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结衣的巨乳教师

元家大院里蔓延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宁明月与萧晋尴尬的站在那里,萧子痕早已从宁明月的怀里爬了出来,一听刚刚那坏大叔自称“萧晋”两个字,直接灰溜溜的拽着的其他几个孩子逃了。

他能不逃么?他怕被父亲修理!

从小母亲就告诉他,他的父亲是个……恩……很严肃的人……

她曾说,父亲不喜坏孩子,父亲本事极大,与墨姨、姨夫一样厉害,而且还说父亲为了他和母亲生了病,一直在外头求药,也许几十年都未必能回来。

当然,他早知道这是母亲骗他的。

父亲早死了。

他还曾因此偷偷哭过,后来元翎和时青炎两个好兄弟教了他一个办法,尤其是元翎,特地替他雕了一块玉牌,让他偷偷的藏起来,每次瞧见母亲私下想念父亲,他便也会背地里给父亲的牌位上香!

这一年,他对着牌位说了不少秘密,却没想到冷不丁将父亲从牌位里请出来了!

萧子痕此刻与元翎以及时青炎躲在黑漆漆的废旧小阁楼里,面面相觑,都心虚的很。

“父亲……会不会嫌我太笨?那些医书我很多都不懂,回回都要请教墨姨才行……”萧子痕小脸窘成一团,眼都红了。

他不知道父亲是本就没死还是被自己念活了,但不管是哪一个原因,他都是又高兴又紧张。

如果是前者,万一被父母亲知道自己偷偷奉了个牌位,会不会生气?会不会又将父亲气走了?

还有,他还小呢,现在什么都不会,大家都说他老成懂事,可刚刚瞧着父亲也不是很喜欢这自己,一定是在牌位里带着的时候听他说了太多的话,厌烦了。

时青炎是个很实在的孩子,仗着自己比萧子痕打了几个月,却是哥哥一样的拍了拍萧子痕的肩膀,软糯的声音低音道:“没关系的,我也很笨,回回都将的航哥哥,但他和姐姐还是一样很疼我。”

可不是?每次时航回家,都是时青炎的世界末日,小小年纪就要被他各种训练,总算是将当年时青墨调教他的怨气全还了回来。

“你不一样,航叔叔不敢不疼你,有墨姨在呢。”萧子痕直接道。

墨姨最疼的除了元霄那个小不点之外,也就是时青炎了,而且因为时青炎辈分比他们高,而且又从不惹祸的原因,回回时青炎说什么,墨姨便信什么,自然是不能比的。

“牌位还我,我做的。”元翎想了想,半晌,憋出几个字。

他向来惜字如金,学了时青墨的安静,却没有时青墨的毒舌,最有耐心,可一旦生气,却又最难哄,还好年纪小,几个长辈各个都觉得,待元翎长大了,那冰冷强悍的性子能与时青墨有个七成像。

萧子痕眼神一亮,不过随即又灭了下去,言辞正色道:“不行,我才不会那么不讲义气,牌位虽然是你做的,但你却是为了我。”

他的妈妈可是明月楼当家的,如果被她知道自己这么没义气,真是要将他吊起来抽一顿的。

想到这里,萧子痕自动脑补了一只长成妈妈模样的母老虎对自己长牙咧嘴的场面,不由打了个寒颤。

三个男孩子干瞪着眼,萧子痕越想越不敢出门。

他心中是崇拜父亲的,毕竟妈妈那样一个凶巴巴不像女人的女人他都能喜欢,定然有着非比常人的毅力。

以前他没有以为父亲去世的时候,每天晚上做梦都会梦到一个高大伟岸的身影,手把手的教他药材知识,但偏偏每次醒来,都化为泡影。

所以此时,他很想出去找到自己的父亲,勇敢的告诉他他是他的儿子,可又觉得害怕。

妈妈说,他是个“严肃”的人。

当然,萧子痕却并不知道,宁明月也只是为了树立一个伟大的父亲形象。

萧子痕嘴里嘟囔着,心里又急又慌,时青炎与元翎可从没见过他这副模样,干脆义气的哪也不去,陪着他在这里呆了几个小时。

这外头,宁明月本以为那混小子是一时害怕、用不了多久就会出现,却没想到一向人小鬼大的儿子竟然藏了这么久!

她自然不会担心儿子有危险,毕竟儿子虽小,可这些年学的东西都与普通孩子不同,更何况身边还有元翎以及时青炎那两个小子,此时恐怕藏在哪里商量对策了。

这里是元家,三个小子飞不出去,早晚会冒出来。

一想到平日里那个故作老成的儿子刚刚的窘态,宁明月眉角含笑,乐不可支,此时偎在萧晋的怀里,又哭又笑,那神情却也可爱的紧。

时青墨很识相,自然不会前来打扰。

所以三个小家伙可怜巴巴的在阁楼呆了几个小时却依旧没人来寻,这元家对孩子随是极致宠爱,却又属于放养,从不刻意要求他们去学什么做什么,而几个孩子又懂事,所以向来自觉至极,如今在这阁楼呆的太久,不由都有些心虚起来。

“航哥哥交给我的任务还没做……”时青炎小声咕哝了一句,有些焦急。

时航的任务对于小孩子来说并不简单,一天要练几个小时的拳脚,因最近过年,家中孩子齐聚,时青炎多留到晚上在努力,可要是在这阁楼一直呆下去,今天的任务自然完不成了。

时航虽会惩罚他,但也不重,但时青炎从小便极为老实,答应的事情必然要做到,否则不用旁人指责他自己便会不安起来。

萧子痕也失落道:“我想爸爸了……”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父亲是圆是方他真的很好奇……

元翎一瞧二人这神色,小脸一正,难得多说了几个字:“回吧,萧叔叔要是惩罚你,我们一定会陪你的。”

“真的?”萧子痕依旧忐忑。

小孩子的心思很简单,前一秒想的复杂的事情,也许转眼之后便觉得没什么了不起,尤其是有兄弟陪着,胆子自然也大了很多,此时元翎又一点头,萧子痕也坚定了不少。

三人起身,这腿脚都有些酸麻,走起路来都古怪的很,相互搀着从阁楼中走了下去。

不过,这三人本以为面对的将是宁明月与萧晋的怒火,却没想到三人一下楼,便见宁明月笑颜盈盈的看着他们。

“臭小子。”宁明月看着儿子这担忧的样子,哭笑不得。

弱弱缩在宁明月身边,萧子痕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眼神不停的瞄着萧晋,只是没过几秒,萧晋俯身,伸手便将萧子痕抱了起来。

捏着这张酷似自己的小脸,萧晋笑道:“听说你对药材感兴趣?”

萧子痕对医术和毒术倒不是十分痴迷,只是尤其喜欢摆弄药材而已,因为萧晋的原因,宁明月也曾寻些小虫子让他研究,对此,萧子痕的兴趣明显很大。

萧子痕脸色红红,眼神闪烁,却又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不错,以后爸爸教你。”萧晋笑道。

此话一说,宁明月松了一口气,萧子痕那脸上写不尽的兴奋与期待,他本就是个孩子,对自己的父亲自然没有什么防备,一听他这么说,自然连忙问道:“真的?你会医术还是会毒术?”

“爸爸会蛊术。”萧晋道。

“蛊术?那是什么?”宁明月以前没说过,他自然不懂。

“蛊术和医术毒术一样,可以救人也可以害人,效果更神奇,但却也更废功夫,想不想学?”萧晋又道。

以前蛊门走了歪路,但也是逼于无奈,如今蛊门已经没了,但蛊王却有了新的,蛊门那些书籍他早就复制了一份存放起来,以后想要重振蛊门不是不行,只是要些时间罢了。

萧子痕想了想,“要学,爸爸教我!”

萧晋一听,心中不由高兴几分,整个人轻松许多。

没了蛊门那阴暗面,此时的萧晋看上去却与以往有着很大的不同,不再吝啬颜笑,儒雅的模样多了几分沉稳却并不阴郁的气质,就连后来走来庆贺的时青墨与元缙黎都忍不住赞叹几分。

父子之间的天性果然是难以抹灭,一大一小聊了几句之后,萧子痕眼里便多了很多崇拜。

他原本想着爸爸刚回家,要给他些面子才同意学蛊术的,可刚刚他开口问了一些药理药性,爸爸竟然全部回答了上来,那样子和墨姨回答问题时一样的轻松!

这才知道,原来以前妈妈说的都没错,他的爸爸真的是个很厉害的人,无所不知!

莫名对那还未清楚的蛊术都期待了起来。

不得不说,如今萧晋一回来,宁明月与萧子痕这母子俩都变了些。

尤其是萧子痕,以前以为父亲已死,在宁明月面前总是故作老成,小心翼翼不敢像普通孩子那般肆无忌惮,生怕惹了宁明月伤心,可如今,这一家三口聚在一起,萧子痕看上去才像个真正的孩子,在宁明月与萧晋身边闹腾个不停。

当晚,时青墨送走这温馨的一家子,心情好的很。

只是这第二天一早,却被元老爷子那一声中气十足的高声吵醒。

“简直混账!我宝贝曾孙子曾孙女都去哪了!”院子里早已乱成一团,元老爷子胡子气的直了,脸色铁青。

连忙起身出门一瞧,可几分钟,时青墨却连连收到两个短信。

瞪眼一瞧,有些无语,将手机递给老爷子随他落。

元老爷子翻开第一条短信,只见上头写着:“师父、师爹,徒弟带宝儿师妹回鹤山了,以后必会好生照顾。勿忧。”

老爷子嘴角抽抽着,左修尘,那个臭小子他知道,倒也是个人才,早就清楚他是自家曾孙女以后有可能是要嫁给左修尘的,倒也能接受,只是心疼宝儿小小年纪就要去鹤山“受苦”罢了……

再点开第二条……

瞬间,元老爷子真毛了!

“姬澈!毛老头子敢抢老子的宝贝曾孙!老子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时青墨眉角一挑,憋着笑。

那第二条短信是姬澈来的,上头写的是:“门主夫人,我毒门门主不思进取,整日缠绵温柔乡,本长老、实在灰心意冷,特准备调教少主继承衣钵,京城药材库里的宝贝本长老不准备要了,换少主一个,钱货两清,千万莫追!”

这些年姬澈老头积攒的药材被元缙黎抢了数次,这才倒好,自己送上来了,用来换元翎?也亏得他想的出来,这老顽童可真是越活胆子越大了。

不过时青墨并不担心元翎的危险,姬澈老头是百分百忠诚于毒门的,只会教导元翎并不会毁了他。

“你不担心?”时青墨抬头问道。

“什么时候将元霄也送出去?”元缙黎琢磨问道。

两个大的送走了,可家里还有个更难缠的小的呢!

“元缙黎!你要是敢将元霄也送出去,我给你没完!”元老爷子一听,连忙道,说完,生怕这时元霄已经被抢,连忙大步子回屋将元霄抱着不肯撒手。

元霄才几个月大,但可爱的紧,元老爷子生怕再一睁眼瞧不见曾孙子,狠狠瞪了元缙黎两眼,将人抱回自己的屋里,当天,派人将别墅周围围的水泄不通,一旦二人要碰孩子,元老爷子必然亲自在旁边盯着,那样子也实在是好笑。

元缙黎满意至极,没了熊孩子们分心,他自然有更多的时间与媳妇儿培养感情。

时青墨心宽,孩子有更多的人疼着没有什么不好,再说了,无论是鹤山、断魂岛还是元老爷子住的房子,她都可以随时前去,只是无奈的是,元缙黎太难搞定,为了决定时青墨每晚是躲在空间还是住在元家,夫妻俩更是不停过招,每天花样不停……

又两年后,在元缙黎各种狡猾进攻之下,时青墨又生下一个女儿,取名元贝贝。

而与此同时,宁明月却也怀了孕,整日祷告自己同样生下女儿以后能嫁给元翎或元霄,增加两家以后联姻的几率。

而让宁明月高兴的是,自从元贝贝出生之后,儿子往元家跑的次数明显增多了起来。

虽然小小的元贝贝从小看上去不如元宝儿那般聪慧,有些呆萌的样子,可却让宁明月满意的很,挺着大肚子也不嫌累,一旦儿子前去元家,便要巴巴的陪着,美其名曰与未来儿媳妇儿培养感情……

对于宁明月这个抢孩子的土匪,时青墨早已经习惯了。

另外,几个孩子虽然分在各地,但每个月都会聚一聚,感情依旧深厚,让时青墨彻底放心下来,而将那些符石差不多研究的透彻之后,也不在对着那些冷冰冰的东西,越珍惜与元缙黎之间的时光,比起以前,如今每日相互逗弄的脾气更像是年轻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