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本无吗DⅤD在线播放一区

“嘿嘿,大叔,咱们不是都商量出一个方法了么,你念我来打,保证十多天你把那二十万字给打出不,就算不眠不休不吃不喝也一定先把字给打出。”关小梅扭着拳起势,脸上扬着自信的微笑。

看她那么自信能打完,那他就给她一次机会,点头,“现在就开始,开了电脑,我念你打。”

“可是,宿醉刚起就工作?”关小梅摸了摸肚子,在加上口舌有些干燥,有些想喝轻淡的汤。“大叔,要不我给你做饭,做完饭咱们在工作?”

张浩也有些饿了,起身去拿了两桶方便面,麻利的开了盖放了调料包,然后去打开水,这饮水机恰好是开着的。

看着摆在面前的一桶方便面,关小梅张大了嘴,她一点都不想吃面!不能说话拒绝,只能皱眉抗议。

“有的吃就不错了,还挑?”张浩开了电视,翘了二郎腿,手中的摇控器按着,不断的换着台,似乎没有一个合着他心意的。

关小梅看到一个爱情片,眼睛一亮,想说就看这个,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就在前一秒,大叔还跟她划清过界线,说她是员工,员工怎么能要求老板换哪个台,看哪个电视呢?

还是低头吃泡面算了,这清苦的生活,熬一熬就过去了,关小梅你可以的,等拿到工资了就搬走,哼。

关小梅将嘴里的面条咬得用力,不像是在咬面条,倒像在咬仇人一般。

张浩吃面是梭的,大口大口的,几口就吃光了,然后将碗里的汤给喝了干净,这吃面的速度,真是让关小梅不能苟同。

关小梅先吃的,现在她碗里的面还有一大半,“大叔,你很饿啊?”

“面就是要这样吃才够味,快吃,吃了快打字。”

“哦,”关小梅点头,本来觉得面很难吃,但看着大叔刚才吃面的样子,又觉得很好吃,也学着大叔的样子大口喝汤。

等她吃完,张浩已经开了电脑打开文档。

一切准备就绪,就差她了。

打稿子写小说,她从来都没打过,最多就是在QQ或者微信上跟朋友们聊天打下字,现在又有语音,所以她索性连字都不打了,和朋友聊就直接语音了。

现在坐在沙发上,盘着腿,将笔记本搁在腿上打字,还是打小说诶,她好激动好兴奋啊,哈哈。

字未打,她就先笑了起来。

“笑什么?”

“没。”关小梅止了笑摇头,“大叔,你快念吧。”

张浩想了想,开始念起来,念得有些快,“星河暗淡,密林幽静,突然一声尖叫划破长空,惊飞群群黑鸦……”

“星河,暗,淡,密,林,”关小梅伸着左手食指和右手食指在健盘上擢啊擢的,擢了半天才擢了这么几个字,“密林什么??大叔,你在重新说一下,慢点说。”

张浩翻了个白眼,“这就是你说的一分钟能打30个字?”

“嘿嘿,”关小梅笑着掩饰心虚,“好久没打字了,有些手生,在打一会就能灰复了。”

张浩沉气,继续念:“密林幽静,”

“林,幽,静!”关小梅继续边念边打,半天跟不上大叔念话的节奏。

不知不觉的就打了两个小时,她甩了甩胳膊,伸了伸腿,才发现腿已经麻,忍不住惨加连连,“啊~啊~我的腿,”

张浩就比她要轻松很多了,这两个小时,他边看电视边念,此刻眼睛盯在体育台上,听着她的惨叫连眼也没抬下。“换个姿势,继续。”

关小梅真是没想到打个字也能这么能,才坐了两个小时,她就腰背僵硬了,胳膊脖子都酸痛,想起以前去网吧网聊一通宵都没啥事,看来这打字的活还真不是她这等凡人能干的。“大叔,你能不能先关会电视,你看着电视我打字,好分心啊,还有让我活动下腿脚在继续。”

张浩用眼角余光飘了她几眼,看着她在地上伸胳膊蹬腿的可爱样,嘴边划过一抹笑意,“看电视能启发灵感,你不知道么?”

关小梅活动完了,去倒了杯水,顺便也给大叔倒了杯,算是讨好。端到大叔面前,“大叔,喝杯水,对于大叔来说看电视是找灵感,对于我来说就是分心了。我可没有大叔你那么优秀,能够一心二用的这么彻底。”

张浩接过水一口气喝完,长腿又搁到了茶几上,语气轻悠道:“那没办法,不看电视我没灵感,没灵感就没办法念,没办法念你就没办法打字,你没办法打字,就完不成任务。”

关小梅差点没一口水给噎死,看着帅大叔那躺在沙发上的样子,明明就是个帅哥,帅得从头到脚都发着光的那种,但说起话来真是瞬间灭了他身上的光。“好吧,那大叔你继续,”

关小梅这次没在坐在沙发上了,她把电脑放在桌子上,然后搬了个凳子坐着打字。

还是如刚才一样,她打,大叔念,耳边是电视剧的声音,那声音像个勾子一样勾着她的心,让她总想伸着头去看,但为了工资,她忍!

大叔边吃巧克力边看电视,偶尔一转头扫到她极力忍的模样,嘴角就弯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这间房里从来没有另一个人坐在身边,一直一直以来都是他一个人,一个人看电视,一个人吃面,一个人打字,一个人睡觉。

此时此刻,多了个小女生坐在他身旁打字,听着健盘敲击的声音,看着她微皱的眉头,寻思着这个字那个字该怎么拼。

他心里陡然升起一股暖流,原来内心深处也是想有那么一个人陪伴在身旁的。

这一打就是一整晚,别说,关小梅还真挺拼,硬撑着睡意,手指顽强的敲击在键盘上。一边磨牙一边打字,这一整晚,大叔除了念就是吃吃吃。看着那一个个巧克力包装袋,她舔了舔舌头,要知道巧克力也是她的最爱啊,只是巧克力卖价贵,大几十一盒还没多少,她都舍不得买。所以一般逛超市,她就看看,然后买别的。

现在看着大叔吃,她真的心痒痒的也想吃,咬着下唇,忍,等她拿了工资就去买它个十盒,哼。

张浩也看出她的心思,剥了块巧克力,黑色的巧克力极其诱人,他拿着在她唇边晃了一下,然后快速塞进了自己嘴里。

留下还张着嘴瞪着杏眼的关小梅,那馋样就跟小猫似的,黑漆漆的眼里盛满了期望。

张浩看得有些恍神,想起他的初恋,初恋女孩也是如她这般,纯真可爱,想吃巧克力的模样也如她这般。只是如今阔别几年的初恋回来了,告诉他的第一个消息,是要嫁人了!

所以昨晚他盛装打扮,去接机,去见初恋,想要告诉初恋说如今他发达了,他有钱了,他~很多话他还没说出口,初恋却递给他一张请帖,说是回来补办喜酒。

嗯哼!老天爷玩起人来真是要命。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