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列乱老扒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小的列彪,见过大人。”列彪慌忙走下大殿,跪倒便拜。

“起来吧。”叶天云道。

列彪站了起来,心里战战兢兢,看也不敢看叶天云一眼。对于叶天云,他是又敬又畏。

那日叶天云在这大殿里斩杀寒起,擒获独眼龙彭泽,列彪守在大殿外,听到了三人的对话,已知道叶天云是叶城少城主。

“昨日我叶城被黑铁堡攻占,我父亲战死……”叶天云心情沉重,像是在自语,又像是对列彪说。

“什么?叶城被黑铁堡攻占??”列彪心头一震,这可是大消息,黑铁堡、叶城、青龙寨三足鼎立,如今连叶城都被黑铁堡攻占,那青龙寨岂不也是岌岌可危?

列彪大惊,可他随即又想道:“对了,大人把山魁留在了精铁矿山,否则,若是有山魁在场,十个黑铁堡也不会是叶城的对手,黑铁堡居然杀死了叶城城主,以少城主的脾气,黑铁堡这下子恐怕要遭殃了。”

一想到山魁那恐怖的模样,列彪心里就发毛。

“列彪,现在我母亲、妹妹,还有霍达将军等人正在来青龙山的路上,我命你马上派出人马接应,要多派出几支人马,我担心他们并未走大路。”叶天云接着道。

“是,大人放心,我马上安排。”列彪道,当即传令,命青龙寨所有人马下山,寻找玉滢心、叶萱儿、霍达、无踪等人,务必以礼相待,敬若上宾,违令者,斩。

叶天云点头,对于列彪的安排十分满意,又交代了几句,叶天云离去。

距离青龙寨不远的一座矿山中。

“山魁!”叶天云傲然而立,高声长喝。

轰隆隆~~

大山晃动,山石滚滚而下,山中飞禽走兽受到惊吓,纷纷逃遁,紧跟着,一庞然身影从崖壁上走了出来,宛如巨灵神下凡,气势巍然。

正是山魁。

这些天他一直都在吞**铁矿,原本他身上的岩石都是灰白色,此刻灰白色中又多出了一些黑色的斑点,尽管不多,但叶天云一眼就发现了。

“看来山魁吞噬精铁矿,确实能够成长进化。”叶天云心道,那些黑色的斑点,正是山魁吞噬精铁矿后的变化。

“主人。”山魁见到叶天云,很是高兴,隆隆开口,群山都在发抖。

叶天云脚下一蹬地,纵身而起,落到了山魁肩头,道:“走,随我出去。”

“好啊,我这几日吞吃了不少精铁矿,正要消化消化。”山魁兴奋,就像个孩子,在家里憋得久了,一听到要出去,不论干什么都高兴。

砰!砰!砰!砰!

山魁迈开脚步,快速而去,每一步都踏的大地开裂,万壑轰鸣,就像一远古巨人,在大山中横行无阻,两臂一划拉,不论多粗的树木都得断折。

另一边。

列彪派出了青龙寨的所有人马,几乎是地毯式向前搜索,不放过任何一处地方,列彪亲自督军,下定了决心要将叶天云交代的这件事办好。

很快的,叶天云便和列彪汇合,再次看到山魁小山般的巍峨身躯,列彪汗毛倒竖,心底都发寒。那日山魁将他的几十名手下活活踩成肉酱的情形,他可是记忆犹新。

其他山贼喽啰们见到山魁,也是个个心惊胆战,倒吸冷气声不绝,不过好在他们之前都见过山魁闯进青龙寨,再次见到,还不至于吓得四散奔逃。

“列彪,可有所发现?”叶天云从山魁肩头跃下,走到列彪身前问道。

“暂时还没有,不过大人请放心,这里每个山头我们都一清二楚,绝不会错过,相信很快就能接到大人的母亲和妹妹了。”列彪道。

“嗯。”叶天云点头,表面看着镇静,内心却是十分焦虑不安,一刻没有母亲和妹妹等人的消息,他就一刻不能心安。

千余山贼拉开一条大网,从青龙寨出发,一路向叶城方向搜索,不论大路还是山中小道,每一处都仔细寻找。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叶天云心中愈加不安起来。

忽然,一山贼骑快马来报,道:“禀报寨主,我们在翠屏坡附近发现一对母女,两人都受了伤,经询问,正是叶城城主的夫人和女儿。”

“受伤了?我母亲和妹妹在哪里,快带我去。”叶天云心惊,一把抓起那山贼,跃到了山魁肩头。

那山贼吓了一跳,差点没晕过去,连忙向山中一指,道:“就在那个方向,离此有五六里路程。”

“山魁,快走。”叶天云焦急。

“是,主人!”

山魁的灵魂中被烙下了幻魔之印,近距离下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叶天云的心情,当即迈开大步,直接就冲进了山林中,一路横冲直撞,两人合抱粗的树木都是直接撞翻,力量惊人。

只花了几分钟的时间,叶天云就来到了翠屏破,远远的便看到二十多个山贼正围着一对母女,如同对峙。

“嗯?这是怎么回事?”叶天云看向被他抓在手中的山贼,冷声问道。

“大人,实在是迫不得已啊,她们一听我们是青龙寨的人,怎么也不愿意和我们走,还一个劲的跑,我们只能这么做。”那山贼战战兢兢,苦着脸道。

叶天云恍然,青龙寨恶名在外,母亲和妹妹也不知道自己已是青龙寨的真正主人,自然不会轻易相信他们,当即不再多言。

“呀!怪……怪物!”

玉滢心和叶萱儿正和青龙寨的人对峙,忽然听到砰砰巨响,猛然见到一山石巨人冲来,叶萱儿不由大叫,玉滢心也吓得不轻,二人久居叶城,哪里见过如此可怕的生灵。

“咦,不对,那是……我哥!”一山岭巨人冲来,肩头站着两人,很是显眼,叶萱儿眼尖,立时就认出了叶天云。

“娘。”叶天云从山魁肩头跳下,飞也般的冲到了玉滢心面前,看到母亲身上有伤,心如刀割。

玉滢心被青龙寨人马围住,尽管一直被告知是来迎接她们的,但玉滢心如何肯相信,她已经抱了必死之心,以保贞洁,只是遗憾死前不能再见儿子一面,难以瞑目,正绝望之时,陡然看到叶天云出现在她面前,顿时如在梦中,不敢相信,热泪当时就流了下来。

“云儿,你真的是我的云儿!”玉滢心把叶天云紧紧搂在怀里,痛哭流涕,难以自己。

“呜呜,哥,连你也被他们抓来了,呜呜……呜呜……”叶萱儿不住抹泪,还当叶天云也是被青龙寨抓来的,大哭不停。

而被叶天云抓到山魁肩头的那个山贼,此时此刻也是泪崩了,心中直呼:“你们倒是……倒是把我先放下去呀!”

“呜呜……哥,怎么连你也被他们抓来了?”叶萱儿不停大哭。叶萱儿和叶天云乃是孪生,但两人长得并不怎么相像。

“我不是被抓来的,这些都是我的手下。”叶天云安慰了母亲几句,对叶萱儿道。

“你吹牛,他们都承认自己是青龙寨的人了,怎么会是你的手下?娘,你快看看哥他是不是傻了?”叶萱儿一边抹眼泪,一边道,根本不相信叶天云的话。

“云儿,他们都是青龙寨的人啊,你……你和他们认识?”玉滢心也有些怀疑,关切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她突然觉得自己完全看不透自己的儿子了,不由惊奇。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