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娘一晚上能承受几个人

“喝!”青年暴喝一声,下一刻,绑着绷带的拳头,已经朝着陆轩的面门打来。

陆轩知道这样躲下去根本不是办法,若论实力,自己并不比这青年差,只是自己从未与人交手,对招式是一片空白。与他真正打起来,自己根本发挥不出。

“住手!”楼梯口,陈长鸣走了下来,他色厉内荏,望着青年说道:“这事,这事是因我而起,你们,你们有事就冲我来。”

青年驻足,站在距离陆轩一米外,侧头玩味望着陈长鸣。

“陈家小子,你现在倒是有些胆色了,刚才你被我的尸童吓得屁滚尿流时,怎么不见你有这样的胆量?”中年哈哈笑道:“那陈老头若是在天有灵,见到你这幅窝囊样,估计气的要从坟墓里爬出来吧!”

“住口,你……”陈长鸣气的胸口起伏,指着中年说道:“不许你在侮辱我的爷爷!”

“侮辱?就你陈家现在落魄成这幅模样,还配让我侮辱?我告诉你小子,最好识相滚远点,毁我的尸童,今天就让你们付出带价!”

“吴震!”中年指了指陆轩,说道:“先把这小子两条腿给我打折!”

先前瞧陆轩对自己的身份不在意,以为他是有什么靠山,而现在,他基本已经可以确定,这只是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家伙。

“放心三叔,这事交给我!”青年狞笑着。

“你们住手,我们是来芜陀山参加玄学交流会的,你们敢在这里动手,就不怕芜陀山的人找你们麻烦?”陈长鸣喝到。

“芜陀山?”中年大笑,道:“你们以为自己算什么东西?芜陀山会管你,真是笑话。”

“让我们放过那小子可以!”中年盯着陈长鸣,笑道:“把你们陈家的那件法器铜葫芦拿来,作为我这尸童的赔偿!”

“铜葫芦?”

陈长鸣惊讶,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法器铜葫芦,自己的父亲也从来没有跟自己提起过。“我不知道什么铜葫芦!”

“跟我装蒜?既然这样,那就什么都别说了。吴震,动手!”

吴震早就等待的不耐烦,站在那儿不停紧着手上的绷带。听到中年话语,他哪里还会在迟疑。脚下龙蛇九步直接施展出来,身子如同一道魅影,直接就到了陆轩身旁。

陆轩一直提高警惕,在吴震冲过来的瞬间,就立刻后退闪避。

唰!

吴震一个鞭腿,在陆轩的脖颈处划过,带起强烈的劲风。摆在陆轩身旁的一只一米高的花瓶,被他踢中,瞬间化为碎片散落一地。

“我看你能躲到几时?”吴震缓缓收回抬起的腿,盯着狼狈的陆轩。

陆轩皱眉,目光凝重,神秘心法只是增强了他的身体,关于战斗招式,却是一点也没有。这也让他跟同级别的吴震对上时,完全落入下风。

再一次后退数步,与吴震拉开了距离,这吴震招招狠辣,丝毫没有留手,自己一旦被他击中,肯定重伤,到时候自己就等于是砧板上的鱼肉。

“这是你在逼我!”陆轩深吸口气,目光盯着一脸傲然的吴震,冷漠的淡淡说道。

“逼你?”吴震哈哈大笑:“是的,我是逼你,那有如何?”

将掺杂手上的绷带猛然拉紧,吴震嘴角勾起一抹阴寒的笑,缓缓说道:“你就这点本事,也实在无趣,如此,就去死吧!”

陆轩望着冲来的吴震,深吸口气。凝神将双手合在胸口,手指快速结印,口中不断念诵着法咒。

“喝!”陆轩目光一凝,一道奇怪的音节从他的口中吐出。

冲到陆轩身前的吴震,被陆轩口中的音节波及,体形猛然一顿。大脑竟是短瞬的陷入了混沌状态。

当他从这种状态恢复过来时,陆轩的拳头,已经落在他的胸口。这一拳,陆轩没有丝毫留手。

吴震身体倒飞出去,撞在不远处的沙发之上,沙发竟是被他撞翻。

“你……”吴震不敢置信望着陆轩,一丝鲜血从他的嘴角溢出,胸口剧烈的疼痛告诉他,此时他的肋骨,已经断裂。

并不是陆轩这一拳的威力太强大,而是吴震被击中的时候,意识处在迷糊状态,这时候的他根本没有任何防备,身体的防御力也处于完全封闭的状态,所以才被一拳击成重伤。

陆轩感觉身体有些虚浮,脑袋有些昏沉沉,似是随时都要晕倒。甩了甩头,强撑着站在那儿。

刚才他使用的是鬼谷密经中的术法,叫做摄魂波,这个术法需要强大的神魂支撑,现在的陆轩还不足以催动,虽然刚才强行施展了出来,威力不但大打折扣,还使得他神魂力消耗过大,差点陷入昏迷。

“哥!”少女赶紧跑过去将躺在地上的青年给扶坐起来。

“你刚才使用的什么妖法?”吴震捂住胸口,目光紧紧盯着陆轩。

“好强大的术法!”中年目光凝重盯着陆轩,道:“你不可能是陈家的人,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人?”

“三叔,不要跟他废话!”少女冷冷盯着陆轩,说道:“把尸王召来,他敢伤我哥,我要把他杀了。”

中年没有理会少女,目光已然盯着陆轩,道:“说,你究竟什么人,哪里学的那种术法?”

陆轩强撑着站在那儿,脑袋的眩晕感,也正在逐渐的减轻。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陆轩淡淡说道。

“哼!不要以为我奈何不了你,告诉你,跟我湘西赶尸一族为敌,你还差的很远。我现在给你机会,你要懂得珍惜!”

“是吗?那你现在就把你们的尸王召来,看我能不能把它一起给灭了!”陆轩冷冷道。

“你……”

中年刚要说话,别墅外一个少女和一个青年走了进来,那少女是先前带陆轩来住处的那个人。

“这,这怎么回事?”少女身边的那个青年在大厅里环顾一圈,最后对着中年拱了拱手,说道:“吴叔文前辈,你们的住处不是在北边吗?怎么,怎么跑到这边来了?”

中年冷哼一声,说道:“这里有人毁我尸童,我自然是要过来讨说法!”

“额!”青年似是这才发现地上躺着的尸体,皱眉望了眼陆轩,说道:“你们为什么要毁吴叔文前辈的尸童?”(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