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抬高点我会轻轻的

不要进来  她面无表情的漠然道:“你现在的年纪其实也不算是太小了,像是这样胡乱闯进女子闺房的行为,也实在是欠缺稳妥!”

“现在你若是就这么离开,我还会考虑一下不告诉刘郡守和刘夫人,这样也算是给你们刘府留个面子。就爱上乐文网 ”

这本是她强忍着自己心底里的厌恶,对刘天宝好心劝慰的实话。

这沐阳郡里刘府是个地头蛇,再加上刘玥也是刘府的人,所以若非必要的情况下,她也确实愿意给刘府留个面子。

但是,这世上好赖话都分不出的人,可是太多了!

尤其是她现在面前的这个刘天宝。

“你这是什么意思?在威胁本少爷不成?!”刘天宝被谢漓的一席原本是好心劝告的话

,给气得脸红脖子粗,不禁攥紧了拳头又往前凑了一步。

“这整个刘府都是我家的,你现在住的这间房子也是我们刘家的,凭什么我不能进来?!”

他冲着谢漓大声嚷嚷着:“老实告诉你,你们这些乡下来的穷亲戚本少爷我见多了!刚才我要你的丫鬟、还让你挑选我们刘府里的东西,这都是抬举你们!!”

“要不是我们刘府,你又算得上是什么东西?!”

原来他还以为,谢漓也是他们刘府在乡下的穷亲戚,现在来他们府上打秋风来了。

这刘郡守贵为沐阳郡的郡守,那刘府自然也是这沐阳郡当地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

俗话说得好,家贫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即使刘郡守刘宗和他的夫人刘秦氏,双方的祖籍与亲族全都在关内渝州。但是这样,也依旧阻止不了在这沐阳郡里面,不断地有人打着各式各样的名头跑来刘府探亲。

后来,刘宗又在这沐阳郡当地纳了几房妾室,自己的嫡女又嫁在了当地,这沾亲带故的多了,那借着走亲访友的名头往刘府里面跑的也就更多了。

可是说到底,刘府在这沐阳郡的根基尚浅,真真正正的正经亲戚数来数去也就是那么几个。这些来探亲的人,大多数都是些七拐八拐的远方,一表三千里的那种。

而他们这些人来刘府里的目的,或是投奔、或是想要捞些好处。

刘天宝自小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耳濡目染之下,自然也是对着那些乡下来捞油水的穷亲戚们满满的鄙夷之态。

而方才就在他进门的时候,看到谢漓正端坐在正房的板凳上、刚刚才梳好了妆容。

今日,谢漓难得的穿了一身素袍,绣裙素雅却是上好的锦云料子,裙面上光华不显但是暗纹却是绣的格外的奢华。

再加上她还未及笄,身后泼墨一样的披及腰黑发、就只用了头顶上一根毫无瑕疵的玉簪挽起,容貌五官姣好却是妆容淡雅,这只是一眼就被刘天宝认作了……

认作了乡下小地方来刘府打秋风的穷亲戚!

本来嘛!在刘天宝的记忆认知里,那些真正的富贵人家,穿戴装扮必定像他一样,珠光宝气、金银玉饰加身,锦衣绸缎、珠翠琳琅满目。

你看这沐阳郡里面有钱的大户人家,他们家里面的官太太和其她女眷,哪一个不是满头珠翠?!

你再看看他娘张氏,什么时候不是把自己身上最好的珠宝首饰都戴在身上?!

除了他们家里面的那个怪里怪气的嫡母,还有他那三个天生是个赔钱货的姐姐,身上的珠宝首饰少了些,其她什么他见过的女人们,哪一个不是这样?!

只有乡下的那些买不起首饰华服的穷亲戚,才会像是这样穿戴!

所以,当即刘天宝就认定了谢漓是个小地方来的穷亲戚,指不定是那个村里面土财主家里养的闺女,和那些来他们谢府里打秋风的人一样无二!

现在他堂堂刘府里面唯一的一个少爷,只是想要个财主家里面出来的小丫鬟,居然被自己眼前的这个村姑给拒绝了?!

“回头我就要告诉我爹,马上就把你们给撵出刘府,以后再也不许你们登门!”

他瞪着眼睛狠狠地看着自己面前的那个人,威胁道:“只要你能把今天那个给你端洗脸水的小丫鬟给我,我就给你在我爹面前说几句好话,否则你们就准备吃不了兜着走吧!”

“记着,是那个圆脸的小丫鬟!!”

刘天宝强调道。

圆脸的小丫鬟?!今天给她端洗脸水?!

小喜?!

这小霸王是怎么看上小喜的?!

刚刚已经在刘天宝心里面,从穷亲戚升级为村姑的谢漓,神色古怪的低着头,默默思索着。

“哎!你考虑好了没有?”

刘天宝好似有些等的不耐烦了,不断的催促着。

谢漓抬眼瞟了一下他,嘴唇轻启,字正腔圆的对他说道:

“滚!”

刘天宝原本不大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你说什么?!”

谢漓嗤笑了一声,没再拿正眼瞧他:“我说,滚出去!”

“还有,我一会儿得找刘夫人谈一下,这堂堂刘府公子的教养问题!”

去他的刘府!去他的地头蛇!去他的留情面!

除了刘玥没有一个好点儿的!!

怪不得上辈子刘玥会对自己的娘家冷眼旁观!!!

作得!

“还有……”

她又低头看了看那个被刘天宝一脚踹到了地上的小婢女,现在那个倒霉的可怜小婢女还捂着被踢中的腰腹,瘫软在地上蜷成一团儿,脸色痛得青白,不断地倒抽着冷气。

“还有,我不管平时你是怎么管教对待自己身边的下人的,这些人毕竟都是你们刘府的人,我想管也管不着……但是!”

谢漓抬起了眼,目光冰冷又含着几分警惕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刘天宝:“但是我身边的婢女,那是我的人!”

“你不能动!”

看着谢漓冷漠疏离的眼神,还有不容置疑的口吻,刘天宝又那么一瞬间,被惊得全身僵硬了一下。

可是随之,一股巨大的恼怒感,席卷了他的心头。

他自小被娇宠着长大,刘府的众人一向对他千依百顺、有求必应,很少会有他提出要求会被拂逆的时候。

但是现在,一个乡下来的穷亲戚,居然就敢对他这么说话。

一时之间怒上心头,刘天宝四下望了一下,居然一把把房间里面课桌上的茶具抄在了手里面,狠狠地向谢漓的方向砸了过去。

谢漓万万没想到,这刘天宝居然敢就这么直接动手,一个怔楞之下,差点被这扔过来的茶具给砸到。

但是毕竟是武将之女,身上的几手粗浅的拳脚功夫还在,她几乎是身体下意识的起身闪避,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劈头盖脸砸来的茶杯、以及茶杯里面还剩下的半杯茶水!

还好那些剩下的茶水已经凉了。

茶杯砸在地面上迸溅出来,茶水四溅,其中有几滴茶水溅在了她的脸上。

谢漓的脸色终于是阴沉了下来。

已经很长时间了,她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如此狼狈!也有很长的时间,没有人这样直接了当的泼她的茶水了!

哈!

谢  漓现在已经完全没了继续和这个、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小子纠缠的打算,她摸了一把自己脸上那几滴的茶水,眼神沉沉的看向了还在面红耳赤的刘天宝。

在她脸上脂粉,被那些溅上的水渍晕出了一块儿小小的模糊。

她看着刘天宝,开口道:“你……”

“小姐!”

一声惊叫打断了她未完的话语。

门外的脚步声‘噔噔噔’的传来,伴随着小喜的惊呼声:“小姐!您还好吧!”

“哐当”一声!门被突然推开了,一个脸蛋儿圆圆、眼睛大大的小丫头,惊慌失措的从门外跑了进来:“这还没到门口呢?方才的那声响又是怎么一回事儿?!”

看到了突然跑过来的小喜,刘天宝的下巴扬了扬,刚想要再说些什么,突然顿住了,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母、母亲!”

他的脖子像是被钉住了一样,格外僵硬的转头看向了大门外,嚣张的气焰不复存在,就连语气也变得结结巴巴的。

谢漓随着刘天宝的目光随之望去,就看到了在她房间的大门外,刘夫人就那么默不作声的站在那儿,眼神紧紧盯着地上的那破碎的茶杯,紧皱着眉头,脸色阴沉的像是锅底一般。

看着刘夫人的目光挂在了地上满地的碎瓷片,谢漓突然眉梢一挑,突然捂着脸蹲在了地上。

“啊!我的脸……烫……”

她就这么半跪在地上,捂着方才溅落了几滴凉茶的脸,仿佛极其痛苦的低声哭泣着。

“小姐!小姐!您究竟怎么了?!要不要看大夫?”

小喜非常捧场的在她身边团团转着。

果然,刘夫人的目光也瞬间被吸引了过来,她惊愕的看着捂着脸的谢漓,又再看了碎的茶杯和地上流淌着的水渍,终于也是变了脸色。

“快来人,喊大夫!”

她惊惶的向周围的下人们吩咐道。

“谢家小姐的脸被热水给烫伤了!!”

刘府在这沐阳郡一郡之地里面称霸的时间也不短了,刘天宝自小就在整个沐阳郡里面呆着,借着刘郡守的名号作威作福、百无禁忌,整个人的眼界也就只有沐阳郡那么大,丝毫也没想过若是遇到了外面的贵人应该怎么做!

所以,他会胆大包天对谢家的小姐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刘府里的其他下人们居然没有一点儿意外的感觉。

顶多也就是觉得,自家小少爷这次这么对待府里面老爷夫人亲自接待过得客人,确实是有些过分了。

刘夫人站在这么一群自以为是的蠢货中间,感觉自己分外的心塞!

他们府里面怎么会有这么多有眼无珠、还拎不清的白痴?!

就在这时,大夫终于提着药箱一路小跑的颠了过来,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废话,就被刘夫人踢到了谢漓的面前,叫他赶紧给刘府的贵客治伤。

这刘府的下人们看着此次的这位贵客竟然被夫人如此的看重,于是也就都一窝蜂的涌到了谢漓的面前大献殷勤,谢漓整个人周围都被围堵的水泄不通,被挤在了圈儿外的小喜急的吱哇乱叫,掂着脚尖仰着脖子想要看看她们家的小姐。

只有刘夫人一个人站在了外面,紧张地面色发白,就连手中的锦绢都被她的双手紧紧地攥着、绞成了一团儿。

这些下人和刘天宝那个贱婢生得蠢货又怎么会知道,这谢家小姐是谁?

这谢家二小姐是谢府里堂堂正正的嫡出小姐,是震慑了整个边关的谢大将军的嫡次女!!

这她背后所代表的,是整个谢府的势力和威望。

如果她真的在他们刘府出了什么意外,特别是对一个还未出阁的女儿家来说……若是被热水烫伤而毁了容貌……

刘夫人也想捂脸。

而且还是刘府的公子亲手泼得热茶!

像谢府这样的家族和势力,又岂能是他们这个小小的刘家所能对抗的?!

莫说他们家老爷是什么沐阳郡郡守!这整个关同洲里,除了瑞王府这几年才有了和谢府正面相抗衡的趋势,其它郡的郡守在谢府眼里哪里排的上号?!

也莫说什么渝州秦家人,她只是个秦家旁支里出来的女儿,早就和秦家很少有什么联系了!再者说了,他们远在边关,秦家的手也伸不了这么长。

现在这关同洲天高皇帝远的,这谢府又势大,只要动动手指头,那么不管是明面上还是暗地里,都能叫他们刘府吃不了兜着走!

而且,这次的事情还真是她们刘府理亏!

像是刘天宝作数这样的丑事,就算她们家里面侥幸告到了京城里去,拿到了当今圣上的面前来判定,她们刘府也拿不出什么站得住脚的理由。(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