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校花的呻呤

巴雷托船长的船队在遭遇台风后,有一艘船被吹到了耽罗岛南部沿海(济州岛)在海岸边搁浅后,船上人员被耽罗岛中华军搭救上岸。 另一艘“幸运号”则被吹到了朝鲜庆尚道的巨济岛西南海岸搁浅,实际上与当时漂泊在加德岛南岸洛东江口外的“幸福号”相距只有不到100里的直线距离。不过,当时这两艘船上的乘客不可能知道这事。

幸运号上乘坐的就是李纪功等100多名学生军及琉球民兵团的100多人。他们想尽办法也没能把幸运号弄下水,只好弃船登陆。自然,他们没有忘记把船上的武器弹药搬下来,只是那些巴雷托船长的货物是没办法处理了。

此时的巨济岛上没多少居民,只有千余朝鲜渔民、农民住在岛中部的巨济镇上,生活非常穷困。岛上有几名朝鲜官员,所担任的是那种类似大明朝无品级收税小吏一样的职位。

幸运号的乘客们登陆后,很快就遇到了一群正在收割庄稼的朝鲜农民,在这帮农民大惊失色并且发呆之际,学生军和水手们包围了这群农民,把他们都抓了起来。

幸运号的船长是漳州人,常年跑日本-台湾航线,对这条航线周边的地方还是有所了解的。他们现在能够从这帮农民的装束和语言中判断出:这里是朝鲜国的地方。但是,具体是在什么地方,由于幸运号上没有人懂朝鲜话,这群倒霉的朝鲜农民也没有人能听懂汉话,所以船长无法判断。

李纪功和学生军们主张直接冲到人口聚集的居民点去,在那里一定能找到人带路。幸运号的船长有点犹豫,因为朝鲜国发生了反中华军政变,这件事大家都知道。万一在这里遇上朝鲜军队,那就会有大麻烦了。

“会有什么麻烦?我们是中华军!”李纪功冷冷一笑,转头大声地对自己弟兄们喊道:“弟兄们,谁要跟我来?”说着,领头沿着大道往前跑去。

学生军们齐声呐喊一声“杀!”,然后一起跟着实习中尉李纪功冲了过去。幸运号的船长与船员们、琉球民兵们面面相觑之后,只得叹着气跟着学生军冲了下去。大道尽头就是巨济镇,居住在此的毫无防备的数千朝鲜人,在当晚成了幸运号乘客们的俘虏。他们很幸运,这里有一名朝鲜税官以及几名商人懂一些汉语。

汉语作为当时朝鲜王国统治阶层的官方书面用语,基本上在朝鲜只要能找到官员,就能找到懂汉语的人了。

由此,李纪功等幸运号的200多名乘客们占领了巨济岛的行政中心,也知道了他们所处的具体方位:朝鲜国庆尚道巨济岛上,距离东北方向的釜山港不到100里。最重要的是:釜山港依旧在中华军控制下。

第二天,幸运号的乘客们在巨济镇码头搜罗了岛上所有的三十多艘渔船,并让十余名巨济岛渔民带路去釜山港。

于是,巴雷托船长的船队乘客们大部分在釜山港汇合了。中华军校学生军第一营的人员也大部聚齐,只有十余人受伤而已。

……

朝鲜水军的海路突袭失败后,周边的各路义兵却在日益增加数量。在幸福号视力超级的瞭望水手眼中,不断有成群结队的朝鲜人向釜山周边地区聚集。

釜山中华军特遣队主管金宇华与赵逸、尹斌、李纪功、巴雷托船长一齐在釜山中华商馆的最高处-瞭望塔上观看敌情。所谓釜山中华商馆,实际上是座尚未完工的五边形多棱堡要塞建筑,只有面对城北、城西的两面已经建成了炮台和棱堡。

“眼下,这城外有多少朝鲜人了?”赵逸问道。

金宇华上尉很郁闷地说道:“按你们那个千里眼的观察,城北西两面估计聚集了八万之多的朝鲜人。而且,每日还有更多的朝鲜人在往这里赶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全罗道、庆尚道的叛匪已经溃散了吗?”巴雷托十分担心地问道:“这么多的人,要是攻城的话,我们的弹药够吗?”

金宇华苦笑:“弹药再多,可也抵不住他们人多。釜山守军加上你们学生军总计1300人,一旦面临朝鲜叛匪的全面攻击,根本无法分兵把守所有地方。”他指着城外乱哄哄的朝鲜人营地说道:“如今看来,不仅仅是全罗道和庆尚道的叛匪来了,还有更北面一些地方的朝鲜官兵赶来了。”

“城内朝鲜人状况如何?”赵逸问道。

“这里的老百姓多半与我们关系尚可。可是,万一局势变化,他们未必会继续保持现状。”

尹斌这些天状态已经有所恢复,此时正举着望远镜看着城外的情况。忽然,他说道:“请问金上尉,这打着‘平山府使李’旗号的,究竟是何人?”

金宇华皱起眉头道:“什么?大……公子,你在哪里看到的?”他赶紧拿起望远镜观察起来。“果然,确实是平山府使李,这支军队人数可不少,这是李贵……不对啊,怎么会是他?”

学生军的头目们一齐看着金上尉,等着他的下文。金宇华放下望远镜,想了想说道:“如果军情部的通报没有错的话,此次朝鲜国政变的主使人之一,就是这位平山府使李贵。”

李贵,朝鲜国朋党之争中所谓西人党当下的领袖,是年已经七十岁,本贯延安,字玉汝,号默斋,1583年任职小文官,反对当时的东西党派斗争。1592年壬辰倭乱时组建了义军,效力于黄廷彧的军队,参与了平壤之战。后帮助李如松、柳成龙的联军收复了首都汉城。1603年考中科举历任刑曹佐郎、安山郡守、良才道察访、白川郡守。1616年出任肃川府使,不久遭弹劾流放到了伊川地区。1619年被释放后,于1622年出任平山府使,并结交了许多西人党人员。李贵与另一位西人党领袖金鎏在中华军进入朝鲜后,就开始策划政变。当李贵成为平山府使之后,就按照原来的计划,引申景禛为中军,率领军队直扑京城。不料此事败露,幸得金自点和沈器远相助,才阻挡了光海君的军队。长瑞府使的李曙也起兵相应。支持西人党的各地反正军队汇集于京城,公推在军中有极高声望的兵使李适为大将军,进攻王宫。与此同时,金自点也护送绫阳君到了军中。在西人党军队的直逼之下,光海君被迫逃出王宫。绫阳君派了金自点和李时昉营救了仁穆大妃。在得到仁穆大妃的认可之下,李贵等人率领军队追击光海君。光海君以及大北派的军队抵挡不住,全部被俘虏。

本来,李贵应该能升任执政-相当于宰相,但是一旦得到政权,数月前还能团结一致打击政敌的西人党,在面临中华军反攻的情况下,竟立刻就开始了内讧分裂,围绕着权位开始争夺不休。西人党的主要成员李贵、金鎏、申景禛等人,都是下层的文武官员,他们是不可能也没有能力立时之间就坐上一品大员的位置。比如,西人党的核心人物李贵只出任了吏曹参判,他甚至连六曹第一位的官职“判书”都做不到,只能屈居第二位的官职“参判”。

另一位西人党领袖金鎏由于与新君关系不错,由此抢了六部第一位的礼曹判书位置。李贵虽然还是拥有不少权力,但是心中对金鎏极其支持者愤恨不已。南人党的首领李元翼担任了领议政,通信使吴允谦出任大司宪。……

“……本部已有一个月没有北线第五师的战况消息了,颜将军是否已经攻占汉城,我也不清楚。但是,李贵此人刚刚执掌大权,按理不该离开中枢……如今他却出现在釜山城外,这是怎么回事?”

介绍完朝鲜政变局势,金上尉摇头皱眉,苦恼不已。这时,赵逸却是已经想明白了,面露喜色道:“这是个好消息!”

“逸哥,你是说,第五师已经攻占汉城?”尹斌立刻想到了关键点。

“英仔,我觉得朝鲜国政变的主要策划者在釜山港出现,除了第五师已经攻占了汉城以外,也有可能是朝鲜国新国主南下了。”

尹斌立刻接上说道:“也就是说,朝鲜国主打算出海南逃?要从釜山出海吗?那我们可就危险了。”

金宇华上尉对于几名学生军少年实习军官的判断能力,并不是很相信。他派出了自己的传令兵去找来了几名朝鲜人—与中华军合作的朝鲜“带路党”分子,然后命令他们在晚间潜出城去打探消息。

打发走了朝鲜探子后,他回头对几名少年实习军官说道:“方才传令兵来报,蔚山的外籍军团有消息了:他们被包围在蔚山山城内,快要弹尽粮绝了。”

“不会是被困岛山山城了吧?”战史课成绩很好的中华军军校步军指挥科的尹斌同学大声叹息道:“这一下,他们是自寻死路了!不出十天,他们就会被活活渴死的!”

蔚山的山城,这是万历二十六年中朝日蔚山激战的地方。筑城的所在地岛山是位于蔚山平原太和江边的一座仅高50米的小山,此城又被称为甑城、新城、新鹤城、鹤城、岛山城。当年倭人修筑此城时,内城高15米,用石头垒成,附以本丸及二之丸三之丸。外城为在本城外所垒起的土丘,传说为新罗时期修筑,其上立以松树,三重木栅。

----------

不好意思,年底工作忙,更新无法保证,请见谅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