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跳不许拿出来我检查

r;不会是谁家小孩在恶作剧吧?诸葛双鹰这样想着,转身坐了回去。

然而在坐下之后,门铃又响了

“嘿!我说这谁家熊孩子啊!”

诸葛双鹰起身,再次望向门上的猫眼。

还是没人

“到底是”诸葛双鹰气冲冲的打开门,然而话说到一半看到外边的人之后却直接呆住了

“你怎么来了”

“嗯是我,怎么,不欢迎么。”

门外,一位坐着轮椅的黑发少女操着软绵绵的声音对着诸葛双鹰道。

学生会办公楼地下,有一间巨大的地下室,其中摆放着大量的密封严实的金属箱子,其中有好多的箱子上边还特意标上了危险品的标识。

“真是的,原本以为让我送个东西,我想着应该不会很多,没想到啊,阿宅!你给找这么多干啥!还全是消耗品啊!”

来到地下室的黑衣男看到了这堆积如山的金属箱子不禁怒吼了一声。

“原本以为是二哥自己来拿,没想到他居然叫别人来拿了。”黑暗中,一个身着一身军绿色工装的金发少年缓缓的走了出来,少年带着一副厚重的电焊眼镜,巨大的眼镜挡住了少年的大半张脸,只能看见他的嘴里叼着一个棒棒糖,头上还带着一个黄色的安全帽。

这位可能就是阿宅了吧。

阿宅手里提着一个大个金属箱子,其中同样贴着易燃。易爆的标识。对着黑衣男说了声:“接着。”然后甩手将箱子丢给了黑衣男。

“小心点送到二哥那之后,我会跟二哥打电话说明的。”阿宅头也不回的继续搬去了。

“喂喂阿宅,你给我想个办法,这个么多东西我可真拿不走啊!”黑衣男对着阿宅的背影怒道。

“呃,你去跟大姐说一声,借一下她的飞机去。”

“我得会开啊”

将轮椅上的少女推进房门之后,诸葛双鹰静静的关上了房门。

“花映真,”诸葛双鹰对着她说道:“怎么大老远的,跑到我这里来了”

“二哥,我是来替大姐给你下达两道通知的”花映真一脸严肃的说道,尽管声音总是软绵绵的严肃不起来。

“嗯?”诸葛双鹰不禁有点奇怪:“会长那里啥时候缺人缺到这个程度了,连你这个行动不便的人都不放过”

“有些通知,只能由我来下达,并且我也有任务在身。”花映真说罢,从轮椅上的一个暗格之中取出了一个长约20厘米通体呈银白色的小刀,诸葛双鹰见状,微微吃了一惊

“白刀密函?”

“没错,这回跟之前的小打小闹可不一样了”

诸葛双鹰接过这个银白色小刀,将刀缓缓的从银白色的刀鞘中拔出,然后,一只手握住了刀锋。片刻之后,诸葛双鹰将手拿开,这时,手上多了一张卷好的纸条。

这把小刀的刀身有个夹层,里面可以塞进去一些较小的机密文件,但是这个夹层没有打开的地方也没有封住的地方,若想拿到里边的东西只有靠诸葛双鹰“存在消失”的能力使刀身消失一部分才可以取到。且刀身内部具有大量的溶解物质,任何暴力破开的方法都是徒劳。所以理论上,这个“白刀密函”里边的东西只有诸葛双鹰才可以拿到。

这个“白刀密函”的制作方式只有刀一行自己知道,也只有诸葛双鹰才可以拿到里边的内容。在以前也只有传达重大机密事件时,才会委派诸葛双鹰去送这个东西,并在对方面前当面拿出。

“不过这回我自己却收了一回白刀密函啊。”

“这是一张委任状,”花映真一旁解释道:“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诸葛双鹰默不作声的将委任状展开,扫了一眼上边的内容,不禁一头黑线

“什么情况!”

委任状上边写着:

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下属零号特别行动大队审议,特命诸葛双鹰同志为零号特别行动大队特别执行者,并全权负责石家庄地区42号区内部不安定因素。

天际零号特别行动大队队长白潇

二零一三年七月五日

“奥,对了,这张委任状在7月五号凌晨零点之后自动生效,到时候你就去石家庄地区分队的驻扎地领取一下你的执照。”花映真一旁解释道。

“这个特别执行者的执照,就是国内盛传的杀人执照吧”诸葛双鹰忽然问道。

“对。”

“这次刀一行为了保护伊芙,看来也是蛮拼的啊”

“一眼看出了刀一行的意图,看来福尔摩鹰这个绰号还真不是吹的啊”

天际学院内有个死规定,就是天际学院的人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绝对禁止对普通人出手。

这条规定是高压电网,触之即死。

因为天际学院内的人口众多,其中的人不免有一些矛盾,虽然大部分人都是孤儿,但其中一小部分的人在地面上还是有亲人的。为了防止天际学院的人对地面上的人出手,早在天际学院建立之初,这条规定就写入了院规之中。

而这个“专区执行者”的职能就是巡视并调查自己范围内所有的不安定因素,并根据自身判断,可选择是否可将不安定因素直接扼杀在摇篮里。我们可以直接理解为可以先斩后奏。

并且零号特别行动大队可是认证件不认人的,所以对此刀一行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也是小心翼翼的让花映真将执照送了过来。

“不过,这个杀人执照并非只有保护伊芙小姐这一项工作,”花映真解释了一下:“大姐当时把这个证件弄下来时还连带着下发了另一项任务。”

“我就知道”诸葛双鹰脸上不禁有些黑线:“将杀人执照弄到手,估计费了不少功夫吧”

“二哥,大姐可不是这么想的哦,”花映真伸手摸向轮椅上的另一个角落,啪嗒一声,又一个暗格打开了,从中取出了一个黑皮笔记本:“你就看看这个。”

诸葛双鹰接过本子,打开一看,却发现这是一个档案本,上边记着一个人的姓名,性别,民族,出生年月,就读学校,现住址,家庭成员等等一系列的简要档案,旁边还附有一张近期的照片。诸葛双鹰大概翻了翻,发现这一指厚的黑色笔记本上基本上全是这样的档案,大概有一百来个左右。

“这是什么?”诸葛双鹰下意识的问道。

“这是近期从外部潜入到石家庄市区附近的梦魇成员名单,其中应该包括了之前你向大姐报告的那个叛逃的精神系能力者,虽然仅仅是嫌疑人,但应该是里边的其中之一了。”

“梦魇!”诸葛双鹰不禁微微吃了一惊:“这群人又卷土重来了?”

“如你所见。”

在天朝,超能力者的发展并非只有天际学院一家。

与天际学院一样,“梦魇”也是一个超能力者组成的组织,但与天际学院的官办路线不同,梦魇原本是一个民间组织,且成立时间要早于天际学院。根据其组织内记载,梦魇可能是在民国初年成立的,前期曾由于经营不善,曾多次面临过解散的危机。然而时值乱世,国内各大军阀之间混战不休,乱世之中,梦魇成员辗转全国各地,依靠着当时军阀之间的混战而不断的扩大,最终在当时的所有的超能力者组织中独占鳌头。然而,在天朝建国之后,随着和平时代的到来,暗中支持梦魇的民间资本逐步被国家兼并,曾经在国家内战中作用重大的梦魇失去了昔日的辉煌,并在十年动乱期间四分五裂。

改革开放后,梦魇的一部分残党随着国家的号召而加入了新生的天际学院,是当时天际学院内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另一部分则追求自由与利益最大化,借助多层援助,再一次重组梦魇。不过,由于已经进入和平时代,这种雇佣兵性质的集团在当代已经不适宜生存,所以,由于内部意见分歧,本已重组的梦魇在短时间内再度分裂,一部分前往国外,在战乱地带当起了战争佣兵,另一部分则继续留在国内,由一个中立的雇佣兵集团堕化成了杀手集团。

天际学院内原“梦魇”的成员一度想将分裂的“梦魇”成员招安,但是奈何三十多年过去了,不仅毫无进展,而且现在的关系似乎有恶化的趋势。

“不过,如果按照这个黑色笔记本上的近期照片去对比我发过去的嫌疑人名册的话,应该可以找到这个人吧。”诸葛双鹰反问道。

“我们之前也想到了这个方法,但现在却发现了事情没那么简单。”花映真的声音沉了下来:“之前想审问一下你最先抓到的那个气系超能力者,却发现他的记忆也被抹除了,但是从他身上却发现了手臂上有一处鸽子血刺青,是篆书梦魇二字。”

“你是说温元和?”

“接下来就是问题所在了,他的名字,我现在也不知道他叫什么,虽然天际学院上的学生证上写着温元和,但是那个黑色笔记本上有一个记载着相同照片,却写着另一个名字:芈子江。”

诸葛双鹰下意识的翻了翻手中的黑色笔记本,在第七十六页找到了这个的名字,却发现两个人的照片是一样的。

“二哥,”花映真一旁解释道:“照片相同的并不只有他一个,并且几乎所有的照片相同的人天际学院内的名字和笔记本上记述的名字都不一样。还有我来之前曾试图派人去抓捕这些照片相同的人,但是却全部都不见了。”

听到这,诸葛双鹰陷入了沉思。

“看来,这件事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啊”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