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涨奶时男主帮吸的

智鹏一般在外面很少去注意别人,知道别人特别注意他。

因为他与众不同,戴了一个奇怪的面壳子,这个面壳子刚刚好遮盖在鼻梁上半截;鼻梁下端坚挺鼻头,唇角微微上扬的弧度,带着一抹致命的笑意,也是是温柔残忍的毒。

吕锦清有一种不可抑止的冲动,那就是想掀开他的面壳子,想看看他整个面部轮廓。

这张不大的面壳子,好像遮盖了他内心整个世界的入口,让人捉摸不透。

上车时,按照座次,他们俩很自然地坐到了一处。

吕锦清觉得智鹏身上有一种神秘的蛊惑力,仿佛无法抗拒似的很想让他拥住……

这个想法让她多少有些羞涩,自个涨红了脸,低下头看向鞋子;鞋子是一双洁白的休闲鞋,走了不少路,沾了些许污渍,是那种徒手拍打不掉的污渍,好像是污水飞溅在鞋尖上的。

身边的人心里想什么,看什么,智鹏没有心思去琢磨。

他在想赵心怡之后,又会发生什么事?

吕锦清视线从鞋子上移开,抬起头,看向拥挤的车厢,不经意间想起之前智鹏让她看见的那个女人。

“你之前让我看见的是假的,用的障眼法吗?”

智鹏没想到吕锦清还在惦记那事,他不想多做解释,敷衍道:“你觉得是障眼法就是障眼法,觉得是真的就是真的,心随心动。”

“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怪人,知道刚才进医院有多少人看你吗?”对方没有正式回答问题,吕锦清觉得很没有面子。

智鹏朗笑一声道:“那又怎么样?”

“怎么样,那是你太过古怪,跟许多人格格不入。”

“是吗?你认为我是这样的?”智鹏面无表情的看着吕锦清道。

被对方那犀利眼神逼得低垂头的吕锦清,再一次涨红了脸;正襟危坐下,不想继续跟这个怪人多说话,引起别人的注意。

没有了莫名其妙争论,坐在车子里闭着眼睛,智鹏有感觉到车子一阵颠簸,他睁开眼睛,偏过脑袋朝车窗外看去;此刻车窗外映入眼帘的早已经不是拥挤人潮的县城,而是一大片绿油油的禾苗。

出了县城,他蓦然想起应该去看看云娃子跟大妈的,上一次云娃子来,因为杨帆跟赵心怡的事,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

想起云娃子,智鹏还想到一件事,那就是关于盗墓事件。

盗墓事件是云娃子从多方面的打听来的,据说除了丢失了某某某御医背上一块人皮外,还丢失了一样东西。

好像这样东西比缩骨水还厉害,据说是一柄什么剑。

车子左摇右摆的颠簸得厉害,有人高声大骂:草泥马,这条破路什么时候才修?尼玛的有钱养小三,修别墅,就是没有钱修马路。

还有人附和道:是啊,要想富先修路。

一唱一和,得到了呼声……

智鹏回头——吕锦清正从侧面看他。

“有事?”这次的口吻稍稍平和了些,只是那面容还是没有笑意,这让人很不舒服。

吕锦清摇头没有答应,也没有应声,赌气扭头看向别处。

“请你帮我一个忙。”他这是请人帮忙吗?没有一点诚意,丢一句话也是硬邦邦的,好像不是请人帮忙而是下的命令。

一头黑线的吕锦清,冷哼一声道:“什么事?”

“帮我查一下,赵心怡所接触的人中,有没有跟她一样做了那个噩梦的。”

“怎么可能,梦也有一样的?”吕锦清反感智鹏无数次的提到梦,好像他们俩除了梦没有别的话题可说。

她觉得他们俩之间好像隔着一道无法逾越的墙,这堵墙是什么,她还没有搞清楚。不过他的话,她无法拒绝,虽然嘴上故意刁难,但是心里已经默默接受了。

都吕锦清这种态度,智鹏知道有些过分,萍水相逢而已,何必那么过分?

如此,他面上不知不觉挂上一抹不自然的微笑道:“刚才是因为赵心怡的事,有些着急,你别往心里去。”

这还差不多,吕锦清心里叽咕,表面上还得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没什么,我也非常难过。”

谁说不是呢?失去一个好学生,吕锦清心里那种感觉,是没有人可以体会得到的。

发生在病房里诡异的一幕,也许会成为伴随她后半生的噩梦始源。

“对了,你说我有什么能力,能告诉我是什么吗?”

智鹏看看车里的人,再看看外面,“马上到家了,车上说这些多有不便,还是待会说吧!”

“哦。”吕锦清答应着,从别人视线中看出不和谐的因素。

像她这么出众的女人,坐在一位魁梧高大,戴着一个奇怪面壳子的男人身边,他们俩的关系生硬尴尬,还偶尔发生吵架,别人肯定会胡乱猜测。

为了不让人猜忌,吕锦清主动往智鹏身边靠了靠。

智鹏有所察觉,也下意识的往里面靠,靠毛线,他几乎是贴在车厢边沿上的。

这样坐着很难受,不能动,手足都不知道怎么放的好;稍稍不注意就碰到吕锦清,热天穿的衣服都很薄,她身穿一身纯白的曳地长裙,长裙上如同鞋子有沾了些许污渍。

车厢就像一个大蒸笼,车里的他们就像蒸笼里正在冒热气的馒头。

智鹏在近距离挨近吕锦清那丰盈的臂膀,透过衣服的柔软且充满诱惑的弹性,能感觉到一种从没有过的心跳,这叫做肌肤之亲的感触,加上一股股热气从衣服下面钻出来,搞得他是如坐针毡坐卧不安。

智鹏咽咽口水,滚烫的热度从脸上一直蔓延到脖子。他低声,就像一个羞怯犯错的孩子,对吕锦清说道:“你往外移一点。”

吕锦清也挺不好意思,尴尬之余赶紧往外挪了挪屁股,有了移动的空间,这才让智鹏感到舒服一些,他轻轻松了口气,伸出手拉拉衣领口,想要把憋在胸膛里的热气都释放出来。

车子终于停靠在百事安乐店门口,智鹏还没有下车,就看见杨帆使劲的踮起脚看车子窗口。

小不点抱住田翠花用手工缝制的布娃娃,也在看停靠的车子。

智鹏跟吕锦清一前一后下车,一股热风也没有吹散他们从车上带下来的暑热;有感觉到大白天光线阴暗,昏黄昏黄的,两人下车之后才看见天阴沉沉的,好像要下大雨了。

小不点看见智鹏,抱住布娃娃笑嘻嘻的叫嚷道:“师父回来了。”

智鹏上前拂动一下小不点的额头刘海,对吕锦清道:“娟子,你知道吧?”

娟子的故事,吕锦清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她奇怪,听人说娟子一直喊智鹏是神仙叔叔的,怎么会改口喊师父了?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