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摁着轮流侮辱视频

婚事自从双方家长拍板后,我和沈明朗立刻去领了证,真正办婚礼的日子还得等到明年五月,毕竟就现在的酒店行情没个一年半载也预定不到,大巫为了扳回面子让楼定联系了本市的五星级酒店,再听完一桌酒水大概一万元的价格后,两人二话不说转战了四星级。︾樂︾文︾小︾说|

“鸡仔,我们既然已经领证了,那是不是应该……”沈明朗一脸贼兮兮的看着我偷笑。

我两手一摊,表示无所谓,反正就他现在的情况,我们俩在一起也就是躺床上纯聊天的情况,更何况我现在左眼的问题,一个人待着自己都觉得不靠谱,还不如找个靠山安稳度过七月半再说。

“太好了,那一会回家你收拾一下,晚饭后我们就一起回去。”沈明朗见我答应,立刻开心道。

我见他一脸笑意,心情也变得莫名好起来,虽然刚认识这家伙的时候觉得他神神叨叨装逼犯,没想到这还没几个月竟然觉得他可爱起来。

“好的,都听你的。”我刚说完,眼尾突然瞄见离我不远处有个舌头大概有一米多长的吊死鬼,下一秒我就变身老母鸡抱住了沈明朗的大腿。

妈的,出来领个证光天化日之下都能见鬼,心脏差点从胸口跳出来。

“低调,低调。”沈明朗偷偷看了眼周围,见没人注意到这边后立马把我踹在了怀里,拦了一部出租扬长而去。

我靠在他胸口刚有了那么一点安全感,一转头就看到吊死鬼坐在我旁边。变身后这吊死鬼感觉好像确实看不到我,只见它用鼻子闻了闻沈明朗,然后露出一脸疑惑的模样。

“……”我默默的闭上眼睛,也当做没看见它。

然后我就发现这吊死鬼跟着我们进了小区,跟着我们进了楼道,就在它准备跟着我们进房的时候,被一股不知名的阻力挡在了外面。

“又见鬼啦?”马爸爸看见女婿怀里抱着一只鸡,不由随口问道。

我点点头,道:“刚领完证就看见了,现在还在家门口等着我呢……”

“跟回来了?”马爸爸冲沈明朗努了努嘴,对方立刻心领神会的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递给对方。

我一扭一扭的跳上沙发,叹气道:“老爸,不是你女儿天生胆小,但是这事要是再多发生两次,保不齐我就要进精神病医院了。”

“你幻境进了那么多次,还怕区区一个小鬼?女儿,你可是凤凰的传人啊!”马爸爸拍了拍自己肚子,一脸的语重心长。虽然现在他是胖了一点,但是想当年他还是小鲜肉的时候,不说外表,就是自个的实力,围在身边的母飞禽走兽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我撇撇嘴:“是呀,一个凤凰一个公主生出来一个老母鸡,我血统确实挺高贵的……”先天发育不足,后天无人教导,就我现在这身老母鸡还是自己琢磨出来的呢!

马爸爸见状干咳一声,似乎也察觉这事是自己和老婆做得不地道,想当年老婆备孕的时候自己要是少抽点烟,说不准女儿的血统也不会歪到母鸡身上去。

“鸡仔,不怕,有我在,它们不敢近身的……”沈明朗拍着自己胸脯打包票说道。

“拉倒吧,前面就坐你旁边,虽然那玩意没有采取什么行动,但是你也没有对它造成震撼!”我拍了拍翅膀,表示老的小的都靠不住。

既然都靠不住,那只有靠自己了。我跳下沙发,慢慢挪到门口拉开门,透着门缝往外瞧了瞧。

果然还在!

我心一横,顿时化成人身,趁着吊死鬼还一脸懵逼的时候一把扯过它的长舌头来了个过肩摔。就听“嘭”的一声,地上突然冒出一阵青烟。

“麻痹这鬼是不是好几年没洗澡了,全是灰!”我连忙捂着嘴跳开道。

“鸡仔,趁热打铁!”沈明朗朝自己老婆做了个左勾拳右勾拳的姿势。

马爸爸则是朝女儿那边扔了一把菜刀,道:“此刀乃是我凤凰一族的传家宝,集合了天地之灵气,落月之霜华……”牛皮还没吹完,就看见女儿拿起菜刀,一点心里负担都没有的手起刀落。

我一刀断了吊死鬼的舌头,吊死鬼发出一声惨烈的叫声,我再一刀砍了它的脖子,虽然没有让它身首异处,但是这家伙估计也活不长了。

“爸爸,我成功了!”我摇摆着双手,朝老爸炫耀道。

我终于克服了自己的恐惧,我终于战胜了人生中第一只恶鬼,我终于在失败多次后没有选择逃避,而是迎难而上,我终于……

还没等我感情抒发完,身后那只还没死透的吊死鬼就对我发起了攻击,原本被我一刀割下的断舌瞬间又长出一米多长朝我脖子卷了过来。

我一时不察,顿时整个人窒息了。

“他妈的你们……别光看不动……”我伸出手,朝老爸还有沈明朗求救道。

沈明朗前脚跨出一步刚准备过来帮忙,马爸爸突然伸出一脚把他绊倒在地。

他语重心长的看着我手里的菜刀,重复前面的话道:“此刀乃是我凤凰一族的传家宝,集合了天地之灵气,落月之霜华……”

我翻了个白眼,感觉自己大概快死了,老爸的声音虽然如雷贯耳,但是在我听来就好像蚊子叫一般。

“加油加油!加油加油!”马爸爸想了想,换了种方式鼓励。

沈明朗见状也跟着叫了起来。

我……

你们神经病啊!

“汪汪汪汪汪!”

就在我迷迷糊糊感觉明年的今日就是我忌日的时候,耳边传来几声狗叫。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我突然有了一种破釜沉舟的心理,我心一横,拿刀直接抹了自己脖子……上缠了好几圈的舌头。

只见眼前银光一闪,我脖子顿时觉得一松,跟着整个人跌在了地上,等我缓了滴答两秒后,回头就是冲吊死鬼面门砍十七八刀。

****

“来来来,今天这顿我来做东,为了庆祝我女儿第一次手刃死鬼……大家都不用跟我客气,随便点,随便吃……”马爸爸坐在饭店包房内,对着众人哈哈大笑道。

大巫和楼定对视一眼,两人看了看菜单上昂贵的价格,不由点了点头,决定这次不出头了。

马妈妈也是异常高兴,前面买菜回来就听见老公告诉她女儿今天怎么怎么厉害,怎么怎么宁死不屈,怎么怎么勇敢无畏,她这心里终于落下一块大石。本来女儿就是她的命根子,虽然脑子不聪明,天赋也不好,但是好歹也是自己身上的一块肉,以前原本想着女儿这辈子就这么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没想人算不如天算,女儿竟然继承了他们的血统,这样一来,等待女儿的就是一个不一样的人生,而这个人生有些困难她必须自己克服,没人帮得了她。

“哈哈哈哈,爸爸你太客气了……这才刚刚开始,以后你就看着我大杀四方吧!”我杀完吊死鬼之后,被老爸和沈明朗一吹嘘,已经整个人上天了。

讲心里话,大概是在幻境里杀鬼杀多了,我刚才杀完吊死鬼之后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完全不需要看心理医生。

“飘飘,再接再励。”楼定露出一脸吾家儿女初长成的欣慰表情。

我当下就和他碰了下杯,干下一杯红酒。

两个小时后,酒足饭饱的马爸爸叫来服务员结账,我晕乎乎的看着眼前的场景,扶着墙壁道:“明朗,是不是我眼花了呀,我怎么看见前面有好几个缺胳膊断腿的人在前面……”

“吾没看见,是不是你又见鬼了呀?不要紧,反正一个也是杀,两个也是杀,吾正好把岳父的菜刀带来了……”沈明朗接收到来自岳父的视线,立刻将所谓的传家之宝交给老婆。

我:“……”

“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身旁突然传来众人的叫声。

他妈的这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啊!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