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为师叔们的炉鼎

“您好,雷斯垂德先生们。 章节更新最快”

雷斯垂德对着麦考夫眨眨眼睛,那个意思是在说你看没有你说的那么恐怖吗,麦考夫摇摇头对着两位微微的点了点头,这不过是客套的话而已,不过马尔福家族是古老的家族自然是有一套自己的理论,加上他们是哈利的家人,大概也就勉强的赏了脸。

虽然他们看上去没有多么的咄咄逼人,但是麦考夫还是要澄清一件事情的,他看了自己的恋人雷斯垂德一眼,很好,男人很开心自己被认为是一名雷斯垂德。

这里面可是有很大的学问的,他要是姓了雷斯垂德那不就成为他是嫁人的了吗,这一点可不能退让。

“鄙人麦考夫·福尔摩斯,这位才是格雷格·雷斯垂德,我的丈夫。”

雷斯垂德没有好气的看着麦考夫,心说一定要这么快的否认也不留给他一点乐趣,麦考夫看着雷斯垂德嘴角一弯他还准备以后开玩笑的时候叫雷斯垂德为格雷格·雷斯垂德·福尔摩斯呢,怎么可能让步呢。

雷斯垂德读懂了麦考夫眼中的意思,他狠狠地踩了男人一脚,心说麦考夫越来越讨厌了。

卢修斯大概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叫错,他愣了愣看了一眼十指相扣的两个人然后心中了然,看起来在这对夫夫之中没有什么谁统治着谁的关系,加上两个人并不是女士,所以也就没有让一个冠上另一个人的姓氏。

“之前便听哈利他们说起来您的儿子是多么的优秀,现在看来倒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了。”

好听的话谁不会说啊,雷斯垂德这话也是真话奉承虽然也有但却在少数,和德拉科的家书一样的,在哈利还有索尔的家书之中也有德拉科·马尔福的踪影,并且提到的次数还很多。

例如德拉科如何的是一个小混蛋,又是如何如何的聪慧让人咬牙切齿了。

这些笔墨竟然比提到格兰芬多里面人的总和加起来还要多,也就证明哈利是多么的重视这位朋友了。

哈利之前也提到过一句,他认为德拉科像极了洛基,雷斯垂德不禁的就在想是不是因为这个关系哈利才会想要让德拉科当作自己的朋友的。还有聪慧,哈利或者说是雷斯垂德家的人都喜欢聪明人,德拉科刚好符合。

“谢谢,德拉科也常常提起雷斯垂德兄弟,尤其是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

卢修斯对于雷斯垂德的称赞还是很开心的,他打量了雷斯垂德的眼睛看得出来他是有真心在里面的,比起那些阳奉阴违的称赞来说这个听起来实在是舒服极了。看起来也并不是所有的麻瓜都是那么愚蠢讨厌的,马尔福夫妇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霍格沃茨的特快已经抵达,纳西莎就见雷斯垂德的眼睛一亮,他整个人都非常的有光彩,身为母亲纳西莎的思考方式和卢修斯还是有些区别的,她看得出来男人是真的很爱自己的孩子,哪怕雷斯垂德兄弟们并不是他亲生的。

近一点打量雷斯垂德家的小女孩,纳西莎更是喜欢了,小女孩今天穿着白色的泡泡裙,外面则是一件同样是白色的毛皮坎肩,脚上等着绵软的白色的小靴子。一头金发打理的非常的柔顺散落在背后,头上别着精致的发卡。她的脸还有这婴儿肥,眼睛是蓝色的非常的漂亮。瑞雯感觉到那位马尔福女士在盯着自己的时候,就仰起头看向了她,瑞雯可是一点都不怕人的,她歪着头对纳西莎·马尔福脆生生的说道:“夫人,您好。”

纳西莎其实有些被吓到,她没有想到小女孩竟然这么的……大胆,不过她马上回答道:“您好,小淑女。”

瑞雯咯咯的笑了起来,“我是瑞雯,很高兴见到您,夫人。”

其实不要看瑞雯平时都是被宠坏了的样子,但是雷斯垂德家有一点做的很好的就是所有的孩子在礼貌上都是完全过得去关的,瑞雯提着裙子屈膝对纳西莎来了一个淑女的礼节。

纳西莎怎么说呢,现在恨不得瑞雯是谁家纯血的娃娃,这样的话就可以借过来玩两天了。

总有什么东西是你对它没有什么办法的,纳西莎就对小孩子没办法,尤其是长的漂亮还有礼貌的小孩子更是喜欢的不得了。

卢修斯轻声的咳了一下,纳西莎瞪了他一眼让卢修斯摸/摸鼻子,他不过是想要提醒一下自己的夫人她面前的女孩不仅是麻瓜还是别人家的,谁知道还被瞪。

麦考夫对于马尔福家族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怎么说呢,他们虽然疏远但是礼貌仍在,当然了大概是看在他们是哈利·波特的家人的份上,而且从马尔福家的家主卢修斯·马尔福对待自己妻子的态度来看,他是一个很宠爱自己爱人的人,不过除了宠爱之外还有着尊重在里面。

他们看上去非常的相爱,这样的父母说实话想要不养出一个傲慢的小鬼都是难。

但是不管是雷斯垂德还是麦考夫都认为孩子就是要宠的,只要不宠的太过头就好了。

霍格沃茨特快开始陆续的有孩子们下来了,不管是雷斯垂德还是马尔福都是很激动的,不过马尔福很隐晦的把那种激动埋藏在了心中就对了。麦考夫对两位马尔福点点头,示意他们要去看看自己的孩子们,卢修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一群雷斯垂德就离开了。

哈利还有索尔的动作很快,他们在一下车就看见了自己的兄弟们,还有自己的父亲,哈利还有索尔露出了大大的笑容,一个扑向了雷斯垂德另一个则是扑向了洛基。雷斯垂德们已经习惯了索尔这种视洛基为生命的感觉。被索尔紧紧抱住的洛基嘴上最然在那边吵着索尔抱得太紧了,却没有把人推开。

“弟弟!”

索尔的笑容那是发自真心的,他吧唧一口啃在了洛基的脸上,而洛基一脸嫌弃的看着他。雷斯垂德则看着怀中的哈利,摸/摸哈利的头说道:“哈利,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喜欢撒娇了。”

哈利蹭了蹭雷斯垂德,“dad,我很想念你。”

“我也是。”

哈利可是第一个让雷斯垂德感受到成为父亲感觉的人,所以他对于哈利一直有着一种深沉的爱,这种爱在其他的孩子身上都没有过。

“麦考夫,好久不见,之前的指导非常的感谢。”

哈利给了麦考夫一个轻轻地拥抱,他所说的就是上一次麦考夫那封信的问题,因为那封信哈利才没有进入一个误区。麦考夫拍拍哈利的肩膀,“不客气,小哈利这是我应该做的。”

接下来哈利和每一个兄弟进行了拥抱,小瑞雯抱着哈利用力的蹭蹭,她都好久没有见到自己的两位兄长了。这个时候索尔也松开了洛基,说真的他要是再不松开洛基大概就要把他重新扔回霍格沃茨特快里面,让他滚回去了。

“索尔,我的小天使,虽然不想这么说,但是看起来你是……胖了不少。”

雷斯垂德看着自己的第二个儿子,索尔·奥丁森,半年的时间大概是换了水土的关系,所以他不仅长高了,而且还壮了不少。当然了哈利也长高了不少但是人却已经渐渐的推去了婴儿肥了。

洛基听见雷斯垂德的话哼哼了一声,“看起来你并没有信中说的那么茶不思饭不想吗,索尔·奥丁森。”

索尔搔搔头,他是真的对洛基茶不思饭不想的,但是谁知道自己的体重没有减少,反倒是胖了不少,这种事情就算是他也说不清楚的。

汉尼拔点点头,索尔确实是壮实了不少,最主要的是索尔身上的并不都是肥肉而是一身的肌肉,看起来索尔并没有放弃锻炼。如果是之前的汉尼拔一定等到索尔在长大一点的时候下口,毕竟这一身肌肉当作食材是再好不过的了。威尔戳了戳汉尼拔无奈的看着他,必以为他不知道汉尼拔在想些什么,他既然已经准备放弃了自己食人魔的身份,就不要再露出这样的表情了。

“哈利!我好想你!”

梅林拽着哈利的手对哈利说了想念,平日在家中最疼爱梅林的大概除了雷斯垂德之外就是哈利了,有的时候梅林会和洛基吵架,帮助梅林的往往都是哈利。

“哦梅林,快来和我说说他们有没有欺负你。”

其实在看到梅林的时候哈利突然想到了那些魔法界的人喜欢叫的梅林的xx,他先是一愣然后才开始询问最近有没有人欺负梅林。梅林用力的摇摇头,才没有人会欺负他呢,不管是在家中还是在学校之中。

托尼给了哈利一个白眼,“你认为我们会欺负笨蛋梅林吗,还有梅林现在学坏了,学校之中才没有人敢欺负他呢。”

托尼认为跟在自己这群兄弟的身边,梅林能够一直“傻”这么久也真是一件罕见的事情,就算是瑞雯成熟的也比梅林早,再看看梅林还真的是家中最象是小孩子的人了。

哈罗德抿嘴一笑,他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因为最近一直用眼过度他也开始和哈利一样戴起了眼镜。

哈利也摸了摸哈罗德的头,其实家中最不用担心的就是汉尼拔、哈罗德两个人,哈罗德一直都是家中最像是雷斯垂德的人,他的眼界很宽知道的事情也很多,而且他和汉尼拔接触的最多竟然还是能够保持住自己的那颗心,也实在是不易。

不过对于这样的事情汉尼拔其实倒是有另一种解释,哈罗德只是遵守着自己的规则而已,而现在的他其实是随时可以打破自己那套规则的。汉尼拔对威尔说过,如果哈罗德打破了自己的那套规则,大概他将会是一个家中最恐怖的存在,他的智商他还有他的行动力都为他提供了很强大的助力。

德拉科也在这个时候下了车,斯莱特林们平时都是喜欢一起行动的,尤其是德拉科还有他背后的两个小跟班,德拉科在下了车之后就让高尔他们可以走了,而他自己拖着位数不多的行李站在那里寻找着自己的父母。

在德拉科之后陆陆续续下来的都是斯莱特林一年级的学生,他们的父母有的像是马尔福夫妇一样站的很远,有的则是等在了车厢的前面,麦考夫人真的观察了这些所谓的斯莱特林的学生们,他们虽然看见自己的父母很开心很激动,但是依然规规矩矩的打了招呼之后才会扑上去亲热。

而在这些小巫师里面也有几个别别扭扭的,看起来是刚刚才学会这种所谓的矜持,而这些小巫师无疑都是来自麻瓜的世界。

在哈利还有索尔的信中,他们对于斯莱特林之前便有着一些介绍,哈利还有索尔把自己所听到的还有自己所看到的都写在了信中,在格兰芬多人的眼中斯莱特林都是食死徒的后裔,还是那个不能说出口的人的支持者,他们都是……邪恶的。

几乎所有的古老纯血的家族都会选择斯莱特林,而且他们以斯莱特林为荣。

麦考夫还知道斯莱特林都是尊重强者的,或者说是有实力的人,他们知道什么叫做遵从也知道什么叫做礼貌,虽然在外人的眼中他们是傲慢的,但是在他们自己人的眼中这却是一种礼仪。斯莱特林虽然并不喜欢麻瓜出身的巫师,不过哈利却也提到并不是所有的斯莱特林都是纯血的巫师,如果他们的学院之中进入了一个麻瓜巫师的话,他们也是会选择接受的,并且按照自己的那一套规则来对他们进行约束。

如果是麦考夫的话他在四个学院里面他更加喜欢斯莱特林,之前在索尔和哈利送回来的信中他们还玩过一个游戏,假设所有的雷斯垂德都是巫师的话他们会在哪个学院。

因为是游戏,所以大家也算是畅所欲言的。

身为雷斯垂德大家长的格雷格·雷斯垂德,不得不说他还真是和索尔一样是典型的格兰芬多呢,他的身上大概有着格兰芬多所有的气质。而麦考夫承认自己应该是典型的斯莱特林,而他自己也非常喜欢斯莱特林的模式,这样的模式——遵从强者的秩序是麦考夫说喜欢的,还有一点就是注重自己的家族,作为一个弟控来说麦考夫更是欣赏的不得了。还有就是夏洛克,说真的雷斯垂德认为夏洛克是一个拉文克劳,因为他聪明喜欢而且有着好奇心,但是麦考夫则认为夏洛克要是真的带上所谓的分院帽可能会去的是斯莱特林,因为他的身上本质还是疯狂的。

洛基当然是当之无愧的斯莱特林了,这一点是无需置疑的,便是斯莱特林这一届德拉科都承认洛基是他所见过符合斯莱特林的人了。至于哈罗德,关于他雷斯垂德家也有着争论,洛基认为他是赫奇帕奇,因为哈罗德是一个老好人,麦考夫认为哈罗德应该也是一个格兰芬多,他的身上有着一种蔑视法纪大胆性格,倒是汉尼拔摇摇头否定了他们所有,哈罗德其实属于四种学院的混合体,他的身上有着格兰芬多的大胆、有着斯莱特林的狡猾也有着赫奇帕奇的老实更有着拉文克劳的聪慧,不过他更加偏向的应该是斯莱特林,哈罗德给他们所展示出来的都是他们想要看见的罢了,他的本质还是狡猾的。

汉尼拔也是一只小蛇,威尔表示如果汉尼拔会魔法的话,只要他想的话他一定可以成为另一个统治着魔法世界的人,当然了这些话都是他们两个在无人的时候讨论的。

威尔,其实汉尼拔所认识的威尔是可以分成两部分来看的,一部分是最开始的那个小茶杯,被自己打破的小茶杯,那个威尔应该是一个赫奇帕奇,因为汉尼拔没有看过比他更加善良的人了,明明承受了那么多的事情。但是重新组合之后的小茶杯则是染上了一层黑色,他的灵魂和汉尼拔的产生了共鸣,所以是当之无愧的斯莱特林了。

剩下的三只小的里面,托尼一定是一只拉文克劳了,拉文克劳的精神在托尼的身上都不知道放大了多少倍,不过后来雷斯垂德也曾经想起来过这个游戏,那个时候托尼已经拥有了另一个身份,iron man,一个拯救人类的男人。

那个时候雷斯垂德对身边的丈夫,麦考夫说道:“或许托尼骨子里其实是一个格兰芬多也说不定呢。”

梅林的话,大家都一致的认为梅林不是赫奇帕奇就是拉文克劳,小梅林现在都已经成为了家中的萌物了,就算是瑞雯看上去都要比梅林腹黑的许多,倒是有的时候梅林就像是雷斯垂德家最后的一片净土一样,因为只有在他的身边你才能给感受得到什么叫做孩童的纯真。

瑞雯,他们家的小公主更是一条典型的小蛇了,不要看瑞雯有一层白白的外壳,但是她的芯子确实黑色的,也就是所谓的黑芝麻汤圆。而且瑞雯有着最好的伪装就是她的那层天真可爱的样子,只要是她想要的几乎没有得不到的,撒娇也是瑞雯最好的手段。

总的来说雷斯垂德家中大多数人都是斯莱特林,哪怕是哈利其实也是斯莱特林更多一些,所以在他们看来斯莱特林的那些别人所谓的缺点,在雷斯垂德们看来并没有什么了,毕竟他们家这种性格的熊孩子多了去了,他们有的是办法能够对付的了斯莱特林们。

“嗨,马尔福。”

想要去自己爸爸妈妈的身边就会路过哈利他们,本来德拉科是没有准备打招呼的,毕竟哪里站着的是哈利的麻瓜父亲,但是谁知道哈利竟然主动的和德拉科打了招呼,这样德拉科想要不停下脚步都不可以。

马尔福夫妇本来向走了两步想要迎接自己的宝贝德拉科,谁知道德拉科竟然停住了自己的脚步,和哈利攀谈起来了。纳西莎微微的皱起了自己的眉头,卢修斯知道自己的妻子在担心什么,“哈利·波特可不是一直莽撞的格兰芬多,你还记得吗,我们的德拉科曾经写信回来说哈利·波特本来应该去斯莱特林的,。”

在他们的眼中只有格兰芬多才会一言不合就动手,作为高贵的马尔福来说动手打人是不推荐的。

他们就算是想要报复一个人,也是有着一定的计划的。

“你好啊,波特还有奥丁森。”

德拉科停住了自己的脚步没好气的拖长了自己的声音对哈利说道,哈利并不是很在乎德拉科的态度,他只是想要和德拉科打最后一个招呼,在2008年的时候,顺便给德拉科介绍一下自己的父亲。

“您好,雷斯垂德先生。”听到哈利的介绍雷斯垂,德拉科马上整理好自己的表情,先她们问号。

“是的,小马尔福先生。”

德拉科看着满头银发的男人咳了一声,看起来哈利·波特的父亲还真是一个很有趣的人,而且他看上去知道很多的东西,即便是面对他也是显得十分的自然。

“波特,别忘记我们的约定。”

雷斯垂德眨眨眼睛看着哈利,然后低下头小声的问道哈利答应了什么。

“大概就是这个无关紧要的事情……”

看着德拉科远去的背景,哈利推了推眼睛,那个男孩这是在担心他圣诞节的自己的礼物,要不然也不会开口提醒。

马尔福一家离开的很快,就连带着德拉科准备回来,马尔福家的家主卢修斯对看向他们的雷斯垂德们点点头,就厉害了。

“好了,我们也回家吧,宝贝们。”

回家,圣诞,以及一个……求婚正在等待着他们呢。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