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

白起缓缓退向远处,金丹长老来此,必然是得知龙胆草被白虎夺走,又前来前来争夺,一场恶战必不可免。“你的命还真大,岩浆都没能把你烧成灰烬,”金丹阴沉的说道,白虎看着金丹,神采十足毫不示弱:“托你的福,岩浆下的虎王救了我,”金丹紧攥双拳暴喝一声,气势暴涨,袖中飞出一柄金光熠熠的神剑,金丹持长剑在空中只留下一闪而逝的金芒,白虎体外生风毛发飘荡,颇有些威震四方的霸气。

面对冲来的金丹长老,白虎怒吼震天,爪子向金芒狠狠拍去,金芒速度更快从它爪下掠过,白虎顿感不妙身体迅速翻转,金芒从它的腹部划过白虎随之退开老远,金芒停住,金丹长老显出身形,白虎身上洁白的毛发被染上一丝红色,显然刚刚金丹长老那一剑已经将他伤到,“把龙胆草交出来,我让你在这里安然度过剩下的时间,”金丹长老冷冷的说道。

“我已经是个死人,生对我来说已经多余,所以你的条件对我没有丝毫诱惑力,”白虎声音低沉,完全看不出受伤的意思,金丹长老抬起手中长剑指向前方,澎湃的灵力使他周围空间都开始扭曲,白虎在空中并未对此表现出太大的反应,一动未动,直到剑光闪过,临近白虎脖子的时候,空中传来一声惨叫,金丹长老从空中掉落,白虎似是在远处没有动过一般,从空中落下,金丹长老缓缓站起,嘴角过着淡淡血迹,怨毒的看着白虎。

白虎并未理会他,纵身到白起身前说道:“你先到屋中去,”白起一言未发径直朝茅屋走去,看着白起进了茅屋,白虎才有转过头看着金丹长老,淡淡的说道:“我时日无多,你若想与我同归于尽那就尽管放马过来,”金丹长老看着抱有必死之心的白虎,将嘴角血迹擦干,眼下他已身受重伤,如若再与白虎相战真弄个同归于尽实非他所想,心中虽有不甘却也只能咬牙离去。

白虎看着他在空中飞远,泄下最后一口气倒在地上,白起在屋中看着一切,忙冲出到白虎身前,只是他到之时白虎已经没了生气,白起叹息一声,真准备将就地将白虎掩埋,虎躯之中突然冒起一阵白烟,一个透明人影在白虎身体上方漂浮,白起微惊向后退出数步,透明人看着他开口说道:“不用怕,我现身只为一事。”

白起深吸一口气说道:“您请讲,”“你是燕州白家的人,让你掉入山谷是我借用空间之力强行在封谷阵法上打开了一个缺口所为,”透明人淡淡说道,白起虽然没有太听懂他的话,但总算清楚一件事,他与嫣红会到这里并非偶然,“你费这么大力气把我弄到这里到底为何,”透明人说道:“拜托你一件事,”说着透明人手掌张开,一枚金色的丹丸出现,透明人继续说道:“把这枚丹药交给你母亲,告诉他,屠羽没有食言,”紧跟着龙胆草又从他手中飞出:“这是给你的。”

白起接过两样东西袖中飞出一个玉瓶,将丹丸放入其中,又飞出一块绢布,将龙胆草包好,昨晚这些,白起才开口问道:“您认得我母亲?”透明人露出一丝微笑并没有再多言,身形开始变的虚淡,“我该怎么离开这,”白起忙问道,“沿地下岩浆顺流而下,这虎皮可帮你御挡岩浆侵袭,”声音从空中传来,白起心中诸般疑惑,但他已顾不得这许多,离开此处才是当下最要紧之事。

他从腰间拿出一柄短匕,走到白虎身前,嘴中低语道:“晚辈绝无冒犯之意,眼下情势逼人,还请您谅解,”说着白起短匕已经抵在白虎的脖子上,他本是想将虎皮剥下,不过,他稍一用力,便听一阵咔咔咔的声音,原本巨大的白虎尸体瞬间坍塌,白起被这突然的变化惊的不轻,将短匕放回腰间,他拎住白虎尾巴高高跃起,站在不远的一块高大的岩石上,细细的粉末从白虎头部流出,随着山风飘散,白起轻呼一口,心中震颤迟迟未能平息。

望着远处,良久,白起自语道:“这人倒地是谁,竟然为了让我安全离去特别留下这张虎皮,”很显然,白虎本是尸骨无存,但唯独虎皮留下,定是透明人所为,把虎皮收起,白起并没有急着离开,来到茅屋之中,随意坐下,此时他才发现,难怪醒来之时自己完全没有察觉到异常,这里的摆设和外面那个茅屋一模一样,白起稍作休息之后总觉得在白虎消失之后这里有些阴森诡异,便没有再多留,起身离去。

山谷中白起纵跃穿梭,眼前不远有一木屋立在岩石旁被枯草遮掩,白起一喜,这正是他先前搭建,看来茅屋就在前方,白起加快了速度,等他来到茅屋之时晌午已过,推门而入,嫣红竟还趴在床上,白起走到床边,见她呼吸平稳,脸色红润,嘴角微翘坐在竹椅上说道:“看来休息的不错,”取出一条毯子盖住,他也闭上双眼陷入沉睡,天将黑未黑之时,嫣红缓缓醒来,望着窗外皱眉说道:“没想到竟然起的这么早。”

白起听到他的声音看向她说道:“这是下午,”嫣红立马坐直了身体,揉了揉眼睛,仔细向外面望去,那边确实西面,“我怎么睡了这么久,”嫣红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白起扯开毯子深了懒腰说道:“反正也无事可做,多睡一会没什么,你休息的怎么样,”嫣红下床跳了跳说道:“满血复活,”白起淡淡一笑说道:“那就好,我们再去那个地方,想离开这只能通过地下岩浆流,”嫣红看着他一脸苦色说道:“可是那岩浆我们已经难以承受,里面还有蜥蜴恐怕我们下去也是送死,还不如在这等人来救。”

白起摇头说道:“不能再等了,这里不知还有什么危险,我们还是尽快离开,我已经想到办法,”嫣红眼睛一亮,白起将白虎皮取出,将在山中遇到白虎之事告知了嫣红,当然他将透明人交与他金丹的事情主动隐去,一是这与嫣红毫无关联,二则他并未弄清其中到底有什么秘密,而这又关系到他母亲,自然也不便让嫣红知道,嫣红听完白起所述,呆滞少顷,说道:“金丹长老与那白虎打斗,最终败走?他竟对你不闻不问。”

“他来此处本就为龙胆草,又怎会理睬我,”白起耸了耸肩,嫣红看上去还是有些气愤,白起说道:“现在我们自己不是也能离开吗?”嫣红瞄了一眼地上的虎皮说道:“我们要潜到岩浆底部,这虎皮头部有空洞肚皮还有一道被割开的裂痕,如何能将挡得住岩浆,”白起淡然一笑说道:“这你不用操心,你刚醒来先出去转转,一会就好,”嫣红一挑眉,总之她是没有办法,留下只会碍手碍脚,直接离开了屋子。

“大功告成,”未到半个时辰,便听屋中传来白起稍显兴奋地声音,嫣红即刻推门而入,看到地上的虎皮脑部已经消失腹部的裂痕也已经补好,腹部还有两个宝石,脖颈处割掉头部留下的窟窿也被一块虎皮盖着,嫣红大加赞赏的说道:“没想到你这位白家公子炼器术不怎么样针线活倒是真不错,”白起翻了个白眼,他以为嫣红会说出怎样的一番赞美之词,没想到竟是着,嫣红蹲下身摸了摸两个宝石说道:“这两个东西是干什么用的。”

白起说道:“到虎皮里面你得看着点外面的动静吧,我刚刚进去试过,恰好合适,”嫣红点点头:“可是我们要怎进去呢?”白起将虎皮拉起来,在她脖子处将将盖住窟窿的那块虎皮掀开说道:“我们到岩浆池旁边的时候从这里跳进去,然后我在里面将这块虎皮粘住,”嫣红拍了拍白起的肩膀说道:“不错不错,不愧是大家闺秀。”

白起没有理他白虎皮收起说道:“赶紧走吧,一会别再冒出一头狮子。”

山谷外,张瑜正站在一个深不见底的地穴旁边,这里正是通往地下岩浆流的入口,只是张瑜几次尝试都只是到一半便无法在再承受岩浆的侵袭。

此时他有些后悔,华晋和唐白两人能够从此处进入谷中必是依赖丹药,他因对金丹将华晋与唐白放入山谷的行径极为生气,因此在得知进入山谷的方法之后便直接拂袖而去,加之他也未料想岩浆竟会如此厉害,凭他的修为都无法承受,所以便没有向金丹讨要些丹药,张瑜看着脚下地穴,不甘的轻叹一声,御剑朝着丹堂的方向飞去,他准备向齐斌要挟御火的丹药。

谷中,白起与嫣红正走在那条狭窄的沙石路上,只是这次他们两个并未再遇到任何凶兽,来到岩浆池旁,嫣红说道:“竟然这么顺利,那些凶兽难道也去休息了?”“或许是龙胆草已经被人取走它们已经没有留在这的必要了吧,”白起说道。(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