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着今天不准拿出来小黄文

几乎是一路狂奔,他大力的推开长乐宫的大门,双目赤红的立在门口,惊的一众小宫女尖叫四散,好一会儿才发现是自己的大王,战战兢兢的回来行礼。

端木凌抬脚踢翻了距他最近的太监,一路冲到宫内,太史婉方被宫女们散了发髻,除去衣衫,只穿了件粉色抹胸,下身着了一件水色长裤,见此景惊叫着扯过一件纱衣披在肩头,瞪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珠胆颤的望着他,竟忘了去行礼。

“你们都给我滚出去”端木凌怒喝,一众宫女太监都惊恐的望向太史婉,屏风后转出太史婉陪嫁婆子张嬷嬷,惊慌的向端木凌行礼道:“王后她年纪幼,自小未曾踏出木国宫门一步,大王您有什么事您慢慢讲,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您责罚我们吧。千万不要责怪王后。”

端木凌咬紧牙,双颊赤红,眼中几乎要滴出血来,良久,才嘶哑吐出一个字:“滚”

“大王”偏偏这张嬷嬷不知趣,上前几步抱住端木凌的双腿哀求。

“来人”端木凌喘息的喝道:“把这个老东西给我拖出去。”

太史婉见状惊恐的挡到张嬷嬷身前,仰面向端木凌哀求,“大王不要动怒,张嬷嬷年纪大了,不懂事,我这就让她出去。”

张嬷嬷见自己家主人都开了口哪里还敢再闹,哭着同其他宫人一起出去了。

眼见诺大的宫内除了端木凌和太史婉再无一人,在太史婉胆怯道:“大王,您”语未说完,端木凌已冲过来,伸手用力握住她的脖子,咬牙怒喝,“你都做了什么”

太史婉哪里还发得出声音,双眼惊恐的望着他,不住的摇头,不多时脸色苍白眼中有泪珠滚落。

“你在粥里下了什么”端木凌怒道:“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和你在一起吗你痴心枉想”

太史婉不再摇头,泪眼婆娑的望着他,脸色越来越难看。

端木凌真想就这样用力握死她,只要她死了,一切就一了百了,木国必然和风国撕破脸,那样再不会有人逼他娶木国的公主了,可是,他眼中升起泪意,他不能,原来他做了大王依旧有那么多的不得及,不能为,他缓缓松开手。

太史婉捂着喉咙咳嗽着退到一角,用力缩成一团,受惊的小鹿般望着他,楚楚可怜。

端木凌本想大步退开,却听到宫外有人通报,“太夫人到。”

哪个多事的去通知了梅落夫人,端木凌全身如火烧,小腹内还存着一团火,这个样子怎么见人他咬牙用力将手拍到床帷上,指间顿时一片鲜红。

太史婉忽然起身快步奔向宫门,端木凌没有拦她,经过这样一闹,只怕她不会再想见到自己了吧。

“母后。”太史婉隔着窗户轻声道:“儿臣已歇着了,母后这么晚驾临儿臣这里,有什么急事吗”

梅落夫人在门外柔声问:“凌儿呢,他也睡下了”

“是的。”太史婉远远的望了一眼端木凌,苍白的双颊微红了红,结结巴巴道:“我们都安歇了。”

梅落夫人顿了一下道:“那就歇着吧,明儿再说。”

外面烛火光亮渐渐暗淡下去,太史婉将绢帕用冷茶泼湿后小跑至端木凌身旁,将冰冷的帕子盖在他的额头上,“大王是不是不舒服,为什么满面通红”

此时的端木凌只余下一丝清明,一片朦胧之中,只觉眼前的人盈盈若水,双眸之中透着胆怯和天真,只怕这药真不是她下的,她一个纯洁处子哪里会懂得给男子下chun药,便是下只怕也是受人指使不明就理。

端木凌脑中一片混乱,但还在费力的思量,自己该怎么办没有听说chun药有药可解,难不成非得找个女人不可

“我去找太医吧。”太史婉一边用帕子抹着他的额头,一边轻声询问。

她离的那样近,散发的乌发有一缕垂落在他的肩头,淡淡的幽香自她的颈间散出,水雾中她的红唇如鲜花般娇嫩,握着帕子的手触到他的肌肤,冰冷湿滑。

这一切都如那**chun药,拉扯着他的神经向一个香艳的深坑之中坠去。

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人已被他大力按倒在地,耳听一声布帛撕裂声,胸前一凉,粉色抹胸已滑落在地,又惊又羞正欲挣扎,双臂被大力扣在头顶,一副滚烫结实的身躯密密实实的压下来。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