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下面秒湿的小黄书

吃过了饭楚北冥依旧没有走,他跟绿柳一起出去了,应该是去谈事,可就像要刻意的避开吉祥一样。品 书 网.  .

吉祥的手伤了,更无心收拾了,洗干净了手就让吉乐去收拾厨房,自己出去找那两个偷偷摸摸的男人去了。

看到她靠近,二人默契的同时闭上了嘴。

“行了,有什么可瞒着的,这个时候还瞒着我有什么意义?”吉祥靠近他们,眼睛却盯着楚北冥瞧。

楚北冥被她瞧得有些心虚,幸好绿柳站了出来,“没什么事儿瞒着,属下只是跟四少爷说些无关紧要的事儿,主子既然想从晋城回来,必然也知道晋城的情况,肯定是做好了万全之策的,您别担心了。”

楚北冥也不知道怎么了,明明觉得自己不是个坏人,可有时候看到吉祥就忍不住变的坏,就想跟她对着干,“绿柳,真实的情况你比我心知肚明,既然她要知道真相,你又何必安慰她。”

“四少爷?”绿柳瞪他,这个火上浇油的四少爷,怎么就会添乱。

“吼什么吼,”楚北冥有恃无恐,绿柳的警告对他丝毫作用不起,他天不怕地不怕,会怕一个小侍卫的警告就怪了,“你是怕她去送死吗?那我三哥呢?你不会不知道三哥对我,对整个楚家,对东黎的重要吧?”

楚北冥此时的眸光深沉的可怕,这个时候他是矛盾的,他想说在他心里,楚南山的命比这个小丫头的命重要百倍千倍万倍,可他却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这件事的确可以瞒着她不让她知道,可他偏偏又想让她知道,说不上为什么,图一时快乐吗?可他并不快乐。

绿柳攥紧了拳头,咯吱咯吱的响,“属下不敢,属下答应过主子,绝不会让王妃有任何危险,什么时候都不可以!”

楚北冥笑了,笑得有些凄凉,不知是不是眼花了,吉祥好像看到有一滴晶莹滑过楚北冥的狭长的眼角。

这一刻他的心是痛的,悲哀的,如万虫在啃噬,这种滋味就算爱过的人也未必能够体会一二,他从未真正的动过情,偏偏刚刚动了心,他最爱的两个人相爱了,老天对他好像也太不公平了。

他不怒不争,可到头来他失去的更多。

楚北冥的样子看的让人心疼,就像每天在你眼前嘻嘻哈哈笑闹的人突然留着泪出现在你面前,默默无语凝噎,让你很想拥他入怀。

“楚北冥,谢谢你告诉我这一切,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呢?是你最敬重的三哥身陷险境与我有关,还是她抢走了三哥的疼爱,还是她没办法给与他想要的东西,事情太复杂,大家都想做个鸵鸟,埋着头不去想。

“如果你要跟我三哥在一起,我希望你能做的不是等着被他保护。”如果需要你只能被保护,那样最适合她的人不是三哥。

楚南山无疑是强大的男人,可强大的男人身后的危险才更多。

“我可以……”

“行了,我三哥的事儿有我呢,我跟绿柳会去晋城,红酥和那个大块头就留给你了!你的那几根针还是等着绣你的红嫁衣吧,准备好吃的,等着小爷们回来!”

一提到针,绿柳就想到了那两具尸体,还有变成瘸子的曾雅兰。

吉祥忽然走近楚北冥,二人之间的距离很近,近到楚北冥怕吉祥听到自己的慌乱的心跳声。

楚北冥不适的有些脸红了,他早就习惯了各种不受控制的场面,而他习惯了伪装,把自己真实的情绪藏起来。

“你靠我这么近干嘛?”楚北冥的眼神一直在闪烁,不敢看吉祥也不敢去看绿柳。

吉祥淡淡一笑,“你刚说我不能被你三哥保护,可现在你呢?”不让她去,还不是在保护她,认为她不可以。

吉祥后退了一步,退离了让楚北冥感到危险的距离。

楚北冥不爽的跳脚,“喂,小狐狸,你不能去晋城,你去了万一被人剥了皮变成衣服怎么办,万一被哪个女人穿上了,小爷我还得去扒人家衣服,害我一世英名尽毁,不行,不行,你不能去!”楚北冥被吉祥看穿了心思后,完全不顾形象的大吼,在吉祥看来,他就想个任性的孩子。

吉祥走了几步,再回头已是笑靥如花,“你还是先把玉佩摘下来,那已经是小乐的了!”

这什么跟什么啊?完全说的驴唇不对马嘴,绿柳听的一个头两个大。

这个时候吉祥还能有这样绚烂的笑容,真是让人有些看不透了。

吉祥想要恶补一下关于晋城的情况,便没有直接跟绿柳回去。

“属下已经派人去打探了,消息还没有……”

“禀告柳护卫,属下回来了!”黑衣人行色匆匆,带来了一路的风尘,飞奔而至。

跪在绿柳面前,身子摇晃着一头栽在地上。

这人一路用轻功,内力耗尽,拼尽了所有力气才不至于倒在半路上。

绿柳让他起来说话,“晋城的情况如何?主子人到了哪里?”

来人已经知道吉祥的身份,对她没有任何的避讳,便一五一十的把打探到的消息说了出来。

“属下探到,晋城已经三日前就做了部署,江沅鹤这次似乎是下了杀意,水路和陆路严防死守,都有江沅鹤的人,主子要想从晋城取道,只怕会有麻烦。”

他说的是麻烦而不是凶险,是因为主子不是一般人,他不是那种莽撞的人,他既然要从晋城而过,就一定有他的打算,可要说一点儿危险都没有,这话他也不敢说。

楚南山是厉害不错,可万一那北戎太子破釜沉舟,使出什么阴险手段的话,只怕主子也不能全身而退。

吉祥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要去深究政治问题,她只想围着她的锅台打转转,用锅铲和调料翻炒出一道美味的菜肴来,可世事难料,现在她不得不站在风口浪尖上,去想,想不明白就拼命想,直到想通了为止。

吉祥沉默了良久,忽然插嘴问道:“北戎境内是否有巨变?”

绿柳不得不佩服吉祥敏锐的洞察力,替那个暗卫答道:“江沅鹤得了他老爹的猜忌,这也许就是他滞留在晋城的原因。”

“父子相争,得力的那一方是否得到了你家主子的助力?不然江沅鹤也不会狗急跳墙非要取你家主子的性命吧?”

绿柳抿了下唇,“朝廷之事,主子自有绝对,只是江沅鹤此人心胸狭窄,阴险狡诈不配做一国之君,若他登基,我东黎只怕会后患无穷。”

吉祥明白他说的,若是江沅鹤登基为帝,只怕东黎北冥的战事会再起,到时候两国百姓又会陷于水深火热之中。

她只想到了其一,至于楚南山的另一个打算,她没有猜出。

绿柳挥手遣退那个暗卫,情况紧急,绿柳才会派他去打探消息,不然这些暗卫是断然不敢离开的,楚南山知道了曾雅兰的事儿,临回来前下了死令,不准离开吉祥半步,违者军法处置。

楚北冥这时已经回来了,玉骨扇已经在手,绿柳看了看他,道:“吉祥姑娘,我这就要去一趟晋城了!”

吉祥瞪了眼楚北冥,语气坚定的道:“我也跟你们一起去,今晚就走!”

绿柳拒绝的话在对上吉祥那双眼睛时,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之后看了眼楚北冥,见他微微点头,这才点头。

其实她要去没人能拦得住,可获得他们的同意,对吉祥来说这也算是一种认可,“你家主子什么时候到?”

说到这个绿柳就有些为难了,“晋城临海,虽然是冬天,可水路依旧可以走,主子只说明日傍晚会到,可是陆路还是水路属下不知,不过你不用担心,主子定然会有万全之策的。”

明天傍晚到晋城,连夜就能到家,他这是拼了命也要跟自己过除夕啊,傻瓜,要不是这个时候不适合眼泪,否则她一定会哭的。

“我们这就启程吧,留下红酥和苍鹰还有一半的暗卫守在家里,我收拾下东西跟小乐和小三儿说一声就走!”

她要去见他,一刻也不能等。

“四少爷,您怎么就同意她去了呢?”

楚北冥冷哼,“说的就跟你没同意一样!”

绿柳不说话了,他其实也是默认的,刚刚楚北冥那一个点头,他就松口了。

“你那是什么眼神,我可告诉你我三哥要是责怪下来我可不替你扛着?”切,反正刚才他没说话,这事儿甭想往他身上推。

吉祥回家后跟红酥和弟妹交代了一些家里的事儿,红酥是个有谱的,家里交给她吉祥也放心,她虽然很想跟着去,可也知道家里不能没人守着。

苍鹰这人光有一身蛮力,动脑子的事儿可就差得远了。

“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我们几个只是去助他,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他那个人不需要任何人去救的!”

红酥点头。

吉乐和吉安也感到了事态的眼中,站在门口也知晓了吉祥的打算,吉安有些害怕,“大姐,你会回来的对吧?你不会不要我们的对吧?”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