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dman70cctv老头

解决完一个,自然还得继续。

会议室内,众董事面面相觑。在他们几个人中姚董算是打头阵的,却轻而易举失去了股份和身份。

不由自主头皮发麻,会议室内,多双眼睛紧盯容时。

只见他慢悠悠,无所畏惧地开口:“各位董事,趁着现在,你们谁有意见都提出来,嫌弃盛世不好,老板不争气的,请上前主动交出股份,我高价回购。”

双手交叉,优雅地靠着椅子耐心等待。

几个董事什么都没敢说,虽然他们占的只有一点,但对于盛世收入,百分之一都是天文数字。

会开的越长,众人越乱。

一上午十三个董事清理了八个,只留下五个话不多,平日没事连出现都不出现的老前辈。

会议结束,苏逸满面春风。

“老大威武,以后就不用担心这些人上门闹事了。”

“不自量力,我估计他们应该会去别墅找我爸。”

容时揉揉发酸的眼眶,昨晚睡的少,哪都不舒服。

“肯定,老奸巨猾,过去指不定怎么胡说八道呢。”

苏逸心烦地道。

“顺其自然,等下我和我爸主动解释,尽可能赶在他们前面。”

容时看看腕表,十一点了。收拾桌面,拿上车钥匙,吩咐苏逸有什么情况尽快通知他。

车子以普通速度行驶在城中区,路过水果店,门面上的字吸引了他。

“本店新到草莓。”

正是草莓季,家里的小女人极好这一口。

容时停车,径直步入水果店。

十一点半,容家佣人做好午餐,方玲和顾瞳瞳这才下楼。

方玲怕她一人无聊,便和她坐了一上午,谈天说地,从南扯到北。

餐桌够大,只是容家人少。容天成还没起床,所以餐厅只有她们婆媳对着满满一桌子饭菜。

顾瞳瞳察觉到方玲的心酸,掌心搭上她那只放在桌面的手,劝慰道:“妈,您别难过,目前咱们家人丁稀少,不代表以后也这样。”

“嗯,你和容时多生几个孩子壮大咱们家族,你放心生,妈妈都帮忙带。”

方玲回握她手,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现在也只有她能让容家多几个人。

“夫人少夫人,少爷回来了,这下有人陪你们吃饭了!”吴妈小跑进餐厅汇报。

“容时回来了,家里还能多点人气。”

“妈,媳妇,你们怎么不吃饭呢,在等我吗?”

容时走到顾瞳瞳身旁,俯身就是一个响亮的脸颊吻。

方玲嘴角一斜,笑意频生。

顾瞳瞳拍了他一巴掌,怒目。好几个人在,他黏什么!

把手中水果递给佣人,说:“挺新鲜的,麻烦洗一洗。”

“儿子,上班还顺利吗,你今天不是打算处理董事会的?”

方玲担忧的问,那些人太不是东西,多年时间,她充分了解他们的死不讲理。

容时点头,面色轻松,“还算顺利,只是我爸这边…。”

“没问题,妈会向着你。”方玲保证。

老爸听老妈的,有方玲帮忙,那他就不怕他们找上门了。

午餐结束,容时发困,揽着顾瞳瞳上楼睡觉。

卧室窗帘拉的很严,黑漆漆的。

大床上,顾瞳瞳趴在容时胸膛,小手不老实的戳来戳去。

“老实着。”容时抓着她手,不许她乱动。

顾瞳瞳撇撇唇:“咱们以后住在这吗,不回世纪花园了?”

“嗯,爸妈上了年纪,我们不在身旁,他们会孤单,再说妈挺疼你的,好好相处,嗯?”

“好吧,反正在哪都一样,孩子生下来我自己又带不了。”

“所以,安心住在这。”

“嗯。”

两个人说完话不久,顾瞳瞳听到容时微微鼾声,他累了,躺下就睡着了。

不再吵闹,闭上眼睛浅眠,安静地躺在容时身旁。

下午两点多,苏逸又一次跑到总裁办公室门口。

“苏总,总裁过来我可以打电话通知您,要不您先忙点别的?”

苏逸挠头,没办法的办法,也只好这样了。

第一天上班就迟到,太坑,有紧急文件等着用,就差他签字,他还不来了。

左右环顾,苏逸摇摇头,离开总裁办公室。

刚走几步,手中电话响。

“喂,你好。”

苏逸只以为是客户。

“你好,请问是苏逸苏总对吗?”

清脆的声音,苏逸猜不出是谁,不过很熟悉。

驻足点头,“是,你是…?”

“您不记得我了?我是昨天晚上被您救济的那个,就在别墅区。”

这样一说,苏逸脑海瞬间浮出女孩苍白无力的身影,心一颤,开口:“记得,你现在没出意外吧?”

他关心的腔调令她为之一动,好感倍生。

“我不回那个家就没事,今天打电话给您是想约您吃个饭,以表谢意,不知您方便吗?”

苏逸想拒绝,未等回复,女孩继续又说:“欠着别人,我过意不去,您定餐厅,我过去找您!”

客气又坚定,他不能再拒绝,反正单身狗也需要吃晚饭,和谁一起无所谓。抱着这样心态,苏逸答应下来。

一个下午在翘首以盼中过去,容时最终没来上班。

忙碌一天的苏逸和霍晨下班时分在办公楼大厅撞见。

苏逸满心苦水,一点一滴发泄给霍晨。

霍晨笑笑,没插话,有些话他能说,他却不能,职场如战场,你不会知道哪句话引发战争,缄口不言其他,才是真理。

开车直奔盛世豪庭,苏逸喜欢在自己管理的酒店吃饭,安全又卫生,吃的放心。

开了个豪华双人座,第一次一起吃饭太寒酸不好。

等了快半个小时,顾思然才姗姗来迟。

服务生送她到包厢门口,微笑着离开。

顾思然抬手理了理发丝,摸摸钱包。

盛世豪庭出了名的贵气,在这请客,两个人也得大几千,但人家救她是大恩,她不能吝啬钱。

带着透支额度上万的信用卡,免得结账时候丢人。

礼貌敲门,得到回答才推门进入。

包厢飘荡着香气,淡淡花香,清新怡人。

苏逸转头,眼前女子一夜没见,仿若变了一个人。

长发卷卷披在脑后,白色上衣搭配黑色瘦腿裤,单细高跟鞋显趁她身材愈发修长,小脸粉白,一双大眼睛水汪汪地和他对视。

人靠衣装这句话苏逸是佩服的,若不是亲眼所见,他绝对无法把眼前的美女和昨晚脏兮兮的女孩联想在一起。

顾思然脸红,移开视线。

苏逸轻咳:“咳咳,那个,过来坐吧,咱们点餐。”

“好。”

这一餐,两人吃的还算很开心,顾思然话不多,不过她嘴角带笑,一直很认真的听苏逸说。

饭后,盛世豪庭已灯火辉煌,这一餐够久。

顾思然按铃叫来服务员,苏逸以为她有别的事儿,没阻拦。

她递上一张卡,服务员神色怪异看看苏逸,未接。

“你这是干嘛?”

“说好了请你,算是报答。”

顾思然一脸茫然,抖动下卡,让服务员拿去刷。

苏逸摆摆手,服务员笑着走了。

“哎…”顾思然望着服务员背影喊。

“哎什么,当着我手下的面儿让你个女人请客,我这脸还要不要了,再者说这是我老大自家酒店,我偶尔蹭个饭,老大不管的。”

苏逸解释顾思然的疑惑。

顾思然举着卡,拿着不是,放下更不合适。

“好了,把卡装好,人生路还长,你个女孩子赚钱不容易。”

苏逸从衣架上拿下西服,“走吧,送你回家。”

听到回家,顾思然猛摇头,声调陡然变的激昂,“不,我不回家,我不要回去。”

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情绪失控,抓着手包就往门口跑,好像她慢点苏逸会押送她回家。

“你去哪?”苏逸紧张,拉住女孩颤抖到抽搐的身子。

“不知道,反正不回家。”

顾思然低头木木的说。

家对于她来说是吃不饱穿不暖,一点小事就会挨打的牢笼,别人父母她只有羡慕的份。

年幼父母离婚,让她吃尽百家饭,生母又一次嫁人,给她找了继父,从此开启她暗无天日的生涯。

“好,不回家,我去和经理打招呼,给你准备客房,随便你住

多久,单身女孩半夜别总在马路边瞎跑。”

顾思然抬头,眼睛盛满晶莹。

苏逸不知道她的经历,但是可以看出她家人不待见她。

好好的女孩,作孽啊这是!

“谢谢你,大恩大德无以为报怎么办?”

顾思然抿唇,揪着衣角懵懂的望着他。

苏逸挑眉,想了想说:“我曾经听到过一句话,你要不要听听?”

“你说。”

“古代女人被人相救,如果救她的人长相帅气,她就会说壮士大恩大德,小女子无以为报只有以身相许,如果救她的人长相难看,她会说壮士大恩大德,小女子无以为报只有下辈子当牛做马报答壮士!”

苏逸边说边摇头晃脑,逗的顾思然笑出声。

“所以,你看我长相,再考虑考虑怎么报答如何?”

他的话难倒了她,只当开玩笑的回了句:“哈哈,我选择以身相许。”

苏逸愣神,女子明眉皓齿,不施粉黛的小脸蛋白白的,毛孔几乎看不到,像拨了壳的煮鸡蛋般细嫩。

“下次我请你出去吃,咱们先走吧,我有些累。”顾思然不再调戏,瞳孔闪过疲劳暗淡的光。

“好,去顶层。”

苏逸带着顾思然上了顶楼,她现在无家可归,朋友也不多,又不想总麻烦别人,只好听苏逸安排,想着等这个月底开工资一并归还。

顶层8818,贵宾级总统套房。

楼层管理打开房门,暖黄色的灯光流淌在房间,欧式格调,一派富贵逼人。

顾思然傻眼,她就是普普通通小市民,偶尔出差老板发慈悲给她报销四星级酒店,她住过的最贵的不过四星。

眼前摆设,顾思然急忙摆手,“这太高级,我又不是千金小姐,用不着住这样的房间。”

苏逸没吭声,让管理退出去,他自顾自打开房间加湿器。

“帅哥,我没钱你知道,咱们普通些就好,你这样我不住了。”

顾思然拎着包要走,高级套房,他太抬举她了。

“等等,实话和你说,这个房间不住客人的,而且不需要你出钱。”

什么,不让客人住,那她怎么可以?

“房间窗户是坏的,材质目前市场买不到了,一直没修好,我们怕客人跌落,闲着还不如白给你住,现在你知道了,别太靠近窗户,好吧?”

原来如此,有缺陷不怕,好歹能遮风挡雨。

“没问题,那我离那边远点。”

“嗯,住这里是要用命做房钱的,别嫌弃。”

“不嫌弃不嫌弃,在寸土寸金的江阳,有个暂时的小窝我很知足的。”

顾思然转了一圈,小脸挂着喜悦。

------题外话------

谢谢宝贝们的月票和订阅~还有两更哈~(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