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污很湿的小说片段

洛昭雪一面觉得有趣,一面又很纠结。她的身体无法储存灵力,很有可能无法修炼,岂不是任人鱼肉?

“这些人死得真惨。”

在亡灵杀手肆无忌惮的屠戮中,有人轻笑。

大厅的角落里,一个女人端坐着,优雅的把弄着自己的长甲,暴露的衣襟下两个硕大的胸脯白花花的晃眼。

亡灵杀手阴森森的笑起来,“水蓝,你居然这么有同情心啦……这些低级驭灵师,在【灵倪】面前能抵得住一瞬?我不过提前送他们一程。”就如同他的气质一眼,他的声音暗沉低哑,带着浓浓的鼻音,像是没见过阳光的泥潭那样晦暗不明。

水蓝:“呵~”

亡灵杀手的狂笑声戛然而止,他冷幽幽的问,“倒是你,已经有【绝地】,还要过来捕捉【灵倪】?”

水蓝并不回应他,她身边的空气突然旋转着扭曲起来,接着一点点钻出一只巨大的黑色大狼。

那只狼的块头比巨型【电狐】还要大上一倍,通体黝黑,四只蹄子下面腾绕着火焰,站到地上酒楼摇晃了几下。

水蓝温柔的抬起手抚摸着【绝地】的毛发,巨大的兽低下头,迎合着主人的爱抚。

亡灵杀手看着这温情脉脉的一幕止不住的冷笑:“你打算用【绝地】先吞掉【灵倪】一半的灵力,再出手?可是灵兽被解除血契就会死,这么说来,你是准备舍弃【绝地】了,真个个无情的主人……”

“不,我打算先用你喂饱我的【绝地】。”水蓝勾着唇角,“反正【灵倪】只有一头,这里只有一个人能活下去。”

水蓝的巨兽嗷嗷嗷的发出嘶吼,亡灵杀手的“蛇”也全部直立起身子,蓄势待发!

洛昭雪今天晚上已经不止一次听到【灵倪】这个名字了,到现在才明白过来,所有的杀戮,都是为了抢夺【灵倪】!

“公平竞争不就好了,搞的那么脏。”洛昭雪啧啧几声。

楼陨说:“捕捉灵兽的时候,驭灵师需要耗尽全身灵力吞噬灵兽元神,非常危险,如果有人趁危偷袭必死无疑,所以捕捉灵兽之前驭灵师们会提前进行清场,不过以前是混战,这次是——”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保护水泡毫无征兆的炸开!

“?!”洛昭雪吃了一惊。

楼陨本能的将洛昭雪往身后一拽:“躲我身后!”

空气里温度飞速的下降,空气里的水好像都凝固起来了,洛昭雪缩了缩身子:“怎么突然这么冷……”

她的目光忽然凝固。

门外,从亡灵杀手的身体里突然横穿出一根一根的红色的冰刺,密密麻麻地把他的每一寸皮肤都占满,连眼睛和耳朵里都是!

他整个人就像刺猬。

离他不远处,水蓝也直挺挺的站着,脚下被蔓延爬上来的冰晶藤蔓缠绕着,冰雕肆意穿破她的身体。

而她的【绝地】,也成了一个笨拙的冰块。

楼陨也明显紧张起来,他的手里亮出一把红色的长剑,紧紧的盯着对面的一扇门,眼神冰冷如霜。

那是一间厢房,此前一直寂然无声。这会,才有少年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真吵。”

这个声音稚嫩却又透着一股诡异感,方法是来自地狱的召唤。

厢房的门打开,一个少年慢慢从阴影里走了出来。

少年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一袭暗紫色绸缎长袍,颈部的金色灵印熠熠的闪烁着光芒。

一双如死灰般的眼睛,盯住了和他相对而立的洛昭雪。

洛昭雪紧紧的攥着拳头,迎上少年的目光,她的理智叫嚣着要逃跑,可是怎么也迈不开步子。

空气里水凝聚成冰,一寸寸割开她的皮肤。

完蛋了。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但是,少年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目光挪向洛昭雪身边的楼陨,看了一眼,然后平淡无奇的走向了门外。

少年的身后,又有几个同样华服的男人走了出来,他们看起来应该是侍卫一类的角色,左右保护着少年走了出去。

“楼家人怎么会过来,去查。”出了驿站的门,少年吩咐。

“是。”侍从回应。

“那个女孩,等我收拾了【灵倪】,带回王都。”少年抿了抿唇,那张脸……

亡灵杀手和水蓝的尸体几乎同时轰隆一声倒在地上,穿刺出来的冰融化,鲜红的血流了一地。

“没事了。”楼陨长长的吁口气,“被暮星殿下盯上的感觉,真是可怕……”

洛昭雪没听见他在说什么,死里逃生的感觉还摇晃着她的心,呐呐:“他可以直接操纵血液杀人?!”

楼陨笑:“不是,他是水系驭灵师,人的血液里多是水,所以才能办到。但不是所有的水系驭灵师都可以。灵师的身体都用自己的灵力保护,只有灵力强大到碾压对方的,才能够突破对方的身体界限。暮星殿下能碾压亡灵杀手,真不愧是九戒持有者。”

“九戒?”

“驭灵师里巅峰九大家族分别拥有一枚戒指,世称九戒。九戒的族长世袭王爵,那位就是九戒之一,暮家的暮星殿下。”楼陨摸着下巴,“说起来,九戒之中有一家与你同姓,便是【妖瞳洛家】,洛家擅长以瞳力控制灵兽,今夜这种活儿,让洛家来办才是拿手好戏。”

“洛家?”洛昭雪一愣。

耳边里忽然浮起一个苍老的声音:“昭雪……婆婆不行了,你又年纪这么小……如果走投无路,就回王都洛家……”

“洛昭雪?”楼陨发现她失神了。

“啊?”洛昭雪回过神来,刚刚闪过的片段是什么?

“吓傻了?”楼陨笑了,“刚才你徒手杀那两个驭灵师的时候,可没感觉到驭灵师可怕啊?”

洛昭雪撇了撇嘴,这完全不是一个等级啊!

“现在王子是去捕捉【灵倪】了吧,那我们要等多久?”她觉得在这里无聊,太无聊了,对方强大如神,而她渺小如蚂蚁,这种感觉让她很不爽,她要赶紧离开这里,去找能修炼的方法。

楼陨说:“以王子的实力,很快就结束。”

话刚落音,突然吱嘎一声,酒楼的大门被风吹开,大风缠绕着冰渣子猛烈的吹进来,一大堆残骸顺着猛烈的风雪呼啦一声往酒馆里灌。

接着几个扭曲的残骸也翻滚着摔进了酒馆,其中一个圆球咕噜噜滚到洛昭雪的脚下。

一颗头颅。

洛昭雪瞪大了眼:“这不是暮星王子吗?死了?!”

她骤然抬起头,只见门外火光冲天,隐约看见一只巨型黑色大鸟在夜空中盘旋回绕。

“……那是?”楼陨的声音突然不可抑制的战栗起来,前所未有的冷意席卷了他,“……【天魔神潭】……真的是【天魔神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