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办公室杨丽胯下

半个月不准同房的惩罚,对曾墨白来说苦不堪言。

每天可怜巴巴地看着郑媛,可是只能看不能吃,让他眼睛都冒绿光了。

郑媛看到他的模样也有些小得意,真的和他生气也是不可能的事。两人兜兜转转生死都经历过了,没必要为这点小事就闹死闹活真的分手。

而且,郑媛在心里还有些小庆幸,幸好当年是他。

不过对曾墨白半个月的惩罚后,郑媛才知道是一件大错特错的事。

因为半个月一结束,曾墨白就将她抱进卧室。各种索取补偿。恨不得将半个月的份都给做了,害的郑媛两天才能从床上爬起来。

一晃,楚越和安安已经三岁了。

两个小家伙也到了要上幼儿园的年纪,曾墨白是想直接叫老师到家里来授课。不过郑媛却想让他们进幼儿园,这样可以和其他小朋友多接触。

楚越她倒是不怕,就是安安,太胆小害羞。

一般不敢跟人接触,除了哥哥外,也不敢跟别的小朋友玩。倒是和小时候不同,早就没了霸道娇蛮的性子。

在郑媛的坚持下,两个孩子还是被送进贵族幼儿园。

进之前两个孩子已经被带过去实习过了,楚越倒是很喜欢。他有着男孩子所有的特征,大胆顽皮,具有冒险精神。

融入集体生活对他来说,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

安安就不同了,到了那里后,一直趴在郑媛的怀里不肯下去。

被强行放下后,便开始嘤嘤地哭起来。

曾墨白心疼了,又将女儿抱起来说:“算了,不愿意在这里玩就不在这里玩,我们回家玩也是一样的。”

“你怎么能这样,孩子早晚要独立的,不然她永远都不会融入集体生活。”郑媛强行将哭泣的安安抱下来。

曾墨白不屑说:“我曾墨白的女儿,不需要融入集体生活,也不需要跟别人打好关系。以后她只要被捧着就行,为什么非要逼她做她不喜欢的事。”

“你难道还想半个月不上床吗?”郑媛在他耳边威胁道。

曾墨白立刻闭了嘴。

为了自己的幸福,而牺牲掉女儿幸福的曾某人搂着妻子离开。

安安趴在窗口,可怜巴巴地看着远去的父母。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世上还有分开。

将孩子送进学校的郑媛一下子空下来了,一开始还不适应。

可是没两天便觉得还好,因为她可以做自己的事。

设计这种工作,不需要非要到公司才行。在家里也是一样的,于是她一边做着自己的事,一边等到孩子放学后将孩子接回来。

当然,还要应付孩子不在家时,来自曾某人的骚扰。

日子充实而又幸福。

“坐吧!”郑媛让佣人倒了一杯茶送来,然后对曾太太说。

郑媛没想到,曾太太会突然到访。

这是她跟曾墨白在一起后第五个年头了,这五年中间,她和曾太太见面的几乎屈指可数。

偶尔在一些聚会上看到,大家也都是形同陌路。

关于他们婆媳不和的问题,豪门里早就有了传言。有一段时间,也让某些女人起了心思。

以为曾太太不喜欢她这个媳妇,便会有机可乘,可以勾搭曾墨白上位。

但是经历了曾太太置之不理,曾墨白直接凶狠地一眼,那些女人便死了心。

于是大家知道,即便是曾太太不喜欢郑媛,婆媳两个形同陌路。但是,只要郑媛在曾墨白的心里。别人就无法插足进去。

郑媛以为,她和曾太太一辈子都会如此。

但是没想到曾太太会突然到访,而且是来找她。

“找我什么事?”郑媛在她对面坐下。

曾太太也上了年纪,比上一次见到她时,略显得苍老了。

“其实我很早就想来找你了。”曾太太缓缓开口。

郑媛手里捧着茶杯没说话,等着曾太太继续说下去。

曾太太叹息一声,说:“我们共同爱着同一个男人,可是,却形同陌路。不,应该是仇人,这件事还真是有些可笑。对于当年的事情……我知道我无法辩解,错了就是错了,无论我怎么道歉,都不可能让时间倒流。不过。我还是想对你说一句,对不起。”

郑媛沉默。

对于曾太太的这声道歉,她接受,但是却不知道如何回应。

而曾太太似乎也没指望她会回应,又继续喃喃说:“我和顾若曾经也做过一段时间的好姐妹。顾若是个很容易让人放下戒备心,很容易喜欢上她的女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会不由自主地被她吸引。当年,她救了墨白,我感激她。便和她多交往几次。那时候她已经和你父亲相爱在一起,你父亲也曾是我们家座上宾。所以得知墨羽爱上顾若时,我是强烈反对。”

“现在仔细想想,这件事也不能怪你母亲。毕竟从始至终,她都没有答应过墨羽。更没有背叛你父亲的意思。她和你父亲真心相爱,是我弟弟起了私心。可是人都是自私的,坏事情发生的时候,总是会忍不住将自己亲人的责任推卸掉,把罪过怪罪到别人头上。”

“我也不例外。我也是个自私的人。我最疼爱的弟弟喜欢上一个有夫之妇,而且又是那样一个在我眼中根本不能和他般配的人,我真的很生气。所以觉得就是顾若在勾引他,才会让他起了那样的念头。我曾经劝过他许多次,当然,他不肯同意我也没办法。反正他那时候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我想,早晚有一天他会将所有的爱转移到自己孩子身上。至于和顾若的感情,不过是男人得不到就是最好的心思罢了。”

“但我没想到,有一次我居然发现。他竟将自己辛辛苦苦打拼下来的产业,糊涂地打算以后交给顾若的孩子。甚至还怕自己会有意外,找律师立遗嘱。我就知道,事情已经不是想象的那样了,若是我再不做出作为。恐怕他把命都要交给顾若。”

“或许,你觉得我狠心。可人都是自私的,他是我亲弟弟,若是你换成我,未必会做出更好的选择。我只要出掉顾若。让她永远消失,才能阻止这些事。但是我没想到,你父亲会为了救她而牺牲自己,我弟弟也因为这件事恨了我一辈子,一直到死都不肯原谅我。更让我没想到的是,顾若几乎都要毁容了,他还一直照顾她到去世。”

“你说的没错,若我是你,未必会做的比你更好。可是,我的父母终究因你而死,所以我无法原谅你。”郑媛听完曾太太地话沉声道。

曾太太叹息:“我知道,我没想过让你原谅我。跟你说这些,只不过是我想说而已。这些事情已经在我心里压了三十年了,我一直都想找人诉说。可是没有人听我说,我也不能跟别人说。这段时间我总是做梦,梦到你母亲顾若,梦到你父亲秦逸,还梦到我弟弟墨羽。他们都在梦里那么真实,还是原来的模样。只有我老了,我……。”

曾太太说着,禁不住开始哭泣。

郑媛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都说人年纪越大,越容易怀旧,想起以前的事。

现在的曾太太,也已经到了迟暮的年纪。想起这些也就难怪了。

“我先走了,两个孩子也快放学了吧,你去接他们吧!”曾太太站起来,对郑媛道。

郑媛点头,目送她离开。

接安安和楚越回来,先带着他们吃了点东西。

今天曾墨白提前下班了,下班后先是抱着儿子女儿亲昵一番。把儿子放下后,就抱着女儿不撒手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安安是他一手带大的缘故,他对安安的感情似乎更浓厚。

不过用他的话说,女儿就是要疼的。自己都不心疼,还怎么指望别人心疼。儿子不一样,不能太娇养。

反正都是自己的孩子,所以郑媛也就没有跟他计较这些事。

今天吃过饭,郑媛突然开口说:“你今天带安安和楚越到老宅看看吧!也有几天没有去看过她了吧!”

曾墨白自然知道郑媛口中的她指的是谁,不过他却诧异地皱了皱眉。

“怎么今天突然让我去老宅了?”

郑媛娇嗔道:“你这是什么话,好像说的我很刻薄,都不让你过去似得。”

“没有,”曾墨白连忙轻笑。

郑媛自然不会刻薄到阻止他看她妈,只是却从来也不会主动提出齐励的。所以今天提出这样的话。倒是让他觉得很意外。

“今天你母亲过来了,”郑媛开口说,说完又叹息一声:“她跟我说了许多,说了她和我父母和你舅舅的那些往事。你知道吗?听完她的话,虽然我并不赞同她当时的做法,可是却也无法恨她了。处在那样的位置和那样的情况,我们未必做的会比她更好。更何况,她已经那么大年纪。我是无法原谅她,可是我希望你作为她的亲生儿子,还是要多去看看她的。带孩子们过去吧!年纪大的人。总希望儿孙绕膝承欢膝下。”

“郑媛,谢谢你。”曾墨白将郑媛搂进怀里。

郑媛轻笑。

蓝天白云清风徐来,这一生她是幸运,也是幸福的。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