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f动态图出处第900期

“阿殇,你睡着了吗?”梦依可轻轻地敲了敲宇文殇的房门,但里面没有传出任何回应。“刚才博士打来电话了,说是要你去他那里一趟。”

寂静无比的房间,就好像没人在里面一样。

“博士的语气异常强硬,所以我觉得你去一趟比较好……”梦依可贴着房门自顾自地接着说下去,希望听到从房间里传出的回应。

但事与愿违,房间里依旧安静地让人头皮发麻,让人不禁怀疑宇文殇真的在房间里吗。

事实上,双臂石膏未拆的宇文殇只能老老实实地躺在床上。现在的他既无法离开房间,也没有离开房间的理由。自从宇文殇除了骨折以外的伤痊愈之后、回到家中之后就一直是这副样子,既不离开房门,也不见任何人。

而梦依可就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才隔着房门将博士的电话向他传达一下。

正当她微微地叹了一口气,转身准备下楼的时候,背后的房门忽然打开了一个缝,发出“吱呀”的一声。

宇文殇从门缝中探出头,低沉地说道,“既然是博士来找我的话……我去……”

“你的手臂……”梦依可透过门缝看到宇文殇穿着凌乱的睡衣,肩膀上披着一件外套,手臂上的石膏绷带已经消失不见了。

“已经没事了,所以我就拆掉了。”宇文殇的声音虚弱无比,仿佛在黑夜狂风中摇曳着的一盏孤灯,随时可能会熄灭。“只要不用力的话,就没有问题……”

“那怎么行,不好好去医院检查就拆掉的话……”梦依可担忧的说道。

宇文殇摇了摇头,眼神中出现了一丝请求、请求梦依可不要再说下去了,他不想面对自己变得羸弱不堪的事实。

“……七璐搬回自己的家了,说是让她好好缓一缓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梦依可转移了话题的同时走向了厨房,围上了围裙。

宇文殇点了点头,换上了外出的服装之后看到梦依可在厨房不由得产生了疑惑。

“你在干什么,博士不是叫我们去他那里吗?”

“给你做碗容易消化的粥,你在房间的这些天只吃了一碗泡面,喝了几罐咖啡吧。”梦依可一边说着,一边把锅碗瓢盆弄得叮当直响。

“……不用了。”宇文殇的声音除了虚弱,更多的是颓废。

“可是,你这样身体会撑不住的。”

“我说了!不用了!”无法调节的负面情绪让他像一头猛兽一般的怒吼着,梦依可被吓了一跳。不过,宇文殇也很快意识到了自己有点过分了,“抱歉,我……不是很饿…我,我们还是去博士那里吧。”

看着有些语无伦次的宇文殇裹紧了大衣、急匆匆地走出家门,梦依可沉默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出现在她心中。但是,此时她能做的也只有赶紧跟上宇文殇。

1月24日,在大寒节气的前后——一年之中最冷的几天,dl市下起了近几年来规模最大的鹅毛大雪。当整个城市被白色所笼罩的时候,宇文殇才发现一直出现在自己梦境中的那个终年被冰雪封锁、无人的城市和自己眼前的景象是多么的相似;而现在,那个梦境也永远不会再出现了。

半个小时后,在梦依可的搀扶下,大病初愈的宇文殇才到达了李烨羽的研究所。推开双开门,发现李烨羽和夙殇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正在谈话,气氛顿时变得僵硬起来。

夙芩和杨宇昊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静静走出了房间,离开了研究所。

“博士,我……来了。”许久,宇文殇才开口打破寂静。

同时,李烨羽瞳孔中的杀意化作了如同实质般的精光射出,杀生瞳所带的恐怖威慑力蛮横地撞击在宇文殇与常人无异的精神上。

杀生瞳是李烨羽所研究出的杀人术突破常识的一种体现,因为凭对视就能让对方头晕目眩、眼冒金星几乎是不可能的。

要不是梦依可在旁边搀扶着他,被李烨羽的杀气攻入神经的宇文殇现在可能已经坐倒在地。

“哟,你来的正好。”李烨羽慢慢走向宇文殇,“其实就在刚才我们得到了尼德霍格计划遗址的位置,那里可能会有万骸魔王等人的弱点。不过,我们需要兵分三路,你……肯定是不参加吧。”

宇文殇稍微沉默了一会,“杀手的事情,对现在的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我就知道。”李烨羽冷哼一声,将地图收了起来,然后示意宇文殇跟自己过来。

宇文殇本来想说什么,但是在李烨羽杀生瞳的威慑下,他只能先把嘴边的话咽到肚子里,默默地跟着李烨羽离开了房间。

不一会,李烨羽带着宇文殇和梦依可来到了研究所的地下一层,这里是他的私人训练室,这里有各种各样健身器材和好几个木人桩。

正当梦依可和宇文殇不明白李烨羽将他们带到这里的意图的时候,李烨羽忽然一拳揍上了宇文殇的脸。

来不及做出毫无作用的防御,宇文殇被打得撞碎了面前的木人桩,脸上变得满是鲜血,一部分来自遭受重击的鼻子,一部分来自被碎木渣划伤的脸颊。

宇文殇感觉血的腥味从喉咙涌上来,浑身像要散架了一样的传来剧痛,两眼的视野忽明忽暗,越是挣扎着想要站起来,身体越是像一滩烂泥一样瘫软在地上。

“梦依可,不要说话,也不是要去扶他;宇文殇,站起来。”李烨羽用冰冷的命令口吻告诉了两人瘫痪了一瞬间的大脑下一步应该做什么。

“是吗,现在的你羸弱得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吗?”看着在地面上低声呻吟着、因为狠狠撞到了头部而摇摇晃晃站不起来的宇文殇,李烨羽一边擦着刚刚抡出去的拳头的关节一边说道。

“博士,你……”宇文殇知道李烨羽的这一拳力量还是收住了的,不然自己必然会因为头骨尽碎这种极为痛苦的理由死掉。“你还不明白吗?我现在这幅狼狈的模样,只配做一个配角……不,只配做一个龙套角色!”

“是吗?”李烨羽一边冷冷的说道,一边将一把匕首丢了过去,随后他抽出腰间的格洛克手枪,将枪口对准了倒在地上的宇文殇。“捡起这把你父亲赠与我的匕首,然后给我站起来,宇文殇!”说着,他按下了手枪的保险。

宇文殇除了服从做不了别的,只能捡起匕首。

看样式,是striderajax–antrack2。论精良程度,他比宇文殇给梦依可的那把军刀还要高出好几个档次。

“你要做什么,博士!”梦依可看着摇摇晃晃,不停扭曲着身体强迫自己站起来的宇文殇,不由自主地开口向李烨羽问道。

李烨羽无视了梦依可的问题,只是在宇文殇刚刚站稳身形的时候,用比冰还要冰冷的声线说道,“听着,宇文殇,能评判自己价值的只有自己人生的主角。你觉得现在的你只能做一个微不足道的龙套的话,那么你就已经没有资格评判自己的价值了!”说道这里,他从手枪弹匣中取出了所有子弹,又放回三颗推上了弹匣。“所以,就由我来决定你的价值吧!”在话音落下的同时,李烨羽毫不留情地扣动了扳机。

三声枪响,三道闪光,三个掉落地面的空弹夹发出清脆的响声。

除此之外,还有几声金属弯曲的和子弹射进墙壁的闷响。

汗珠顺着宇文殇的额头滑下来。

“这不是能做到的嘛。”李烨羽吹了一声口哨,语气突然变得放松下来。

三颗子弹在击中宇文殇之前被他用匕首全部弹开了。

“难以置信……”宇文殇用毫无生气、有些干哑的声音说道。因为使用全部力量挥动匕首弹开了子弹,现在心力已经快消耗殆尽了。

“至少你还不至于只有一个龙套角色的价值,可喜可贺啊。”李烨羽用不温不火的声音说道,丢下耗尽力气的宇文殇和梦依可,转身离开了。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