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张开双腿让男生桶

</br>wz1

来人一袭火红轻纱,将将遮掩住重点部位,白嫩嫩的胳膊腿儿就在轻纱缠绕中若隐若现,实在是引人遐思得很,再加上一头长至足踝的乌黑长发,着实有点儿仙姿飘飘的感觉。

叶蓁眨眨眼,又使劲看了看,眨眨眼。

是个大美人呢!额头一个菱形的印记恍若蓝宝石一般嵌在双眉正中,杏仁眼,樱桃嘴,配上白白嫩嫩的鹅蛋脸,活脱脱一个小仙女儿的模样。

唔,配上那身红纱,怎么看怎么有点怪异。

叶蓁偏头打量一会儿,总算知道是哪儿不对劲了。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居然是个平胸啊!平胸啊!

“一个男的居然美成这样,简直就是辣眼睛!”叶蓁自以为声音很小了,却还是让人听个正着。

安怀瑾迷惑地四处打量:“谁,哪儿有人?”

那美男则是愣了愣,接着又笑了起来:“谁说人家是男的了?你这小剑灵好生奇怪,我们剑灵,哪里就有男女之别了?”

原来如此!

叶蓁这才明白,为什么安怀瑾看不见对方,也听不见他的话了。唉,实在是被他的造型给震住了,居然一时没有发现这大美人是飘着过来的,可不是跟剑冢中见过的南柯一样的德行么?

安怀瑾还握着剑摆出一副戒备的模样,心里却偷偷问叶蓁:“是什么人?”

叶蓁无语:“你把剑收起来吧,是个剑灵,看样子,不像是有什么恶意。”

对面美丽的剑灵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火红轻纱随着他身体的抖动滑落下来,胸前两点都露了,叶蓁忍不住翻白眼:“大晚上穿这么点就到处乱晃,你不嫌冷,我还嫌呢!”

“嫌什么?!”剑灵慢慢止住了笑意,飘到安怀瑾面前姿态妩媚地转了个圈,一身轻纱又滑落了几分。

虽说安怀瑾看不见他,可也觉得有些不对,不由后退了几步,带得叶蓁也跟着后退。

“果然是万剑宗这一代弟子中的翘楚,就这份敏锐便少有人及了!”剑灵赞了一句,又对着叶蓁的方向道:“你倒是很好,有个这么优秀的主人!”

这话叶蓁可不爱听了,她不耐烦地道:“你谁呀你?大晚上地不睡觉跑人家地盘上来唧唧歪歪不觉得失礼吗?”

安怀瑾虽然看不见那剑灵,但是却将叶蓁的话听得一清二楚,虽然叶蓁说对方没有恶意,可他并不敢掉以轻心,闻言更是对叶蓁悄声道:“要不你进来?”

他是收纳剑胚,让叶蓁进入丹田的意思。左右他也瞧不见这劳什子剑灵,叶蓁也瞧不见了,那就当对方不存在呗!反正能在万剑宗腹地闹事儿的,还真是从来没有听说过!

叶蓁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可就这么进入安怀瑾的丹田之中,倒像是怕了对方似的,让她心有不甘。

那剑灵扬起轻纱,捂住嘴笑了起来:“小剑灵,我在这守缺峰赏花对月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地底下生霉呢!”

听这口气,倒像是在万剑宗呆了很久的模样。

叶蓁有些疑惑了,不过这疑惑很快就得到了解决。

守缺峰顶一点剑光闪过,南柯嗤笑一声在安怀瑾面前显出身形来:“那倒不是假话,只不过,绿葵,你早已非万剑宗的剑了,在我万剑宗的峰头上赏花对月,有点过分了吧!”

安怀瑾见南柯到了,不由松了一口气,弯腰拱手唤道:“南柯大人。”

南柯安然受了他这一礼,指着他背上的剑囊道:“让你的小剑灵留下,你先去休息吧!”

绿葵也显出身形来,朝着安怀瑾妖娆一笑,安怀瑾却视若无睹,正问叶蓁:“你觉得,南柯大人和这个……,嗯,哪个比较厉害?”

“你说呢?”叶蓁反问道,她还不知道剑灵和剑灵之间有什么差别好不?问她这么高深的问题真的好吗?

有南柯在此,安怀瑾自然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叶蓁也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个情况,自然也是鼓动安怀瑾先去休息,自己留下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怀瑾解下背上的剑囊,把剑胚放在旁边的石凳上,想到叶蓁不爱让剑胚露在外面,又在石桌上垫了一个蒲团,这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回到自己的洞府。

叶蓁撑着头坐在石桌上,脑海里还在回响着安怀瑾的唠叨,什么看看热闹就好,不要参合;什么不对劲就叫他之类,只觉得有点头晕。

剑灵之间发生争斗,叫他有什么用?!

绿葵有些遗憾地看了眼安怀瑾离去的方向,冲着南柯啧啧两声摇头道:“多年不见,你怎么还是这幅德行?良禽择木而栖,宝剑自然也要配英雄,守在剑冢那种不见天日的地方,哪儿有在外头逍遥自在?”

“哦?”我倒是没看出来你哪里逍遥自在了!“南柯在半空中坐下,宽袍大袖随风而动。

绿葵身上的轻纱被风一吹,在身上缠得更紧了些,他舔舔嘴唇露出享受表情:“出鞘惊风雷,尽兴饮血归。南柯,你大概都忘了鲜血是什么味道了吧?”

他的姿势充满了诱惑,可言语间却是满满的血腥气扑面而来,叶蓁似乎闻到了一股子腥味,掩了口鼻侧过头去。

又一道剑光闪过,一身白衣的浮梦在南柯身边显出身形来,冷着脸道:“绿葵,你来守缺峰干什么?!”

“哟!这不是浮梦大人么?好久不见,近来可好啊?”绿葵笑盈盈地弯了弯腰,温柔妩媚中带了一丝恭敬,哪里还有半点之前的血腥气?

南柯却沉着脸不搭他的话,冷冷道:“绿葵,你已经不是我万剑宗的剑了,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赶快离开,否则休怪我无情!”

这么说来,这什么绿葵,以前是万剑宗的剑咯?

叶蓁疑惑地上下打量绿葵,哪位神人可以养出一只这样的剑灵来?不过想到万剑宗现在的那一帮子人,叶蓁倒也觉得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万剑宗这种地方,发生什么事儿都不奇怪。

绿葵拍了拍胸口惊叫:“哎哟,我好怕啊!浮梦大人,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随着她的动作,火红的轻纱漾开了几分,露出玉一般光洁雪白的胳膊来,就连叶蓁这样的女人看着,都禁不住心神一荡。

浮梦却道:“是了,此处离一水峰不远,想必万长老也是刚到吧?看来需要去跟孙家的人聊一聊了。”(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