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任你摸

。”

姜希夷手上一僵。

她的手从来都很稳,很灵活,因为她是一个剑客,对于一个剑客而言,手必须无时无刻都能拔剑,都能出招,但是现在,她不仅手不能动,甚至全身上下任何一个地方都不能动。(小说)

姜薇的话一字一字传进了她的脑海中,然后一字一字拼凑成了一句话,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一把剑,都是一根针,深深刺进了她的身体中,刺进了她的脑子里,姜希夷不知觉的时候,抬起了双手,抱着自己的头。

头痛欲裂已经不能形容她现在的感觉了,那是一种根本无法忍受的痛,痛到她一张如同寒霜覆盖的脸已经扭曲,甚至隐隐有些抽搐。

痛得甚至想到了去死。

姜薇一下就准确的提到了姜希夷一直以来不想面对,一直在回避的问题,逼得她现在才开始真正的思考。

“这样继续活下去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什么不直接选择结束这种看似光鲜,但是其实虚幻缥缈的生活?”

“不会有人永远记得我的存在,所有人都只记得姜希夷,姜希夷究竟是不是我?我为了什么而活?”

姜薇一双翦水秋瞳中,带着愉快的笑意,她对面前的一切满意极了,在她听来,桌上鸟笼里的画眉鸟的叫声是那么的悦耳动听。

一开始,别人给她抓来这一只鸟的时候,她把它关进了金丝笼里面,它不喜欢这里,想要逃走。姜薇一开始给它好吃好喝,但是却始终不能让它消了要离开的心,最后,她折断了它的翅膀,再养好后,它就不想走了。

因为它飞不了了,只能留下。

想到这里,姜薇脸上的笑容更大,甚至有些古怪,还有一些残忍,她给自己再倒了一碗酒。

剑在鞘中,鞘在腰上。

姜希夷低头的一瞬间,就见到了腰上的剑柄。

银制,上面还缠绕着丝线,姜希夷还没有握上它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握着它究竟是什么感受。

也只有她才能知道这种感受。

因为除了姜希夷自己,没有人能拔出这柄剑,也没有人能提起它。

忽然,姜希夷放下了双手,她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惨白,汗珠从额头上滚下,擦过眼角,流到下巴上。她的目光中所有的挣扎,所有的波澜已经消失,归于平静,似乎从波涛汹涌的大海,变成了幽暗无波的深井。

她静静地看着剑柄。

这一柄陪了她不知道多久的剑已经开始颤抖。

不是因为渴望出鞘,不是因为想要一战。

它在怒吼。

它在悲鸣。

剑本应该是死物,但这一刻,它似乎活了过来,它有了自己的灵魂,所以它不愿出鞘,似乎它也变成了一个人,重情重义。

只不过,令人可惜的是,剑终究只是剑,是兵器,不是人。它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最开始的意义就是杀人,无论握着它的究竟是谁,也无论剑尖指向的是谁。

甚至就连姜希夷也不是从未杀过人,虽然她剑身很少染血,但只要她想,剑锋过处,绝无生还。

姜薇看起来更美了,屋外花田中所有的花朵都比不上此刻的她娇艳,一双眼睛眯了起来,就像是天空中的一轮新月,却没有空中新月那样的清冷,里面荡满了开心的笑意,浓得就像是甜如蜜的糖水,不过若是喝上一口,就一定会醉倒。

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笑出来,姜薇也绝不是普通人,她也许也是一个怪物。

姜薇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的存在本来就充满了诡异,如果姜希夷是怪物,那么姜薇更是。

剑身和剑鞘摩擦的声音慢慢响起,姜希夷腰间那一柄剑已经缓缓出鞘。

姜薇轻轻点了点头,她似乎在听一段优美的音乐一样享受。

姜希夷闭上了双眼,深深吸了一口气,在思考着,在挣扎着,她要下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

姜薇再次开口道:“如果你害怕死,当然也可以活,不过又有谁知道你活着?你到底是谁?甚至你究竟是不是人?”

她的声音还是像水,但是却变成了暗流涌动的大海。

水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无害的时候,有着令人舒适的温柔,一旦它发作起来,就是令人害怕的海啸。

姜希夷怔在那里,愣愣地说道:“我不害怕死。”

就在姜希夷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姜薇似乎迫不及待一般,立刻道:“那你在等什么?你为什么还不动手!”

姜希夷道:“我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而且这个问题只有你能回答。”

姜薇道:“你说说看,如果我能回答,一定告诉你答案,不会令你遗憾。”

姜希夷慢慢睁开双眼,看着姜薇,眼中闪过一道剑光,轻轻扯了扯嘴角,带着一丝微笑,道:“我很想知道,你这么着急是为了什么?”

此刻她的眼睛不再是一口幽暗无波看不见希望的深井,似乎变成了一片星空,比屋外的那一片更美,更加动人,所有的迷茫都已经消退,又变回了曾经凌厉、锋利,如同剑光一般的目光。

她嘴角的微笑,甚至带着一丝对姜薇的嘲笑。

姜薇脸上一僵,一转眼后,又恢复了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轻轻道:“看来你很聪明。”

姜希夷道:“江湖是一个很锻炼人的地方,就算再不聪明的人,在那里许多年后,都会聪明起来。”

姜薇突然笑了笑,道:“不过你还不够聪明。”

姜希夷道:“也许我比你想的聪明的多,比如我知道,你应该不是姜薇,而是姜微。”

就在这一刻,姜薇的脸突然清晰了一些,虽然依旧有些朦胧,已经足够看清楚五官。

姜希夷觉得,这一张脸有些熟悉,然而她还没有来得及细细思考,姜薇突然大笑起来,弯着腰,伏在桌上,将桌上的玉碗扫落,她似乎听到了一个极大的笑话,直到很久之后,姜薇才止住笑声,抬起袖子擦了擦眼角的眼泪,道:“你这人真是有意思,这种奇怪的想法,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姜希夷冷冷道:“我的剑更有意思,不知道你想不想试一试?”

姜薇笑道:“你杀不了我,你根本不敢杀人。”

姜希夷道:“但是我也能杀人。”

姜薇道:“那你来杀我吧。”

她提起旁边的鸟笼,轻轻点敲了敲笼子边上,里面的鸟啾啾叫了两声。

姜希夷再问道:“你为什么要杀我?”

姜薇放下鸟笼,侧头转向姜希夷,眯着眼睛看着她,道:“因为很久很久以前,我就不喜欢你,没想到机缘巧合之下我们居然能有见面的机会,我当然要想办法让你死。”

姜希夷道:“只是因为你不喜欢,所以你就要杀了我?”

姜薇冷笑道:“当然。”

姜希夷将软剑举起,剑尖指向她,冷冷道:“你要弄清楚,现在究竟是谁要杀谁。”

姜薇神情挑衅,看向姜希夷,道:“我要怎么弄清楚?”

姜希夷朝着姜薇平平推过去一剑,她算好了这一剑的力道,它会刚好停在姜薇面前,谁知,姜薇突然起身,撞上了剑尖,鲜血立刻溅了出来,洒在了她花一般的脸上,姜希夷满脸错愕,姜薇最后抬起头看了一眼姜希夷,露出了一个柔和的微笑后,闭上了双眼。

“阿微,回来吧!”

在姜希夷恍惚的时候,她听见耳边有一个凄厉的女人这么说着,她回过神来,左右张望了一下,想找到那个说话的人,却发现自己已经从姜薇的小屋里回到了暗室之中。

天枢和天璇两人突然出现,但是那一方石桌不见了。

姜希夷看了看自己的剑,上面一滴血都没有,她看向天枢,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天枢忽然开口道:“姜微,你回来了。”

姜希夷瞳孔一缩,下意识道:“姜微在哪里?”

天璇道:“姜微就是你。”

姜希夷轻轻摇头后顿住,她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慢慢睁开,看向原本立着石桌的地方问道:“你们是谁?”

天枢笑道:“你已经猜到了,何必再问,现在还差最后一柄剑。”

姜希夷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剑锋,道:“在我手中。”

天璇摇头道:“那是姜微的剑,我们要的是姜希夷的剑。”

姜希夷皱眉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天枢道:“姜希夷就是一柄剑。”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