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xoo在线视频永久免费

窗外下起了暴雨,乌云密布。『樂『文『小『说|

“人寰美景”vip包厢内,灯光璀璨。

几个男人坐在沙发上。沙发是透明的,里面灌着水,水中不知撒了什么,看起来闪亮无比。水沙发软软的很有弹性,令人坐得很是舒适。

顾熙然坐在沙发正中间,后背深陷入沙发中,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的膝上,双腿距离适中,看起来优雅且自然。他一手拿着电子烟,放在唇边,一手揽着身旁那位妖娆女子的腰,女子笑意嫣然地坐在他身旁,紧挨着他。

顾熙然抽了一口烟,听着周围男人的讨论和笑声,他唇角笑意温尔,此时心里却没来由的多了几分烦躁。

外面下雨了……07在家,她应该不会出事。

但总还是不放心。

薄唇轻启,淡色的烟雾缓缓氤氲开来。烟雾迷茫中,隐约看到他扑朔迷离的神态。烟雾袅袅上升,长而细的烟在那修长白皙的指间,如此的淡然从容。他讳莫如深的眸中深遂无比,几分慵懒,闪烁着幽幽的光芒,如暗夜中令人窒息的美。

“最近港口查的严,我手上这批货就偷渡过去吧。”坐在最角落沙发上的男子,一边与女人亲昵着,一边笑道,“顾总意下如何?”

“三日之内能到我手上就好。”顾熙然道,声线平稳,波澜不惊。

“那是自然!”男人爽朗一笑,将身旁的女人搂过来,更贴近自己,低头吻了下去。

包厢内嘈杂一片,喝酒的喝酒,亲亲我我的也不少。

这间包厢内大多是生意上有来往的人,背地里都进行着不法交易,而顾熙然只属于获利方,虽不参与任何行动,但他在这交易网中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身侧那妖娆女子微笑着看他:“顾总不是不抽烟吗?怎么,有烦心事?”

顾熙然浅浅一笑,将烟放在桌上,那只放在女子腰上的手稍稍用力,女子便落入他怀中。

女子娇笑一声,象征性的推了推他:“顾总这是做什么?”

“太聪明的女人,可没男人喜欢。”他在她耳边低语,声音低沉,几分戏谑之意,具有蛊惑人心的魅力。

女子的笑容越发明媚,“顾总想要我聪明,我便聪明。”

在外人眼中,这两个人仿佛亲密无间,情意正浓。

“录音了?”他拿起盛着红酒的高脚杯,浅饮一口。

“当然。”女子莞尔一笑,双手缓缓攀上了他的肩,“顾总的话,我怎不会听。”

顾熙然微微颔首,“今日之事,麻烦你了。”

“不麻烦。对顾总有好处,就是对我有好处。”

二人的对话声音甚小,只有彼此能够听清。

窗外阴雨连绵,闪电交加。

雷声轰然炸响在天边,伴随着淅沥的暴雨。

——

“轰隆——”

雷声乍起。

07没什么反应,只是缓缓移动到门前,关上了门。

而南琛则躺在地毯上,身上是一只高大威猛的老虎,虎牙锐利,目露凶光。

它在……不停地舔她的脸。

南琛瞬间满头黑线,“停停停,你咋跑出来了啊?”

“南琛小姐,据资料分析,shaw害怕打雷,所以才会从密园中跑出来。”07在一旁很官方化的解释着。

“啊……好的,但是你能不能让它不要再舔我的脸了?”南琛推着这只名为“shaw”的老虎的脑袋,黑着脸道。

07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据情况分析,shaw应该是处于发情期……”

“闭嘴!”南琛忍无可忍的打断了它的奇葩回答,“你告诉我平时顾熙然是怎么做的!”

“主人一般会选择抚摸它的脑袋,但是shaw生性暴躁,若是不慎……”

还没等07说完,南琛就已经爬了起来,盘腿坐在地上,一把抱住shaw,摸了摸它的脑袋。

shaw一脸享受的蹭了蹭她,终于不再乱动了。

南琛伸手拿过07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脸,自己的心情已经无法言喻。

“帮我去冲好感冒药,要温水。”她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对07道。

07点点头,去准备了。

“别乱动。”南琛摸了摸shaw那毛茸茸的脑袋,她现在只感觉自己似乎在安抚一只撒娇的小猫:“听话,我不舒服,你可以在房子里待着,但记住不要乱跑。”

shaw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大概是明白了她的意思,觉得自己被嫌弃了,便很是高冷傲娇的甩了甩头。

南琛:“……你可以在我房间里待着。”

shaw立即一脸讨好的蹭了蹭她的脸,狗腿的样子令人咋舌。

南琛禁不住扶额,实在想不到顾熙然教育出来的宠物居然是这个样子的,她刚开始还以为他的宠物和他本人一样都是个死傲娇,却没想到是个这样……牛皮糖似的老虎。

想罢,她起身,就看到07将冲好的感冒药倒入玻璃杯中,慢悠悠的走过来,递给了她。

南琛道声谢,一饮而尽,将杯子递回给07,然后转身就往楼上走。

一会感冒药中的助眠成分也该生效了,她现在只想赶紧去睡觉。

shaw果然一路跟着她来到了房间内,倒是很乖的趴在地毯上,也不发出动静。

07将大宅的电源关上,周围陷入一片寂静,唯有窗外的大雨声隐隐约约的传来,增添了几分清净,让她的睡意越发的浓烈。

她睡前突然想起来泠风给她发邮件的事情,急忙打开手机,果然看到邮箱中有个未读邮件,点开一看,关于火奉山的各条路线以及地势特点都很详细。

南琛大体看了一遍,便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倒头就睡。困意侵袭入脑中,令她全身放空,一天的劳累让她身子有些酸软,因此她很快就入了梦境。

梦境中她也不得安稳,梦到一片鲜血淋漓中,她站在百人之中,双目空洞的看着脚下浑身鲜血的少女。

周围一片嘈杂,打骂声大笑声混迹在一起。

她突然缓缓蹲下身,颤抖着抱起那少女。

一行清泪从眸中涌出,她轻轻颤抖着,眸中的情愫几乎脆弱的快要碎裂。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怒吼,那人叫嚣着“去死吧”,将那铁棍横扫而来。

南琛瞪大眼睛,看着怀中的少女吃力地撑起身子,将她推开……

“不要!——”

她猛地睁开双眼,却发觉这不过是一场梦。

她从梦中惊醒,正平复着气息,却对上了一双阴冷血腥的眸子。

她的床头站着一个人,拿着刀子,准备刺下。

------题外话------

每日求收!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