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好久没和你弄啦

世界上的人口超过五十亿,花旗国的人口也有两亿多,人来人往的亚特兰大机场的人数就是再少,人头攒动的这里也有数万之多。{奇中文小說.com}

陈大仙人虽然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挺帅气的小伙,在全身仙力收敛的表面上看怎么都是一个普通人的情况下,居然有人会当着他的面说和他有着奇妙的关系。

曾经在花旗国有过数年生活经历的陈大仙人,瞬间就有种身上一冷浑身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花旗国的经济发达,使得这里成为无数渴望美好生活的世界人们向往不已。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在花旗国这个蓝色星球上最是发达的国度里,一边是物质文明的高度发达,另一边却是各种精神思想方面的堕落。

花旗国又是一个号称自由民主的地方,在这里任何的个人只要不违反法律的情况下,基本都可以为所欲为。

问题也就在这里,随着物质极度繁荣的环境下,思想道德的极度匮乏,也让这个貌似繁荣的国度里充斥着太多乌烟瘴气的乱象。

花旗国虽然是一个所谓法治国家,偏偏在他们这种宣扬极度自由民主的口号下,很多事情根本不可能完全合法。

每年的枪击事件层出不穷,杀人强-奸在这个无所不能的国家里简直就是司空见惯。

更不用说,什么吸-毒赌-博同-性恋之类的东西更是遍地开花。

当年的陈大仙人本尊在受到某些人的怂恿,差点儿就在这些东西面前栽了跟头。

如今的陈大仙人在全盘接受了本尊的记忆,对于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更是有着极大的抵触。

“咦?你这是什么眼神?”

中年男子注意到陈大仙人眸子里的鄙夷,恍然道:“也是,换了我的底牌让人给摸了遍,我也会心情不爽……”

细细的观察对方并没有那种太过明显的妖娆妩媚动作,陈大仙人长吁一口大气。

真若是被一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同-性恋给缠上,那才是晦气!

“你是如何确定我是一个赌场常客?”陈大仙人吐出青烟,好奇的问道。

“你们东方人的面皮有些嫩,年龄不太好判断,不过你肯定在三十岁以下……”

中年男子上下打量一番嘿嘿笑道:“你是游客不假,却没有携带任何的行李,这就说明你肯定不是那种跟着旅行团出来的人。你抽的虽然是万宝路这种大路货,你身上的衣着却出卖了你的身家绝对要远超常人……”

“还有呢?这些顶多说明我有钱罢了……”陈大仙人微微颌首,不动声色道。

中年人右手夹着香烟,咧嘴一笑道:“别人听了我刚刚的话语,要么是绝对我在吹嘘,要么就是艳羡不已,你却是好像是在听一个很是普通的故事而已。”

“这又能说明什么?”陈大仙人深深的看了一眼面前这个据说是大学教授的家伙。

还真是人不可貌相,看着有些邋遢的家伙是一个研究数学的教授很是正常。

可是这逻辑思维如此之强,并且好像还有着不错的情商,这就显得很是有些稀罕了。

“这或许说明你的确是一个有钱人,但是在我看来,这却是一个赌场老鸟完全不屑一顾的自然反应……”中年人目光明亮看着陈大仙人沉声说道。

陈大仙人掐灭手里的烟蒂,轻轻鼓掌道:“精彩!看来你这几百万的资产完全不是凭空得到……”

“那是……”

中年人得到自己想要的喝彩,眉飞色舞起来,不过很快又是沮丧道:“只可惜现在的我名声在外,不仅仅是上了拉斯维加斯赌场的黑名单,就是这亚特兰大也是没有用功之地。”

陈大仙人听的眉头轻皱,旋即展开,微微笑道:“我本来还没有打算去拉斯维加斯转转,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兴致来了!”

“哈,这就对了,虽然你们亚洲也有澳岛那边的赌场,不过真若是想玩儿的尽兴,还是来拉斯维加斯的好!”中年人显然是一个很是情绪化的人,哈哈大笑道。

陈大仙人不屑哼道:“真若是你说的那般好,你怎么会上黑名单?”

“那些该死的狗杂种,他们这是妥妥的嫉妒我!”

中年人低声的咒骂一顿道:“既然伙计你有心去拉斯维加斯,我反正也没事儿,就陪你一趟好了!”

陈大仙人笑眯眯的瞥了他一眼,哼道:“你上了黑名单,如何进去赌场?”

“没事儿,赌场那边还是守规矩的,只要我不下场参赌,他们就不会拿我怎么样!”中年人哈哈大笑道:“去那里只是消费的话,他们就无话可说了!”

陈大仙人微微颌首,拉斯维加斯在赌客眼里那是一个赌博的圣地,在更多普通的游客眼里,那里同时也是一个很是著名的旅游景点。

昔日很是荒凉的内华达州沙漠地带,最近几十年新兴起来的著名旅游城市,拉斯维加斯不是人们印象里那种只有赌场才能运转的城市。

最起码在城市经营上,拉斯维加斯这个著名赌城要远远超过经营年头更早的澳岛。

地域面积很小的澳岛以赌城闻名于世,整个城市却是始终依靠几个大型的赌场维持。

拉斯维加斯这个新兴的赌场则要城市开发上有着明显的优势。

以博彩业带动整个城市甚至整个花旗国东部的旅游市场,在这一点上不论是人口数量还是城市框架都要小的多的澳岛,还真是远远不及。

“陈东生……”陈大仙人伸出右手,笑呵呵的说道:“希望能够沾上你的好运,让我在拉斯维加斯也大杀四方!”

“你叫我查理就是……”查理轻轻的摆弄了一下有些油腻的头发,嘿嘿笑着,轻皱眉头道:“……唔,不过我怎么感觉你应该也是一个赌技不差的高手呢?”

陈大仙人深深的抽上一口香烟,吐出浓浓的烟雾,似笑非笑道:“借你吉言!说起来,我还现在还真的很是缺钱花呢!”

从对方这自信满满的口气里,他隐隐感觉到一种淡淡的杀气。

查理微微一怔。

之所以和这个气质不俗的亚洲年轻人搭上话,手痒难耐的查理还真只是想找一个可以在赌场里合作的伙伴。

对于自己的数学模型有着充分信心,在赌场上尝到甜头的查理,绝对不想轻易丢掉这样一个来钱快的饭碗。

就算不能参与到赌博中去,在旁边做个高参只要不被抓个现行,应该没有问题吧?

查理不由的得意起来。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