要上对皇上皇后父母。下对嫡亲兄弟姐妹就够了。何须要向宛碧姐姐那样低眉顺眼的。宛碧姐姐。你说是不是啊?”苏宛悠再次反驳。真是无聊。重头戏怎么还没到啊。

苏宛碧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看着苏宛悠的目光充满了怨恨。可是这时候只能打破牙齿混血吞。用委屈的目光看着苏宛悠:“宛悠表妹说的是。我没那福气。”

苏老太太见苏宛碧如此受气。心中对苏宛悠更恨上了几分。

带苏宛悠来的嬷嬷从内室里走了出来。附耳对苏老太太说了几句话。苏老太太一拍桌子道:“好你个苏宛悠竟然敢残害我的孙子!还不跪下!”

苏宛悠嘲讽的笑了笑。那眼光看的苏老太太很不舒服:“老太太。我说过的话你莫不过是忘记了?”

“还敢顶嘴!柳嬷嬷。把苏宛悠压在地上。”苏老太太狠狠的看着苏宛悠。她就不信今天苏宛悠逃脱得了?

“是。”柳嬷嬷接下话。向苏宛悠走来。她看着苏宛悠的目光就像是看着一头待宰的羔羊。“四小姐。得罪了。”说着。就想抓住苏宛悠的手。

“放肆!胆敢对我们郡主无礼!”冰晴冷呵一声,护在苏宛悠身前。

“哟。还真想对本郡主动粗啊,先告诉我给我盖了什么样的罪名再说吧。”苏宛悠看见柳嬷嬷如此。脸上的温和也冷了下来。

“你昨日送了沈侧妃一副鎏金红宝石头面。沈侧妃十分喜爱。从拿到开始就一直赏玩。可是如今。却流产了。你说。这不是你的错那是谁的错?”苏老太太反问苏宛悠。

苏宛悠冷笑。此时此刻确实是心都冷了。本想是给苏老太太留一丝颜面。没想到苏老太太完全和沈侧妃同流合污了。这种人还真的是……

“这罪名还真的是我的了。苏老太太啊,要是我说昨日你送了我一盘桂花糕。今天起来之时我就一直腹痛不止。那岂不是也是你桂花糕的问题了?”苏宛悠很轻松拨了回去。

“这能一样吗?”苏老太太再次拍桌子。苏宛悠默默地为桌子哀悼。这会子苏老太太的手估计红了吧?

“这怎么不一样了?栽赃陷害。我说老太太。你也换一种方式啊。这都是别人用老掉了。”苏宛悠笑眯眯的说道。这确实是苏宛萌和苏宛柔还有沈侧妃用老的套数了。

“噗嗤!”苏宛萌实在是忍不住了。掐大腿也没用啊。还是忍不住笑意。这苏宛悠每说的一句话都那么精辟。看见苏老太太皱着眉头看着自己。便沉下脸说道:“老太太是长辈。长辈说什么我们就要是什么。她说我们有错我们就是有错。她说你给侧妃下毒。你就是下毒了。”

苏老太太满意的点点头。还是苏宛萌懂得道理。苏宛碧被绕晕了。而苏宛悠眉宇中皆是笑意。苏宛萌这话太有水准了。一般人是挑不出错儿。但是仔细一琢磨……那就不同了。

“那套头面上下了什么毒?老太太。你可查清了?”苏宛悠一步一步来。

“胡大夫检查过了。是极重的麝香。”苏宛柔从内室里走了出来。看着苏宛悠的目光很残酷。

“苏宛悠。你害了我的弟弟。你要怎么补偿!?”苏宛柔一步步向苏宛悠走来。身上的气息冷冽。她今天就是要让苏宛悠死的很难看!

“你怎么知道是弟弟?你又怎么知道这件事情是我做的。我可没有那么傻。在我送的东西里面下毒。”苏宛悠仍然用着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说着。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