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腰缓缓进入整根

这一刻,叶拂霜的心里顿时急切的期盼周末的到来。

到时候,骆伯伯究竟能不能告诉她一些什么的呢?

周末不快也不慢的如期到来,叶拂霜甚至没有给骆米米打过电话,就到超市买了点水果和糕点,直奔骆伯伯的家。直到快到骆伯伯家的时候,叶拂霜才给骆米米发了个短信,告诉她,自己“路过”他们家,“顺路”去看一看骆米米的父母。

骆伯伯和骆伯母都在家,但是骆米米和骆米米的哥哥骆铮铮都没有回来——他们各自都自己在外面住嗄。

进入到骆伯伯家,骆伯母很热情的招呼了叶拂霜,就到厨房去忙乎了。

叶拂霜谨慎的看了骆伯母一眼,才重新看向骆伯伯,却一时不知道要从何说起。

骆伯伯看叶拂霜的样子,似乎明白了什么,从沙发站起身笑着说道:“小霜,咱们到书房去谈吧。”

叶拂霜一听很是高兴,立刻点点头说道:“好呀。”

叶拂霜走了两步,忽然听了下来,说道:“等一下。”

骆伯伯回过身看了她一眼,有些不解。

却见叶拂霜对骆伯伯比了一个“嘘”的姿势,示意他不要说话,然后小心翼翼地摘下自己耳朵上的耳环,在抽出一张餐巾纸铺在桌上,把耳环轻轻的放在餐巾纸上,然后用餐巾纸把耳环包好,最后把耳环握在手里,然后才对骆伯伯说道:“好了,走吧。”

“这……”骆伯伯很是诧异地看着叶拂霜,不明白她这是干什么。

“他给我戴的定位器,说是平时不会打开,而且没有窃听功能,遇到紧急情况才会打开,而且说是由我才能打开。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把它封住的好。”叶拂霜解释道。

骆伯伯听毕,脸上掩饰不住的惊讶之色:“他有这么现先进的设备?”

“是。不过还没有投入商业化,是上次我被绑架之后,他担心我再出事,所以要我戴上的。”叶拂霜说道。

“他对你……倒是很上心。”骆伯伯意有所指的说道。

“……”叶拂霜一听,脸上不禁有些微红,喃喃的说道:“还……还不错吧。”

“呵呵呵~~”骆伯伯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一边呵呵的笑着,一边继续朝书房走去。

进入书房,骆伯伯正色道:“小霜,这一次来,一定是有什么事吧?”

叶拂霜点点头,面色有些凝重的说道:“是的。骆伯伯,我遇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想不太明白,是和我父母有关的,所以想过来问问您。”

“哦?”骆伯伯一听,很是奇怪,用眼神示意叶拂霜继续说下去。

于是叶拂霜把自己收到的那几封奇怪的电子邮件,以及自己的分析都一一说给骆伯伯听。

骆伯伯听完了之后,沉默了半晌都没有说话。

“骆伯伯,您知不知道,是否有这样的人,当年既认识我的父亲,也认识我的母亲,而且知道我父亲卧底的事?”叶拂霜看骆伯伯不说话,忍不住问道。

骆伯伯缓缓的摇了摇头:“应该没有。”

“真的没有?”叶拂霜有些不甘心的追问。

“嗯。”骆伯伯点点头道,“当年警方的确派出多路人马试图打入那个帮会内部,但是这些特勤人员都是从不同警队里抽调上来的,之前彼此一般并不认识,像我和你父亲事前就认识的只是少数例外情况。而且,为了人员的保密性,具体派了哪些人去,只有总局专司这个案子是指挥长才知道。后来计划进行到中途,为了避免自己人误伤,总部才制定了一套秘密接头暗语,供初步打入帮会外围的人员使用。据说还制定了另一套街头方案,供打入帮会内部的人员接头使用。而且,总局专案组指挥长曾命令接头后必须间隔一段时间才可以重新接头,不得频繁接触,以免引起怀疑。而当初最终打入帮会内部的,只有两个人,所以,有可能知道你父亲当年牺牲的详情的,也只能是他。其他的人马,因为打入时露出破绽,都被总局及时撤回了,并没有机会再接触到这个案子。而且,当年这个派出的人员,应该都不认识你的父亲,更不可能认识你的母亲。我之所以能知道这么多,其实也是有点偶然。”

“偶然?”叶拂霜有些惊讶。这种事,居然还是因为偶然?

“嗯。”骆伯伯点点头继续说道,“其实当初最初接到卧底任务时,我们彼此并不知道我们要执行同一个卧底任务。那时候,你骆伯母正生着病,我想拜托你父亲照顾一下你骆伯母,但是铮铮告诉我,每次来的都是你母亲。而我难得回来一次去你家时,你母亲告诉我,你父亲已经好久没有回家了,也不知道是接到了什么任务。我这才意识到,你父亲很可能也是被派去卧底了。再后来,我因为执行任务时不小心露出破绽,不得不撤回。撤回后,我发现你父亲还是一直没有回来,我看你和你母亲生活有些不方便,所以才力所能及的帮些小忙。但是我没想到,你父亲竟一直没有回来。

tang最后再得到你父亲的信息,竟是你父亲牺牲的消息。而我,被总局安排照顾你们母女的生活,礼物抚恤金的到位,一些特殊补助等等的,直到你成人为止。而我之所以被安排这个任务,就是因为我之前也参与过这个任务,并且事前认识你父亲。而这是个特殊的任务,总局之前从来没有安排过这样的任务。”

原来是这样。叶拂霜了然的点点头,但是还是忍不住问了一个问题:“您刚才不是说,成功打入帮会内部的有两个人吗?那另一个人是……”

骆伯伯喝了一杯茶继续说道:“那个人现在依然在警局任职,而且职位很高。他如果真的想要告诉你什么,他应该会直接找你,而不会是以你说的那种方式。”但是,毕竟是纪律有要求,他不能告诉叶拂霜那个人是谁。

“那,现在这个人,会是谁呢?”叶拂霜很是头疼的问道。

“这的确很是奇怪。我仔细想了又想,还是想不出会有这样一个人存在。或者……你就按照他说的,跟他见上一面?”骆伯伯说道。

叶拂霜摇了摇头,皱着眉头说道:“这样做的风险很大,因为我现在出门是有保镖跟着的。今天之所以要到您家里来,就是为了不让保镖听到我们之间的谈话。如果我约他出来,那一定会被庭……被他知道的。那样的话,我就会背上背叛他的罪名。他不会放过我的。”

“也是。”骆伯伯点点头,有些感慨地说道,“是我考虑不周。还是你心思细密……这一点,真的很像你父亲。要不然,当初派出去的那么多路人马,就只有你父亲和另外一个人最终打入。可是没想到……”骆伯伯说道这里,又有些说不下去了。

“骆伯伯,都过去了。”叶拂霜轻声道。

“嗯。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骆伯伯转移话题问道。

“不知道。我是想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但是又不知道要怎么做,毕竟,就算是风家的人害死了我爸爸,但是我宁愿相信当年年仅15岁的他会曾参与其中。上一代的恩怨,就不要延续到这一代来了。毕竟……他现在对我,其实挺好的,我……我没有办法做出对他不利的事情来。”叶拂霜低下头绞着自己的手指说道。

“小霜……你……爱上他了吗?”骆伯伯看着叶拂霜,忽然问道。

爱?叶拂霜听到骆伯伯这个问题,心中一惊。但是只过了几秒,她就缓缓的摇摇头说道:“不,没有,或许只是有点喜欢他。他不是我应该爱的人。我们之间的关系,不会维持很久的。”叶拂霜说着,眼中闪过一抹难以掩饰的无奈和哀伤。

“但是,他这样对我,我总不能暗中做出对他不利的事情来。如果爸爸当年卧底的那个帮会,真的就是风家的白龙帮,那如果说风家的人害死了我爸爸,那他的父亲,乃至他的帮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又何尝不是因为我爸爸而消亡的呢?所以,上一代的恩怨,有时候是很难说清的。还是不要在延续了。武侠小说里说的‘冤冤相报何时了’,其实真的是这样的。我只希望,上一辈已逝的人能安息,这一辈的人能平安快乐的度过。”叶拂霜幽幽的说道。

“小霜……”骆伯伯看着叶拂霜的样子,心中说不出的怜惜。这个可怜而坚强的孩子。

“我没事。今天来,您告诉我这些,我心里也多了几分底。谢谢您。回去我就守株待兔,看那个写信的人还会有身动作的。”叶拂霜故作轻松的笑道。

“也好。但是你一定要多加小心。切记不可泄露你父亲的事情。当年你父亲卧底的那个帮会到底是不是就是风家的白龙帮还不得而知的。你千万不可掉以轻心。”骆伯伯不放心的叮嘱道。

“嗯。我会的。”叶拂霜认真的点点头。

正在此时,书房外,从客厅传来的一个清脆声音:“霜霜,你居然来得比我还早!”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