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女配狠勾人H

readx;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朱晓丹背对着凌枫不动,等凌枫解开胸*罩后面的搭扣。等了半天感觉不对劲,倒是一股咸猪手的热流贴在了背心,还不停的摩挲。

朱晓丹顿时一惊,喝道:“你手往哪里摸?”

凌枫早有准备,这时不慌不忙回道:“在解搭扣呀!”

朱晓丹不信,拧紧眉头道:“那你的蹄子也该按着搭扣才对,怎么按在我背心上呢?”

凌枫哈哈一笑,说道:“那么请问,你做饭炒菜时,锅铲只该碰着菜,不能碰着锅对吧?”

朱晓丹没听明白,狐疑道:“你什么意思?”

凌枫笑道:“炒菜炒菜,又不是炒锅,干锅毛事啊?但你干嘛碰锅?”

朱晓丹这才明白过来,但又理屈词穷没法辩解,哼了一声,气呼呼道:“我没炒过菜,不知道!”

凌枫挖苦道:“你是公主格格,还是富家千金呀?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

“你才是猪!猪猪猪!”朱晓丹一转身,瞪起杏眼,愤怒的斥道。

凌枫摊摊双手,说道:“好啊,那就不解吧!”

朱晓丹不经意的望望车外,碧龙山庄已经隐约可见了,不由心里着急,对的哥忙道:“师傅麻烦你慢开点。”

的哥一边开车,一边盯着车内后视镜偷看朱晓丹,这等香艳美事又哪肯视而不见!否则就是逆天了!听朱晓丹突然对他说话,吃了一惊,胡乱答应一声,赶紧双眼正视前方,假装认真开起车来。

眼看碧龙山庄快要到了,朱晓丹叹了口气,只好把光洁如玉的后背重新递过去,低声下气的说道:“你还是解吧!”

凌枫的心里登时乐开了花。先前还有所顾忌,只是伸出一只手沾沾便宜,这时倒是什么都不用顾忌了,两只手在朱晓丹背上是摸来摸去乐此不疲。

朱晓丹气得牙齿咬的咯咯响,恨恨的心道:“这口恶气先忍了,日后不把你姓凌的扒皮抽筋,老娘誓不为人!”

凌枫眼看摸得差不多了,右手食指伸进搭扣中间,然后拇指轻轻一挤,搭扣“啪”一下,应声弹开。

尽管有所预料,朱晓丹还是忍不住“呀”的尖叫一声,脸上霎时一红,出于女人害羞的本能,慌不择路的猫腰张手掩住双峰,急道:“你转过脸去!”

凌枫笑道:“你背对着我,我转过去和没转过去又有什么区别?”

“少啰嗦!快转过去!”朱晓丹呵斥道。

凌枫只好转了转身子。朱晓丹仔细看了看凌枫,这才微微颤抖着双手去脱胸~罩。后视镜里的的哥挺直腰板,嘴巴张开狂咽口水,眼珠子几乎要瞪出来,等待激动人心的一刻到来……

朱晓丹只把凌枫当色魔了,对凌枫是百般提防,却完全忽视了的哥。殊不知,这男人好色,正如天底下的乌鸦一般,是一样一样滴啊!

不过,的哥的美好愿望瞬间泡汤了。他以为朱晓丹会脱掉外衣,再解胸~罩,这样他的哥就可以对朱晓丹的双峰一览无余尽收眼底,可是可是……事情的发展太出乎意料!人家朱晓丹施展柔术,苗条的双臂一屈一伸,胸~罩居然在外衣里面就脱下了!

的哥喟然叹息一声,万分失望。

朱晓丹把胸~罩丢给凌枫:“你快穿上吧!马上就要到了。”

凌枫接过,一股少女的馨香味道迎面扑来,登时感到心旷神怡好不惬意,闭着眼睛忍不住赞叹一声:“好香!”

朱晓丹没听明白,好奇的问道:“什么好香?”

凌枫淫邪迷迷的笑道:“奶香!”

朱晓丹一下愣住,待反应过来,脸刷的红到耳根,操起手边的塑料袋拼命的猛砸凌枫:“死色魔,死色魔……”

凌枫护着脑袋夸张的叫道:“哎呦哎呦,脑震荡脑出血了……魔女你再不停手,我真的快死了……”

朱晓丹一边砸一边叫道:“你就装,继续装!打死你这色魔、人渣,早去十八层地狱,免得祸害人间!”

凌枫哭丧着脸道:“不要啊,我还没讨老婆呢,不想那么早死啊!”

朱晓丹依旧手不停:“就你这渣渣还想讨老婆?今天我就替天行道,你就绝了这痴心妄想吧!”

的哥没有便宜看,对朱晓丹早已没了兴趣,这时认真开起车来。不一会,出租车便到了碧龙山庄大门前,嘎的一声停下,的哥说道:“到了,二位请下车打!”

朱晓丹恍然回过神来,赶紧住手,对的哥请求道:“司机师傅,麻烦再等两分钟哈!”

转而对凌枫急道:“快穿衣服,要下车了。”

凌枫哼了一声,道:“我就不干了,我要走人!”

朱晓丹有点着慌,忙摆出一幅和颜悦色的表情,诚恳说道:“刚刚是我错了,我不该打你,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你就原谅我吧!”

凌枫见朱晓丹服软认错,就坡儿滚驴说道:“那好吧,既然你知错了,本大爷就原谅你一回,下不为例!”

朱晓丹舒了一口气,心里恨恨的想:“等你帮我调查完那件事,你就等着受死吧!死色魔!”表面上却笑吟吟的说道:“那是当然,以后再不打你了!”同时又腹诽道:“以后改踢死你!”

“那来吧……把胸~罩穿起来。”朱晓丹还是有点脸红。

凌枫把长裙脱至胸下,然后把胸~罩穿了上去。朱晓丹把几件花花绿绿的短裤揉成团,塞进胸~罩里,左右看看,发现左边大右边小,噗嗤一笑,忙从左边取下一件短裤,塞给右边,觉得差不多了,给凌枫拉上长裙,再套上一头飘逸的假发。

朱晓丹自己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牵着凌枫下了车。

待朱晓丹二人下车后,的哥摸摸后脑勺,嘟哝一句:“有钱人真是会玩啊!”旋即倒车而去。

碧龙山庄的保安一见是朱晓丹,急忙跑过来示好:“朱小姐是你啊!”转而望望旁边怪怪的凌枫,“这位是……”

朱晓丹忙回答道:“这是我失散多年的同学,偶然碰到,去我家玩玩。”

保安尽管有所怀疑,但也不敢多嘴,忙闪身让道:“朱小姐请进!”

朱晓丹微一点头,领着做贼似的凌枫进了碧龙山庄,往朱家别墅走去。

没走多远,还在目送朱晓丹的那个保安突然大喝一声:“等等!”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