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7P日本大胆欧美人术艺术

“这是我生的?”

足足疼了一日一夜、几乎丢掉半条性命的赵瑗侧过身子,歪在锦衾上,戳着软绵绵的襁褓:“怎么皱巴巴的……好罢,我晓得是这孩子未曾长开,但也太……”皱了些。

一旁的婢女忙给她端了温水净身,又服侍她含了参片,笑嘻嘻地说道:“小郎君身子骨儿可健壮着呢,方才侯爷瞧了好久都不肯撒手。唔,侯爷在外头已经快要疯了,您不准他进来么?”

“不准。”她撇撇嘴,“我这一身又是血又是水的,让他进来做什么?”

婢女吃吃一笑:“可侯爷已经在外间摁碎好几个椅子扶手啦。”

侯爷同公主成婚一载有余,琴瑟和鸣,惹人欣羡。就算公主怀了身孕无力伺候,侯爷也不曾纳了新人,可真真是有情有义得很。传说曾有侍婢不知死活地勾.引了一回,立时被侯爷一剑斩落了发,撵出府去,下场委实凄凉。

“唔……”

赵瑗偏头想了想,吩咐道:“你再将孩子抱出去给他瞧瞧罢。我实在是有些不适。”

婢女应了声是,又替赵瑗替换了新的被褥和贴身小衣,唤来乳娘,抱着小郎君去找侯爷。据说外头已经人仰马翻几乎连侯府都要拆了,可惜公主性子拗得很,说是不准侯爷进来,侯爷就是真拆了府邸也决计进不来,真是棘手得很。

赵瑗接连疼了一天一夜,又强撑着看了一会儿孩子,早已经累得不行。等婢女替她收拾了血污又灭了明烛,已然支撑不住沉沉睡去。

梦中似乎有人在她身边低声叹息,一遍遍地唤着她的名字,轻吻她的眼睛。

嗯……倒很像孩子他爹的作风……

赵瑗朦朦胧胧地抬了抬手,瞬间便被人握住,紧接着身边又多了一个暖融融的大炉子,抱起来很是舒服。她迷糊地蹭了两下,忽然“咦”了一声,睁开眼睛,朦胧中果然瞧见种沂侧身躺在她身边,深邃的眼眸里满是担忧之意。

“你将我吓坏了。”他沙哑着嗓子说道,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就是怕将你吓坏了,才不让你进来呢。”她嘟哝着,掰着手指头一件件同他数清楚,“女子最合适的育龄,应当是二十一岁到二十九岁;过于年轻和过于年长,都会有大风险。我恰恰处在最佳育龄之间……唔……”

她眼睁睁地瞧着他俯身下来,密密地吻着她的唇,与她十指交缠在一处,似乎是想要确认她的存在。他的指节有些粗砺,也有些冰凉,似乎是真的被她给吓坏了。

“我知道你将身子调养得很好。”他附在她的耳旁,低低地喘着粗气,“可我还是怕。我曾听说,女子每生育一次,便是在鬼门关上走过一遭。我甚至在想,若是你真的……我究竟有没有能力,将你从鬼门关上拉回来。”

那种极致的惶恐与焦急,他断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瑗瑗,”他轻柔地吻了吻她的眼睛,低声说道,“今夜让我歇在这儿好么?我保证,绝不对你多做些什么。”

她朦朦胧胧地问道:“那——孩子呢?”

“孩子有乳娘看顾着,明日一早我们再去看他,好么?”他渐渐加深了这个吻。

“我还有说不的权利嘛……”

种沂果然安安分分地抱着她睡了一晚,次日一早又特意将孩子抱了进来让她瞧。赵瑗歪靠在软枕上,慢慢哄着孩子玩儿,有意无意地问道:“你替孩子圈了名字么?”

“倒是圈了几个。”他一面对着成堆的文牍奋笔疾书,一面答道,“我还得先上一章陈表,探探官家的口风。”指不定官家兴致一来,亲手给他圈个字,那他长久以来的功夫,可就全报废了。

“还是你考虑得周全。”她点点头,望着儿子皱巴巴的面容,忍不住一遍遍地描着他的轮廓。也不知这孩子日后长得像谁,希望像他亲爹才好,男子就该五官深邃才显得英武。

只是这孩子的未来,恐怕会有些坎坷呢。

亲爹是军功赫赫的王侯,亲娘是天下头一号的辅国公主,生来便注定要替代君侯镇守大宋国门,一不留神还可能会跌入万丈深渊……真真是头疼,头疼得很。

她决定要将这孩子好好地教,绝对不能将一棵天生的好苗子教成了歪脖子树。

“呜呜……哇……”

襁褓中小小的孩子突然醒了,还不能睁眼看人,只是瘪着一张没牙的嘴哇哇大哭。赵瑗下意识地就扯了扯领口,斜刺里忽然伸过来一只手将她按住,刚刚还在奋笔疾书的种沂单手拎起襁褓,到外头去找乳娘。

孩子的哭声更大了。

赵瑗气得直捶床:“谁让你这么——这么拎着他走了!孩子不是这么抱的!”

刚刚将儿子送出去又回转过来陪妻子的侯爷脚步一顿,剑眉一挑:“男孩子就该多锻炼锻炼,你可莫要将他宠坏了。”他自己小时候可是吃了不少苦头的。

赵瑗气得笑了:“他才刚刚出世不到十二个时辰!”

“……有差别么?”

“你——”算了,她果然不能指望孩子他爹。

愤懑的公主殿下吸气再吸气,好不容易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下回我教教你怎么抱孩子。若是学不会——若是学不会,下回你索性双手捧着他出去,也好过这么折腾他!”

才出世的孩子不过小小一丁点儿,他双手捧着也是无妨。

刚刚他单手拎着儿子出去的模样,真是……真是吓得她心跳都要停止。

种沂皱皱眉,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自己双手捧着儿子的可能性,很快否决了妻子的提议。若是娇嫩脆弱的女儿,他双手捧着倒还罢了,儿子么——是断然不能惯坏的。

才出世的侯府公子压根儿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已经被亲爹给定下了,正悠哉游哉地在乳娘怀里耍赖撒娇。亲爹是大宋头一号的侯爷,亲娘是大宋最尊贵的公主,加上有个似乎并不靠谱的爹,注定了他未来的日子并不好过。

“别总赖在你娘怀里撒娇,过来。”——这是他爹的声音。

“你又想要做什么?”——他娘又预备同他爹吵架。

“习武,打根基。”——他爹总是这么言简意赅。

“儿子才三岁!”——他觉得他娘快要被折腾疯了。

为了让爹娘和睦相处,也为了不让才出世的妹妹睡不安稳,年仅三岁侯府公子不得不被他亲爹提溜着后领,到前院去扎马步。

“你又不专心描红。”——这是他娘的声音。

“我日后是要领兵打仗的。”——他才不要读书习字。

“提笔,悬腕,练足十二篇字,否则明日加到十五篇。”——他娘丝毫不肯妥协。

“我宁可去被爹爹狠狠操练……呜呜我专心练字还不成么,爹爹永远只听阿娘的话……”感觉自己被遗弃了的侯府公子欲哭无泪。尤其是在年幼的妹妹含着手指头,坐在书桌旁看他练字的时候。

天知道他才七岁,可怜见的。

“明日随我去雁门。”——这依旧是他爹的声音。

“我……”能说不嘛?

“或者陪你娘去汴梁。”——这依旧是他爹的声音。

“儿子愿前往雁门,为父亲效犬马之劳。”打死他都不去汴梁见皇帝,天知道皇帝又想了什么法子来压榨他,或是要给他许个世家的姑娘。天可怜见的,他不过也才十三岁。

“今日你倒是爽快……”

能不爽快么!能么!

谁让他爹娘都是举世罕见的人中龙凤,谁让他近日风头太盛,已经变成了汴梁城的香饽饽?

他还有两个妹妹要养呢,还有爹娘要养老送终呢,还要替皇帝牢牢看守着大宋国门,防止阿娘说过的那位“铁木真”出现呢……

生为侯门子,一早注定了是个苦命人。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