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污的视频试看120秒

吴雄散播的流言对凤栖阁的伤害很大,客流量减少了一半不说还引得许多客人动手动脚的。

也许在敌人看来凤栖阁一帮女流之辈,他这一招一出,没有什么应对的措施。可是他小看了陈博。

他这一招本来就是为了试探陈博的底细,看看凤栖阁被流言蜚语缠身并且自己成为留言中的男主角时陈博如何应对。

在他看来如果陈博普普通通没有什么背景,只是一个会几道特色灵食的修士他就可以随意拿捏了。

可如果陈博背景深厚,面对流言雷霆震怒,他也可以急流勇退。他又信心没有留下什么把柄,陈博的怒火不会烧到他。

在吴雄看来不管何种情况出现,凤栖阁的反应一定都很大。

可是他没有想到凤栖阁的反应确实大,但是大的让他有一些措手不及了。

……

和陈博商量之后,肖玉玲就去实施安排陈博的计划了。

一夜过后,第二天来到凤栖阁的客人发现凤栖阁还没有开门了,但门上多了一张纸,上面写着一个凤栖阁的声明。

“自昨日起凤栖阁就受到流言中伤,一些心怀叵测的修士肆意污蔑凤栖阁。

火凤宗虽是女修门派,但是行事堂堂正正。凤栖阁也是正经生意,不容任何人肆意污蔑。

至于昨日留言中的男修确实存在,但是他不是个别别有用心的修士猜测的那样。

昨日男修名为陈博,来自和火凤宗交好的一个大宗。

陈道友来凤栖阁是为了和凤栖阁的合作而来。也许某些人无意目睹陈道友,就编出流言蜚语造谣抹黑凤栖阁。

凤栖阁自前些时日自先辈典籍中翻出上古灵食的烹制方法。依方制作,惠顾天下道友。这才有了这些时日诸位道友吃到的美味。

然凤栖阁身为女修宗门,本身赢弱,全赖先辈余泽而存。这等上古灵食定会招来别人觊觎,无力庇护。

于是传讯交好宗门,欲交出灵食制作方法,寻求庇护。

陈道友正是受宗门嘱托,前来凤栖阁考察、学习灵食的制作。

对于昨日发生的事情,陈道友已经传讯宗门。对于觊觎灵食做法、抹黑凤栖阁的幕后之人,凤栖阁可能无力追究。

但陈道友的宗门决定不会置之不理,他们不会容许门下弟子受此污蔑,宗门声誉不容玷污。不日就会派出门派精英,追究幕后着的责任。

望心怀不轨、居心叵测之辈好自为之。”

这就是陈博的方法扯虎皮。

对方不敢硬来的原因不是怕肖玉玲她们,而是惧怕来历不明的陈博。

既然对方担忧,陈博就将计就计,杜撰一个莫须有的大派子弟的身份。

反正陈博不属于这个世界,对方就算查也查不出什么来。

一则声明让前来的修士议论纷纷。

一些一直对凤栖阁有好感的修士看完后很高兴。

他们也算凤栖阁的老客户了,尤其现在凤栖阁有了这等美事以后,他们更加来凤栖阁。

可是昨天的流言不止使凤栖阁受伤害,也让他们很不自在。

凤栖阁出丑事,他们这些老客户也显得来凤栖阁是为了什么见不得光的目的一样。

现在凤栖阁澄清流言,并且抱上了一个大宗门的大腿,他们也松了一口气。

而昨天一些浑水摸鱼、乘乱生事的修士则有些惴惴不安。凤栖阁虽然没有说和哪个宗门合作。但越神秘越让他们惊疑不定,每个人都后悔昨天的举动。

当然了,也有一些不相信的修士觉得凤栖阁这个东西是在扯虎皮,糊弄众人的。可是不能真正的确定凤栖阁所说真假之前,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今天的生意比昨天好了不少。不知道是声明起了作用,还是更多的是为了打听凤栖阁抱上的大腿,每个修士都安安稳稳的,没有再发生昨天的事情。

期间陈博露了一次面。

他莫名的穿越而来,身上没有一点修为,本来不想那么早暴漏与众人眼前的。仙界太危险,一个毫无修为的人还是低调一些好。

可是既然敌人捅出来了他的存在,他就不得不露面了。

这几日已经习惯了古装的陈博一露面就吸引了众多修士的目光。

一身古装打扮,气宇轩昂、英俊潇洒,脸上还留露出一种大派弟子才有的从容淡定,让人们相信了凤栖阁的说法。

这等卓尔不群的人物只有大宗门才能培养出来。

至于陈博一直担心的修为问题反倒成为了佐证他身份的又一例证。

如果一个人在别人看来毫无修为那么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真的是凡人一个。可是仙界就没有凡人,刚刚出生的婴儿也是有灵力存在的。

那么就只有另一种情况了,修为太高。

而陈博的情况在他们看来就是修为太高,导致他们察觉不出陈博的气息。

其实他们不知道陈博真的是凡人一个,仙界唯一一个凡人。而且露完面之后的陈博回到后厨腿都软了。

吴雄苦思冥想想出来的阴谋诡计被陈博轻飘飘的化解了。关于凤栖阁的谣言不攻自破。

……

“怎么回事?怎么又冒出来一个神秘的宗派?”吴雄发着脾气。

他担心陈博是大宗门的弟子,可是没想到这种担心居然成真了。

他的计划没有起到一点效果,反而让凤栖阁的声誉更加高涨。

“属下不知。”一个黑衣人低着头回道。

“不知、不知,你能知道什么?那个陈博真有那么厉害?”吴雄又问道。

“属下看不透,应该不是天仙的修为。”黑衣人继续说道。

“不是天仙?那你的意思是金仙了,什么宗派有这个能力?她凤栖阁能抱上那么粗的大腿?我老觉得这不对劲,你先下去,我再想想?”吴雄有些心烦意乱。

他直觉这件事有蹊跷,可是他想不到哪里有问题。

“那个小丫头?”手下问道了赵芊芊。

费尽心思绑来了一个最好对付的,可是没想到也是最废材的一个。

“先关着。”吴雄头痛的回道。

现在陈博的身份更加的神秘。凤栖阁的这个大腿究竟是何方神圣?没有搞清楚之前,赵芊芊是杀也杀不得、放也放不得。

在吴雄头痛的时候,陈博也在头痛。

成功唬住众人,但这只能唬一时、唬不住一世。还是要想一个稳妥的一劳永逸的方法解决凤栖阁的麻烦。

最起码也要在成为有品级的宗派之前,不会再有什么麻烦。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