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穿插女人动态图片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听说大三坑那边又死人了,还是被吓死的?”

大合院子,一个老伯吧嗒吧嗒的抽着水烟,神色显得有些不安的说着。

他的身边蹲着几个十来岁的小孩,巴巴的看着老伯,似乎在期盼着他嘴里传出来对他们而言还有些陌生的话题。

“谁说不是啊,已经是第三个人了,不会是那东西干的吧?”另外一个老伯接过话去,一边说,一边卷起自己的袖子,露出一个狰狞的伤口,在岁月的侵袭之下显得有发黑。

抽着水烟的老伯倒吸了一口气,立马咳出声来,脸都涨红了。

“估计不是,那年我们一队人不是把它崩了,怎么可有还活着祸害人。或许,公安已经查出来了,明天让老余家那小子问问。”

“问啥呢张伯,我刚回来就听您念叨我,难怪耳根一直热到现在。”一个年轻人走进了大院里,穿着一身远动装,腰间别着一个动动腰包,脚下的军靴满是泥土,身上还背着一架相机。

“说大三坑那怪事呢,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不会是公安已经结案了吧,查出什么了?”张伯接连问了几个问题,显然是对自己邻村突然死亡事件十分的关心。

“还没有,王局那边没什么头绪,所以这几天才叫我过来帮忙查一查。”听人问起那个命案,余华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

做了三年的私家侦探,还没有什么案子难倒过余华。可是这接连的三件命案,的确让他想破了脑子,也没有弄清余凶手会是什么人,又有什么样的动机会杀掉村里三户人家并无紧密关系的三个人。

不仅如此,而且死者的死法也非常的诡异,全都是受惊吓而突然猝死,法医也没能找到其他致命的伤口来证明这三起死亡事件是命案。

“那你多费点心,别再死人了。你还有事忙吧,我们就不碍着你了。”张伯说完之后,跟对面的老伙伴交流了一个眼神,起身就朝着院子外走去。

……………………

余华今年二十六岁,曾经是一名警校毕业的优秀学员,做过两年的卧底立了大功。但是他并没有和他二叔一样留在警队里成为一名警察,而是独自开了一家私人侦探公司,专门替一些有人家的富婆抓小三。

但然,他私底下也会接收一些他二叔介绍过来的案子。这一类,都是一些案情十分复杂的凶杀案,不过余华接手之后全都找出了有利线索,帮助警方破了案。这一次,他之所以回老家,也是因为他二叔的一个电话。

说起这个余华,赤溪村的人都知道。他出生的那一天家里的猪棚起了大火,全村人都赶来灭火。等到火灭完之后,余华就呱呱落地了。稀奇的事,虽然猪棚火势奇旺,可是老余家的猪一头都没死,让人印象不深都难。所以,那个时候人家就给余华起了一个外号,叫火娃。意思是说,他是伴随着大火出生的。这个小名,跟着余华三年,后来才有了余华这个名字。

给余华起名的是一个葬鬼师,也是他的‘师父’。

不过,什么是葬鬼师?

余华也不清楚,总感觉和那些神神道道的风水先生也是吃同一碗饭的。

说到那个名义上的师父,余华也是印象深刻。因为打小起他就住在余华家里头,直到余华十五岁那年余华爷爷去逝,他便从余家离开了,至那以后余华便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但是他教余华的东西,他一点都不曾忘记。

此时此刻的余华所在的房间,就是那个葬鬼师以前住的。

房间里布满了灰尘,也不知道多久没人打扫过来。

余华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莫名奇妙的就走进来了,进来之后他便转了一圈,把目光停留在了一个柜子上那口黑色的木箱子上面。

“今天好像就是我生日,按师父和爷爷交待的,我应该能打开那口箱子了?”有些记忆,一下子闪现了出来,好像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推动着他回到这里。

以前,余华不知道有多想看一看那口箱子里藏着什么。但是他爷爷一直盯着,余华根本就没机会打开。

等到后来,他考上了大学,对那口箱子的好奇心也就淡了。他爷爷过世之后,余华偶尔才回一趟老家。因为爷爷在临终之前还拉着他的手,告诫到时间没到的时候不要打开,不然他走的不瞑目。所以,余华也没敢让老人家失望,便没再去打那口箱子的主意。

时间一晃过去六年了,余华这才记起当初那个师父的交待,说是自己二十六岁生日那天,可以打开那口箱子。

余华找了一条凳子,把那口大黑箱取了下来。

箱子并没有余华想像中那么笨重,似乎里面并没有装多少东西,也就三十四斤的样子。

箱子上面还贴着封条,写着余华的生辰八字。

箱子上面没有沾上一丝灰尘,好像经常有人打扫。

可是,这房间不知道多久没进人了,怎么可能人来特意进来打扫这口箱子呢?

莫非,有人打开过?

余华不禁皱了皱眉头,检查了一下封条,并不像有人动过的样子,不由的更加疑惑了。

深吸了一口气,余华用手划开了封条。

这口箱子,曾经让余华入魔了很久,用尽办法都没能打开。而现在,这个机会就在自己的面前。

所以,他的心情有些复杂,犹豫很久。

他以为自己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好心奇很重的小孩子了,对于里面装了什么东西也没有了当初那么迫切想知道的心情。但是在这一刻,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变得有些不寻常,似乎很渴望把箱子打开,看看里面究竟藏着什么秘密,非得到自己二十六岁生日这一天才能够打开它,才有权利知道自己那个已经失踪了十一年的‘师父’在里面放了什么东西。

“吱嘎”

箱口翻起,余华的眼晴死死的盯着箱子里的一口白色小坛子,内心突然涌现出一股不安,感觉浑身发寒。

突然袭击的危机感,让余华本能的盖上了箱子。

可是就是他盖上箱子的那一刻,突然听到了一道声音,十分刺耳。

那,是陶瓷碎裂的声音。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