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棒堵著一肚子的JĪNG液

周太后满副仪仗的迈步而入,往日慈祥的面容上布满寒霜,眼神阴郁,路过朱祐樘的时候,淡扫他一眼,随即看向迎过来的朱见深等人。

“母后,您怎来了?”朱见深虽心中诧异,却并未表现,关切的道。

“吾怎么不能来?这么大的事情,倒要瞒着吾不成?”

冰冷的视线拂过儿子身旁的女人,她看向满脸哀戚的宸妃,蹙眉道:“宸妃,杬哥儿不是好了么,你这般摸样成何体统?”

宸妃神情一窒,梨花带雨的脸庞分外惹人怜爱,听周太后此言,忙抹去泪花,讪讪的道:“臣妾想到杬哥儿受的罪,这心里委实难受。”

周太后并未理她,看向朱见深,道:“皇帝,吾听说毒害杬哥儿的女子死了?”

朱见深递给宸妃安抚的眼神,回道:“是的,母后,朕也是刚听到消息就过了来。”

言罢,扶着周太后落座,将方才的情形略讲,话音方落,就听到周太后问万贵妃道:“万贵妃,你当真知道是谁指使那女子毒害杬哥儿”

迎着周太后锐利的视线,万贵妃让自己冷静,沉着的道:“回太后,臣妾并未肯定,只是这里得到了些消息,倒是与杬哥儿中毒有些关联,这才这般说。”

“哦?什么消息?”周太后挑眉。

万贵妃方要开口,就听得宫人唱和皇后,端妃,德妃等人驾到,就连久未出宫的柏贤妃也来了。

看着迤逦而入的各宫妃子,万贵妃眼中有火苗燃烧,待看到人群最后被人搀扶着的瘦弱女子时,火苗更盛了。

这个半死不活的女人来这里干什么?

众位宫妃各自见礼后落座,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前来的因由和目的。

然而,自打那个孱弱的身影一进门,朱见深的目光就再也移不开了。

他们已经多久没见过了?一年?两年?还是五年?

记忆一直停在她那双充满怨怼的眸子。自那之后,那座他时常出入的宫苑再也不曾踏入。

非是不想,而是不能。

不曾想,丧子之痛竟让那个温柔活泼的女子心灰意冷,再回不到最初。

如今,她出宫,是否已经释怀?

朱见深追逐着那羸弱的身子,然而,在那双平淡无波的眸子里,他什么也没有看到。无喜无悲。

心。刹那冰凉。

“樘哥儿。快来皇奶奶这里,地上凉,切莫跪着了。”周太后扫一眼魂不守舍的儿子,连忙让跪着的孙子起身。

朱祐樘也发现了朱见深的失神。虽知晓祖母的好意,却并未起身,而是向她轻轻摇头,身子依旧挺的笔直。

周太后心底叹息。

收起心底的怜爱,她整了整神色,冷静开口:“皇帝,因着杬哥儿的事情,大家近些时日都不得安宁,今日那女子死了。倒也是个了断,且让贵妃说说,她从哪里得了消息,知道这幕后的主使?”

语毕,所有人的视线齐聚万贵妃身上。好奇,刺探,冷漠,旁观,兼而有之。

压下心中翻涌的兴奋,万贵妃故作镇静,看向身旁的宸妃,温声道:“陛下,臣妾说知晓那幕后指使之人,不过是凭空猜测,至于如何得知消息,宸妃妹妹却要比臣妾知道的多,不若请宸妃妹妹先说说罢。”

“哦?宸妃?你也知道?”虽不解那女人为何会改了口气,周太后却并未追问,反而转向宸妃,不动声色的道。

宸妃的神色有些紧张,眼中还有未退尽的水光,她犹豫了片刻,才绞着锦帕期期艾艾的道:“是这样的,太后,臣妾宫里有个宫女前来寻臣妾,信誓旦旦的说安澜是被冤枉的,那香囊不是她的,而是,是”

“是什么?”此时,朱见深的注意力也被引了过来,迫不及待的追问道。

“这还是让宫莲自己来说吧。”宸妃言罢,让身后人去寻宫莲,同时闪躲着众人向她射来的别样视线。

就在众人等待宫莲到来的时候,谁都没有注意到正跪着的太子殿下,他似乎被遗忘了一般。

少顷,宫莲被带上来。

“宫莲,你且将先前跟本宫说过的,与陛下,太后,众位娘娘再说一次,不得有任何隐瞒,知道么?”

宫莲瑟缩着肩膀向众人行礼,待她抖着唇将李屏云赠给安澜香囊的事情说了一遍之后,整个宗人府,鸦雀无声。

良久,周太后才迟疑的开口:“皇帝”

朱见深抬手止住了她的话,看着朱祐樘,平静的开口:“太子,你有何话?”

自宫莲出现,朱祐樘的心中就充满了不安,待听她说完,彻骨冰凉。

终是被牵扯进了么!

看到父亲这般态度的质问,朱祐樘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破了,纵然再费尽心力的修补,却已然是破了,再也回不到完整的最初。

眼前闪现他这些年的努力执着,如今看来,不过是他看不开,舍不得,放不下的虚幻梦境。

父亲,终究是不喜他。

这一次,她会成功罢。成功的拔除他这颗存在了十多年的眼中钉,肉中刺。

为了这个机会,她暗中绸缪了多久?竟连杬哥儿的安危都堵上么。

只是,可怜了初仪,为了保护他,直至殒命都不曾说出香囊的来由,此刻却被一个小宫女道破,她竟是白受了那么多苦楚么!

愤怒,悔恨,惊惧,从朱祐樘的心中同时涌现,让他的身形微微颤抖,半掩的眸子隐有红色闪现。

有一瞬间,宫莲觉得她似乎被一道怨恨的视线盯着,惊得她身子越发颤抖了。

少顷,朱祐樘抬起眼眸,迎接着所有人的审视,清亮的眸子里一如既往的平和:“父皇,儿臣无话可说。”

“太子,这究竟怎么回事?”看着平和的孙子和神情淡漠的儿子,周太后心底有些焦急。

“皇奶奶,孙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因此才无话可说。”面对真心疼爱自己的老人,朱祐樘的面上浮现一丝委屈。

闻言,周太后立即下令:“去,把清宁宫的李屏云带过来!”

侍卫得令离开,她看向低眉敛眼的万贵妃,冷声道:“贵妃,如此可以说出你的猜测了吧?究竟是谁幕后指使人毒害四皇子?”

万贵妃暗地里咬牙,眼中闪过一丝阴鸷。

这个该死的老虔婆!

合宫上下谁不知道她最恨太子?如今这情况她说指使者是太子,这不是摆明了让人觉得她另有目的么?

然而,她却无法不回答,谁让这是她最爱的男人的母亲。

万贵妃缓缓抬头,笑容讪讪:“太后,臣妾也只是瞎猜,还是听听李屏云如何说罢。”

“呦!方才贵妃娘娘还信誓旦旦的说知道指使者呢,怎么这会又不说了呢!”张德妃轻笑出声,看向万贵妃的眼中闪烁着明显的讽刺。

万贵妃艳容瞬间转冷,却知晓此时此刻并不是与她计较的时候,沉着脸不答话。

德妃身旁的端妃扯了扯她的衣袖,眼中有着不赞同。

许是感受到了如今沉闷的气氛,许是因着万贵妃的吃瘪如了她的意,德妃唇角高高勾起,眸子里满是笑意。

场上再次安静,众人莫不感觉压抑,直到侍卫禀报李屏云带到。

“李屏云,是你赠给了未央宫的安澜,含有曼陀罗的香囊?”

见到来人,朱见深免了她的礼,开门见山的问道。

李屏云柔美的眸子看一眼正惴惴望着她的宸妃和看向别处的万贵妃,漾开了笑容:“回陛下,那香囊是奴婢所赠。”

“什么!”

“真是她!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怎这般痛快承认?莫不是有什么因由?”

随着她话音落地,场上瞬间传来私语,听得朱见深眉头紧蹙,日益发福的脸庞上遍布阴霾,厉声喝道:“你与安澜是怎么回事?你因何如此?又是谁背后指使于你?速速招来!”

私语声刹那消失,所有人目光灼灼的盯着李屏云,那炙热的视线几欲烧着她。

李屏云嘴角噙着笑,视线先是凝在朱祐樘身上,眸光幽怨,随后转向地上的尸体,紧跟着又看向了万贵妃,到最后停在了宸妃身上,“陛下,指使我毒害四皇子的是”

“是谁!”宸妃被她盯得心底发毛,脱口问道。

唇边笑意益发深了,李屏云收回目光,侧首与朱祐樘看过来的目光相撞,身形微动。

殿下,为何到了如今,你的眸光依旧如此温柔?

今日过后,她还会有机会与殿下对弈和琴么?

深深看了朱祐樘最后一眼,李屏云俯首以拜,凝声道:“陛下,指使奴婢下毒的乃是宸妃!”

举座皆惊。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