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给女生看的漫画

07年的时候我还是一名普通工人刚从学校出来没什么工作经验,因为没有什么背景和权势,只能面临着毕业就失业的社会难题,寝室里的有个和我不太对付的王八蛋家里是开公司,在照完毕业照的时候,这货皮笑肉不笑的让我去他家工作,我知道这孙子是绝对是报复,那时候我在学校也算是小有名气吧,学生会干部,外加个子高挑,说话又带一些我自己都不懂的邪气,招来了不少女生,当然,这也是我颇为自傲地一件事了,也仅此一件。

如同各位预料,我很有骨气地拒绝了,可是当我站在人才市场大门的时候,我又不禁暗骂自己逞什么强,装什么好汉,谁在年轻的时候没有个孙子样啊,和钱过不去,我真他妈是傻鸟。可是现在都已经拒绝了,我自认为现在让我腆着脸回去,说自己一时冲动?这也是不可能的。

我大学学的专业很是偏门——开采专业,没听说过吧,这是我们山西这边特有的大学专业,懂得一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山西产煤矿啊,可是开采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就得给你整出一个崩塌事故啊,所以,我在山西大学里学的专业就是开采。

在这个开采专业里也分各种的,比如什么开采石油啊,开采煤矿啊,开采矿石什么的,根据不同的地质地貌去打出相应的矿洞来。以保障这个洞结实牢固,不会因为地下渗水和地质松软而发生塌方。

我环顾四周也没有什么专业对口的工作,可是面临着食不裹饥,衣不蔽体的窘境来看,如果不尽快找到工作我就得饿死街头了。想想四年前,我是村子里唯一一个上大学的孩子,村长和家里人四处奔走借钱供我上大学,我也答应他们好好读书,毕业找个好工作,等赚了钱还要供弟弟妹妹们读书啊!可是现在,山西煤老板是有不少,可是市场几乎都已经饱和,开采煤矿的那些人也都是老工人,谁愿意要我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啊。我第一次面对社会感受到深深地无力和迷茫。

我随便找了一家餐馆,刷盘子,虽然很累,可是在太原这个城市,你想找份不累的工作,简直和天方夜谭差不多。就在我刷盘子差不多两个月的时候,学校打电话让我回去一趟,我有预感,我的好日子就要来了。喜不自禁地我很是潇洒地辞了工作,打包回了学校。

新生未来,老生已去,熟悉的校园里处处充满了陌生的气息,我在一棵树下伫立了很久很久,仿佛时间回到了过去,我看见两个人相依偎地躺在树下说着甜言蜜语,那个男人是我,那个女孩.......

“余波......”一声清脆的声音把我从思绪里拉回到现实,我揉了揉眼睛,树下一片荒凉,什么也没有,渐入秋季,树下只有一些发黄的树叶,仿佛是祭奠我那莫名其妙就消失的爱情,又仿佛是在告诉我,别去回忆了,证明你们相爱过的大树也都不再承认你们的记忆了,它早已把你们的记忆都落了下来。

我有些怔然,使劲地把思绪从脑海里抽了出来,露出一个我自认为还不错的笑容看着导师,导师是很年轻漂亮的女孩,怎么看也不过23岁,高挑身材,眼睛也是水汪汪的,偶尔露出八颗标准的笑容时,总带着一股我说不出来的妩媚的感觉,直让人的心里直发愣,单说这一点也就罢了,周导师在平时的时候一般是不化妆的,偶尔会有些淡妆,但也只是淡妆,画上去会显得更加妩媚,或许这就是那些猥琐室友说的尤物吧,我曾一度怀疑她到底是不是校长的情人,不然这么漂亮年轻就当上了导师,放在我身上比较地话,也不过是刚进大学的学生罢了。

而对于才进校园地很多猪哥来说,遇见这么一个尤物导师,都憧憬着与之有一次完美的邂逅,或者来一场英雄救美,最终抱得美人归的不切实际的幻想。

“余波,在想什么呢?”周晓童笑盈盈地看着我,印象中的她一般都很是冷傲,绝对不是像现在看到的这般亲切,我有些手足无措,毕竟我也是比较活跃的青年,对于美女,也是有些抵抗力弱的反应。

“啊?啊,周老师好。”我没有准备好,一回头就看见了这么一个大美女对着我笑,我第一反应就是,这妞不会喜欢我很久了吧,不然别人都不找,偏偏找我回来。想到这里,我的心里泛起点点涟漪,这是在她离开之后所没有过的。

“呵呵,你干嘛这么紧张啊,难道我会吃了你么,咯咯……”银铃般地笑声轻轻击打着我的心,使得我盲目地认为到,我刚才的想法是对的,其实这也怪不得我,这个女人平时是不苟言笑的,冷傲地要死,根据我一个哥们的话来说,这女人就是珠穆朗玛峰转世。而现在与我说话的语气来看,更像是情侣之间撒娇一般。

“啊,没有没有,我只是有些惊讶,周老师怎么会在这里呢。”我不知道当时是什么感觉,只是紧张到说不出话来,大学期间,除了努力学习便是和她在一起,很少会和朋友交流,更不要说和这么一个美女说话了,所以,我的情商还处于0,为了避免尴尬,我随便找句话敷衍了过去。

“刚才看见你进了学校,我就找你来了。”周晓童一改方才的笑容,有些生板地说道,我他妈的就奇了怪了,这女人是不是有双重性格啊,一会笑一会板着脸,就像我欠了她几百块钱似的,我心里暗自嘀咕着,不知道你在校长那个老头面前是不是也这样。

“嗯,请问周老师是不是要和我说工作的事?”看着她变了脸,我也不屑与之笑脸相迎,她显然没有去理会我的转变,似是她意料之中的一样,她有些淡然地说道:“余波,鉴于你毕业的论文以及平时的各科成绩来看,你很适合我们现在给你找的工作,这个工作你可以不参加,这次让你回来就是要问问你的意见的。”

“我靠,你他妈早不说,我伟大的刷盘子大业都辞掉了,你现在居然和我说让我回来是问我意见的,我现在能说不做么?”我暗自忿然,但是也不敢说出来,生怕这个漂亮又双重性格的妖精把我的工作资格给取消了,那我当真就欲哭无泪了,所以也很是淡然地问:“请问周老师说的工作是什么呢?”虽然嘴上是这么问的,但是心里也是蛮兴奋的,从大学毕业出来就可以找到对口专业的工作很难,就不要说像我们这么偏门的专业了,刚才周晓童也说到鉴于我的论文和平时各科地成绩,这足矣让我联想到专业对口这四个字了,而且我知道,这份工作肯定很难得,要不然怎么就只叫了我一个人,想到这里,我不禁暗自窃喜。

“嗯,工作是这样的,这是政府部门发出来的,地区会有些偏远,具体的地方要你签完劳动合同才可以知道的,属于保密地区。”周晓童顿了顿,看了看我的脸色,见我没有异议之后,便又开口到:“月工资五千,包吃住,只不过没有假期,工作时间十个小时,可能会有两班倒。”

“五千?这么多?”在07年的时候,月工资五千是顶高了的,在太原这个省会城市也不过两三千而已,这还是有工作经验的,而我现在不过才毕业的实习生,对于这种高工资低经验的我来说,仿佛是天上掉下了一块覆满了瘦肉的肉馅一下子砸到我的头上了,我自知世上是没有这么好的事情会平白无故发生在我的身上的。

我的第一个反应便是:此事定有蹊跷,也没敢立即答应下来,只是静静地看着站在我对面的周导师,一言不发,意思就是说让她继续,她见我没有反应,也不好再沉默下去,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又说道:“工作是很辛苦的,不光是要筑建洞口,而且平时也是要下矿开采的,鉴于你是实习生,而且也很需要这方面的锻炼,所以找到你去参加这份工作。”周晓童见我还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原本就很是难看的娇容一下子变得铁青起来,娇喝道:“余波,你若是不愿意,外面想要去的人一大堆,你不用这样给我甩脸色。”说完便转身就走。

我哪可以让她就这样走开了呢,我心知肚明,这样的工资待遇,就连在北京城也是极少的,何况还包吃包住,一想到父母那苍白的头发和渐老的容颜,一想到村长那充满期盼的目光,我一咬牙一狠心,不就他妈地做一个矿工么,有啥大不了的,大学生算个屁,没钱没势的,再说我这工作虽然累了一点,但是和同学相比较而言,我这也算是白领级别的待遇了。

想到至此,我连忙谄媚地笑着追了上去,说尽了好话才让周晓童的脸色回转过来,但依旧是冷艳无比,我心中暗自腹诽,你个校长情人还敢和老子耍脸色,等老子有钱了,包你个一百年。但表面还是如同奴才一般地谄笑着。

就这样,我顺利地拿到了一份合同,这份合同是全由英文书写的,一看就很是高大上的感觉,很是难懂,好在我学过一些英语,勉强可以看懂,随即大笔一画,我就是在职工人了,坐上了我曾经想都不敢想的高工资待遇的人,在那一瞬间,我仿佛成为了上层社会的人,遥想着,等工作几年,我也是身价好几十万的构筑师了,想到以后同学以及乡亲们崇拜的目光,不由地有些飘然。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