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go艺术高清大胆

秦兰菁跟三王妃素不相识,自然不会将自己视为人人喜爱的香饽饽,笃定三王妃必须喜欢她,对她盛情款待。 首发哦亲

恰恰相反,只要三王妃确实疼爱罗子落,秦兰菁非但不会生气,反而会高看三王妃好几眼。

此刻三王妃愿意顾念罗子落的心情,压抑对她这个平民女子的不满,已然很得秦兰菁的认可了。

因着有三王妃在一旁帮衬,三王府这顿盛宴,秦兰菁吃的还算舒心,没有受到太大的叨扰。

不过即便如此,在宴会之后,罗子落还是极为认真的跟秦兰菁道了歉。

“为何要道歉?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吗?”秦兰菁当然明白罗子落到底在为何事跟她道歉。然而在她而言,没有这个必要。罗子落也完全无需为今日的事负责。

“我……”极为难得的,罗子落被秦兰菁的问话问的哑口无言了。

他不曾做对不起她的事情,可他错估了三王府的局势。一厢情愿的将兰菁带来上京,却让兰菁遭遇了怠慢,这是他的过错,亦是他的疏忽。

“罗子落,在我眼中,你从来都只是罗子落,仅此而已。不管你是曾经的罗家大小子,还是现下的三王府世子,跟我都没有任何关系。我结交你,不是结交你的家世,也不是结交你身后的背景和靠山。同样,你是你,他人是他人。我还不至于分不清楚好坏,因着别人的言行就迁怒于你。”秦兰菁一本正经的看着罗子落,说的亦是她最真实的想法。

也或许三王府并非每一个人都如罗子落这般诚心欢迎她和秦泽的到来,但她之所以会答应住进三王府,仅仅是因为罗子落的邀请而已。

既然她不是为了他人来的三王府,自然也不会因着他人就离开。

是以,罗子落完全不必担心她会胡思乱想。

如若她会离开三王府,那么理由只有一个:罗子落带她离开。

是“带”,并非其他任何的方式。这么多年的相识,秦兰菁对罗子落有着绝对的信心。任何人都有可能赶她和秦泽离开三王府,唯有罗子落,不可能会这样做。

感受到秦兰菁对他的信任,罗子落愣了一下。好半天后,忍不住苦笑出声:“总觉得在你面前,我特别容易犯蠢。明明再简单不过的道理,我却怎么也看不透。”

“那是因为你身在其中,自然就把事情想得太严重了。”秦兰菁浅笑着摇了摇头,踮起脚尖伸出手,轻轻拍了拍罗子落的肩膀,“放心,我可是你老大,不管过去多少年,都会一直罩着你的。”

面对秦兰菁的亲近,罗子落微微扬起嘴角。然而听闻秦兰菁把话说完,罗子落忍不住又心下长叹一口气。

虽然很喜欢秦兰菁对他的这份特别,但是这种心上人一直把他当成小弟的感觉,委实不怎么好受。

然而,心仪秦兰菁的话,罗子落暂时也是说不出口的。

原本他想着,先带秦兰菁来上京三王府看看,也见见他的家人。然后他和秦兰菁的事情便可以按部就班,一步一步来。

只是真等将秦兰菁带进王府,只是三王妃的态度,就足够引起罗子落的重视了。

罗子落想给秦兰菁的,是一份安枕无忧的幸福,而不是面临家中长辈的刁难和不喜。那样的氛围和情境,不是罗子落想要铺开在秦兰菁面前的幸福。

是以当务之急,罗子落更想要做的,是率先说服三王妃,博得三王妃以及三王爷的认可和同意。秦兰菁,他是娶定了。

最终,罗子落也没有接秦兰菁所谓保护他的言语。从认识秦兰菁的时候开始,他就没有将自己定位成秦兰菁的小弟。只不过看秦兰菁一直兴致勃勃,他也就没有把话戳破。

而今的他,虽然依旧不想让秦兰菁失望,却也寄望能给予秦兰菁更大的欢喜。也所以,就不能事事都让秦兰菁如愿了。

秦兰菁也没在意罗子落的沉默不言。

尽管跟罗子落一起长大,但罗子落从来都不是热闹的性子。少言寡语,才更符合罗子落长久以来的人设。就好像平日里他们时常在一块,也都是她说的更多。而罗子落,惯常都是聆听者的身份。

一旁的秦泽看了看明显另有深意的罗子落,又瞅了瞅全然没察觉到不对劲的秦兰菁,张张嘴,又闭上了。

算了,子落哥和他姐两人之间的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好了。反正他挺喜欢子落哥的,就将他最喜欢的二姐交给子落哥照顾好了。换了别人,他是说什么也不肯放心的。

至于三王妃似乎对他二姐不是很满意?在秦泽眼中,就更加不是问题了。

他很快就会参加殿试,待到他顺利考得功名,自有为他二姐撑腰的时候。待到那时那刻,他二姐的身份势必是不差的,也绝对不会让三王妃小瞧了去。

罗子落这边正跟秦兰菁说着话,另一边的三王妃则是不怎么高兴的跟三王爷提及了对秦兰菁身份的不满。

“那位姑娘瞧着不错,是个大气的,不像是寻常百姓家的小女子。”跟三王妃的看法不同,三王爷其实挺中意秦兰菁的。

三王爷是当今圣上的胞兄,并无觊觎皇位的意图,也没有扩大势力的野心。他的儿子,只要一辈子平稳安乐,娶谁回来当世子妃,三王爷都是不会反对的。

当然,三王爷的这份豁达,也跟罗子落曾经被丢失了十年大有关系。

那时候的三王爷,是真的以为,他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再见到儿子了。

虽然小女儿也是他的血脉,可儿子毕竟不同。长达十年都没有子嗣继承世子之位,三王爷内心的失望和焦急是不言而喻的。

而就在他眼看着就要彻底绝望之际,罗子落被找了回来。

那一刹那,三王爷只觉得上天又一次恩赐,眷顾了他、眷顾了三王府。自那日之后,三王爷对很多事情都不再刻意执着,也不会以片概全的否定任何人和事。

比如罗子落提出要离开上京,三王妃眼泪婆娑,极为舍不得,也甚是不情愿。可在三王爷看来,他的儿子还是好端端的活在世上,活在他知道的地方,被他亲自挑选的精兵侍卫牢牢保护着……

这般情景,难道不比头十年对罗子落的生死不知要更好?至少三王爷这四年下来,每夜都睡得极为安稳,不会再想之前那般动辄半夜醒来,辗转难眠了。

而罗子落喜欢秦兰菁的事情,在三王爷这里也不是什么大事。

比起上京那些出身富贵的千金小姐,如秦兰菁这般曾经跟罗子落共患难的女子,哪里就不好了?

三王爷仔细派人打听过罗子落当初在临河村的处境。那时候的罗子落,何止是一个“惨”字可以形容得了的?

临河村虽然不大,可也不是没有其他父老乡亲。男女老少那么多人,可却只有秦兰菁一个小姑娘对罗子落伸出了援助之手不是吗?

如若没有秦兰菁,三王爷丝毫不怀疑,他的儿子没有被饿死,也被罗家那一对狠心的夫妻给活活打死了。

此般一想,三王爷对秦兰菁更加没有偏见了。

像这次罗子落将秦兰菁带回三王府,三王爷就觉得,这是他儿子终于舍得将心上人带到爹娘面前了,是好事。

能够真正看到秦兰菁本人,三王爷还是很欣慰,也很高兴的。

被儿子藏了这么久的姑娘,也已然长大了,可以嫁人了。那么接下来,他们三王府也可以着手准备迎娶事宜了。

“不像是寻常人家的女子,可她确实是出身乡野的小丫头一个。”三王妃撇撇嘴,仍旧不是很能接受秦兰菁的出身。

“那按着你这样说,咱们去为儿子挑个闺阁千金,等着看儿子过的不好,一辈子都苦不堪言,连笑容都露不出来一个?”三王爷能够理解自家王妃的心结,也愿意耐心开导三王妃慢慢想通。此般细心作为,可是三王爷之前决计不会做的。

“我当然不想儿子过的不高兴。所以我这不是一直都忍着在么!就算不是很满意那秦家丫头的出身,可她好歹曾经是咱们家子落的救命恩人。这么几年也是她一直陪在子落身边,我都知道的。”三王妃固然心头不乐意,却也不是不明事理之人。

三王爷说的,她都顾虑到了,也一直记在心里。否则,她哪里愿意放任秦兰菁就这样住在三王府?

如若她真的容不下秦兰菁,甭管任何理由,她都早就将秦兰菁送出王府了。

而今她一直没有赶人,某种程度上也是变相的认可了。

不过,她心里还有那么些许的不愿意和不舒服,亦是不变的事实。

“好了好了。既然知道是为了咱儿子好,你就先放下各种成见,尝试跟那位秦姑娘好好相处几日吧!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也或许你们相处几日,就轻易见人心了?”安抚的拍拍三王妃的手背,三王爷已然是哄人的口吻了。

自家王妃的性子,三王爷还是知晓的。对于那位秦姑娘,他家王妃决计没有到不能容忍的地步。那么,就试图挽回挽回吧!

三王爷的情面,三王妃又哪里不会给?更何况她私心里,也是更加偏疼罗子落的。

比起对秦兰菁的不喜,三王妃更不想要看到罗子落伤心难过的场景。

也罢,她就姑且先跟那秦兰菁接触接触吧!如若秦兰菁是个不好的,就别怪她翻脸无情,不留情面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