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清秋洛冰河道具PLAY

在回国的飞机上,她紧紧的『摸』着怀里的怀表,贴在心口那处,仿佛能跟着一起跳动。[tt小说下载 www>

下了飞机,她的部下小可的车已经在等了。

“王警司和刘处长都在等您。。。”上车时,小可便对她说道。

思涵想应该是有大案子,不然不会这么着急的召她回来。

一回警察总部,她直接进了会议室。[

“凌玥,你回来了正好,现在有一起很重要的案子,需要你来接收。”在门口,王警司已经正门口等她。

王警司给了她一堆资料,她边看资料边进去,里面已经开始放幻灯片。这次涉及的是一个东南亚的大毒枭来恩斯,来香港跟香港本地社团有一个极大的交易。

“这是刚坐上香港最大社团义和堂的话事人慕容萧,慕容萧是原来东派海东青的头号打手,出了名的笑面虎,下手快狠准。就上个月,海东青走私k粉,冰~毒等高纯度的毒品被落案起诉,检方起诉得直,海东青判了终身监禁。没想到海东青一死,就由这个慕容萧却坐上了义和堂的话事人。我们得到情报,这次和东南亚大毒枭的交易,会慕容萧亲自动手。所以这次一定要人脏并祸,不仅要擒获来恩斯,同时将义和堂一网打尽,给他们致命的一击。

她看着这个慕容萧,这个男人何时何地都穿着一袭黑『色』的风衣,戴着一副黑『色』的眼镜,嘴角似笑非笑,可那么一笑,却『露』出一对酒窝。

她心头一跳,莫名的有种熟悉感。

“凌玥,这次行动由你负责。”王警司转头对她说道。

“是,王sir。”她站起了回道,目光却还是落在幻灯片上的男人照片上。

“你刚回来,先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王sir拍拍她的肩说道。

“是,王sir。”

她的行礼还在小可的车上,她召集了她这一队的人开会,先联络线人看有什么消息,又派人先盯着慕容萧有什么动劲儿,自己才回去洗澡换衣服。

洗澡的时候,怀抱从她的衣服里滑出来。她『摸』着怀表沉思了几秒,又重新戴好了,开车去换同事的班。

等她到了慕容萧别墅外面,另一组的同事已经在守着了。

“madam,慕容萧九点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其间,她的手下出来扔了一下垃圾,就走了。”下属来汇报道。

“你们回去休息吧!我在这儿守着就行。”她坐上车,对他们说道。

手下点了点头,便开车走了。

她和小可一组,小可无聊的很,要放音乐。她转头看了人一眼,小可忙住了手,专心关注别墅的动劲。

此时,一个穿着黑衣的小弟竟朝他们走了过来,她警觉的手放到腰上,但是那人直接过来,敲了他们的车窗。

“madam,我们老大想请你喝一杯,不知道madam赏不赏脸?”那小弟笑的坏坏的对她说道。

小可马上正襟危坐,正要说话,谁知道她道:“好。”[

“madam?”小哥很不可思议的看着思涵,没想到她会同意。

“你在这儿吧!我去去就来。”她安抚的看了眼小可,便看着那小弟进去。

这是一栋花园别墅,一路进去时是一个极大的游泳池。饶过了游泳池,便是别墅的大门了。小弟先把门开了,指了指正对着的那张门:“madam,萧哥就在里面等你。”萧哥吩咐他们,请人进来就可以走了。虽然也会担心,但是萧哥说的话,他们不敢不听,只得走了。

她自然没有放下警惕,她对这个人极是好奇,好像在哪里见过?而且从看到他的照顾的那种奇异感受,让她没办法不去见他一面。

等她走进去时,房间只开着昏黄的灯光,她顺着光线而去,全看到一个男人的身影站在窗前。

“madam凌,香港警察大学毕业,28岁,年纪轻轻已经是高级督察,真不简单。”他缓缓的转过身,对她笑道。

她心脏一跳:“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madam记忆可真差,我的档案难道没有在你们警方备案么?再说,去年madam带人扫我们的场子都不知道扫了多少回,我们自然见过,madam这么快不记得了吗?”他一步步朝她走近,嘴角似笑非笑,昏暗的灯光下他的眼神更加深黯『迷』人。

他这么一说,她好像真的见过?只是她的记忆里,平白多了几十年的记忆,再回来自然有很多人和事都模糊了。

“madam刚从国外回来,就这么马不停蹄的抓贼,你不累吗?”他说着,给她倒了杯酒,“来,喝杯酒,这酒度数极轻,女孩子喝了有好处。。。”

她犹豫着要不要接下酒杯,更重要的是,这个男人竟然知道她的行踪,知道她刚从国外回来。他似乎对他们出现也不意外,这个男人太可怕了,他会不会连他们的计划都知道了。

若是这样,就说明他在警队有卧底,想想这个可能,生生令人后怕。

“怎么,你怕了么?怕我在酒里放『药』,不敢喝?”他说着,也给自己倒了点, 先一饮而尽。

她鬼使神差的拿过了酒杯,看着他的眼睛放到唇边饮了一口。

“madam凌,你太大意了,我可是你要监视的对象,你居然喝我的酒。”他将酒杯放在一旁,突然一手放到了她的腰上,“madam是有名道上的女魔头,出了名的谨慎,这可不像你。”

他一拥上她,前所未有的气息袭来,她竟有些呼吸困难。光线是如此的昏暗,他却笑了,白『色』的牙齿特别的闪眼,而且她还看到他浅浅的酒窝。就是这样的酒窝,让她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你是谁?”她听到自己问。

“madam不应该对我是谁更清楚么?”他暧昧的在她耳边吐气,手突然滑到了她的颈边,修长的指尖儿挑出了一根细线,那个怀表就从她的颈边滑了出来,“好特别的怀表,我可不可以看一看呢?”

没有等她回答,他已经挑出了怀表,找开一看,里面是一男一女的照片。

“这应该是个古董,madam你的表已经不走了,为什么带戴着?”她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这对我来说是极重要的东西。。。”

“有多重要?”他的唇落到了她的唇角边。轻声问。

“不关你的事。。。你放开,『性』『骚』扰警察罪名可不轻。。。”她颤抖着声音说道,连她自己听着都觉得没有说服力。[

“自然是关我的事儿,乖宝儿,连我都不记得了吗?”他像是要极快的吻上她,却始终没有吻,只低语。

她如遭雷击,僵在当场怔怔的看他:“你说什么。。。”

“我说过,若有来世,我定来寻你,而你不许忘了我,你可记得?”他的笑意更深,眼睛闪闪发亮,更是动人。

她的身体一软,却下意识的抓住他的衣襟:“真的是你,竟是你。。。”

“是我。。。”他浅笑,“我一直在等着你,一直在等。。。”

“真的是你。。。”她紧紧的盯着这个男人,“你没有骗我。。。”

“记得这个时间吗?”他看着表中的那个时间,“这个时间是你离开我的时间,我一直带在身上。”

眼泪还是没控制得住涌出来,她环紧了这个男人:“我也在寻你,我回了辽州,我还去了加拿大,我。。。”

“我知道。。。你醒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他拥着她,“我在等你回来。。。”

“你知道?”她疑『惑』极了,更是不明白,“你也是穿越过来的。。。”

“我五年前就穿越过来了,醒来的时候就在这个身体里。”他拉她到一旁坐下,“那时我还记着了你,你从警校毕业没多久,跟来扫我们的场子。我看到你的警察牌上的名字,你叫凌玥,我便知道是你。”

她哪里会有印象,只是五年前他就穿过来了,而她才刚过来,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可是又一想,她在民国过了几十年,再回来不过是一个月而已。

“那个时候我并不认得你。。。”

“我知道的。。。”他道,“那个时候我也有很多事情要做,我想你可能还没有回到过去。”

她完全无法想像,他已经过来了,而且认识了她。而她,竟完全不知道。

“直到一个月前,我听说你受伤住院,一直没有醒来。我便想,兴许等你再醒来,便会认得我了。”

“谁知道刚听说你醒来了,马上你就走了。乖宝儿,你让我好等。”说罢,他终于吻上了她的唇。

她怎么会想到,自己会在这么快的时间就碰到他呢!她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他的吻上来时,她真真的尝到了熟悉的味道。他们在另一个时空相濡以沫,即使换了名字,换了身体,却还是能很快的找到对方。

他吻的越来越深,手探到腰间,要把她塞在裤里的衬衫摞起来。她猛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抓住他的手,艰难的脱离他的吻:“你怎么会变得黑帮话事人,你说清楚,究竟怎么回事呢?”

“乖宝儿,你可真扫兴。”他叹息一声。

“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我不相信你会做犯法的事情。。。”她混『乱』的很,他们的身份对立,可是她好不容易才寻到他,她不要失去他。

“我现在的身份的确是义和堂的话事人,不会改变。”他说着咬了咬她的耳朵。

“你。。。”她被他挑的心『乱』『乱』的,一方面想到和他竟成了对立,心里难受的紧。一方面又担心他的处境,他一穿越过来就是黑社会混混,这也容不得他选择。

“你说,现在怎么办才好?”他似乎有些期待的看着她般,想知道她会怎么选择?

要她亲手逮捕他吗?她做不到,她更不能忍受。要他放弃现在所有的,不是想放弃那么简单的。她低声道:“那你等我,我回去便辞职,你要做坏人,这次我只好陪你做坏人了。。。”

他听着竟是笑了,紧紧的环着她:“傻丫头,我怎么忍心你陪着我做坏人呢?你喜欢做警察,便做好了。为了你,我会努力的让自己变成一个不那么坏的人?”

“什么意思?” 思涵竟好一会儿都没明白。

“你们不是要抓毒枭吗?”他挑挑眉,反问。

“是你放的消息给警方?”她马上想到这一点,说道。

他眨了一下眼睛:“这次,我让你立个大功,好不好?”他这么说着,还很专心的终于把她的衣服从裤腰里摞了出来,手探了她的腰间,一寸寸的往上滑去。

“我没想立大功,可是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很危险。。。”她还是心不在嫣,还要忙着拉开他的手。这副身子还生涩的很,可是她的灵魂已经太熟悉这个男人,身子颤颤的,竟有了反应。

“就小小的一个义和堂,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乖宝儿,你相信我就好。我一定让你们得到想要的。”他的手是越发的不规矩了,握住了软软的一团『揉』着,呼吸也跟着粗重起来。

“别闹。。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她从男人的眼眸中读出了情~欲,小可还在外面了,而且他是贼她是兵,能在这个时候干坏事儿吗?

“我是故意的,来,叫几声试试。。。”他就是要碰碰她,甚至想现在就要了她。

“你说什么。。。”她还没弄明白,他的吻又堵了上来,一手将她的衣服撕开。

“乖宝儿,我要你,我可真想你。。。”

“等一下。。。你敢动女警,你疯了吗?”

“我有什么不敢动的,你本来就是我的,来叫一声来听听。。。”他说着,用力的在她胸上捏了一把。

她真的呀的叫了一声,叫完之后脸更红了。

“不可以这样,等事情结束之后,我们再。。。”她被他吻的越发的晕呼,手还是不忘记挣扎。

“别担心,只要我们在一起,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好了,乖宝儿,再叫一声。”他说着,真的就把她的小裤裤脱了。

她又是叫了一声,最后还是缠到了一起。他做足了前戏,偶尔动作是重了,大多还是温柔的,极照顾她的感觉。等她彻底的湿的透了,他才缓的进去。他进去的时候,她虽然疼的很,却已经放弃了挣扎,四肢紧紧的缠着他。他们的汗水交缠在一起,缠绕缠绵。就这一刻,四目相对,谁也不愿移动,仿佛等了太久太久 ,就为了这一刻。

他在她的身上,两个人身上还有衣服呢,她的小脸红扑扑的,头发粘湿的粘在身上,那般的妩媚那般的动人,跟他梦中的涵儿一模一样。

她也笑了,他在她身上的时候,她始终睁着眼睛看他。再也没有比这一刻更美好的。。。

事后,她还是必须要走了,她穿好了衣服,整理好自己:“你小心一点。。。”

“放心。。。”他亲亲她的脸颊。

她这才出去,此时的她脸是红扑扑的,衣服微微也有些皱了。

“madam,发生什么事?你怎么这么久才出来?”小可在外面急坏了,几次都想要冲进去。可是madam让他在外面看碰上,他哪儿都不敢去。

“我没事。。。”

真的没事吗?不知是不是小可错觉,他看到madam的脖子上竟有红红的印迹。

可是madam能和那个慕容萧有什么关系呢?他又觉得不可能,于是坐回了车上。

一个星期后,警方便公布了捕获在东南亚一带让人闻风丧胆的大毒枭来恩斯。这个消息公布时,她已经和某人在地中海游艇上度假去了。

“你这个黑社会老大要一直做下去吗?”她还是担心他,他还坚持让她做警察,她自己也喜欢。

“当然不是。。。现在的黑帮跟以前不一样了,不需要打打杀杀,我现在也是尊纪守法的公民。再说,我们这样不也挺好的吗?”

“这是挺好的吗?”她不满,表面上他们身份还是对立的好吗?

“你有什么要查的案子,我都可以配合来协助调查,看我现在,多配合。”说着,他压倒了她。在白『色』的甲板上,碧海蓝天,只听到一怕惊呼声,他们缠到了一处。

一个义和堂对他来说,玩在手中其实是极简单的事情。没过几年,他一点点的洗白,将以前任留下的见不得光的都漂了个干净。

这个世界并不是只有黑就是白,还有灰『色』地带,警察对这样的地带更是睁只眼闭只眼,因为有一个这样的人,可以让整个社会更有序。();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