撅起屁股用手扒开bl

唐淮南深邃的眉眼划过一抹亮光,看乔木槿的眼神也比之前要温柔许多。%%%.wenxue6.com

低着头的乔木槿只顾着喝粥一点都没有注意到唐淮南眼神的变化,乔木槿真心觉得唐淮南带来的粥味道特别的好,忍不住连喝了两碗。

放下碗她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吃的好像有点多,白嫩的脸颊染上一抹淡淡的红色,不自觉的摸了自己的鼻子一下,尴尬的道:“不好意思,这粥太好吃了一不小心就吃多了!”

唐淮南看着保温桶里还剩的那一点粥,脸上欣喜的神色恢复正常:“吃饱了吗?喜欢吃的话下次我在让家里的佣人给你做!”

“饱了,我平时的饭量很小的!”乔木槿说着又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回事,心里油然而生一种奇怪的感觉,感觉自己在唐淮南面前和在别人面前的感觉不一样。

还有一股她自己也说不明白的熟悉感,反正就是和唐淮南在一起一点也不别扭,似乎他们两个人就该这样相处。

“东西都收拾好了吗?医院这边手续我已经都办完了,收拾好了我们就可以出院了!”

乔木槿是诧异的,她还真没想到唐淮南速度竟然着这么快,出院手续都办好了,好在她这边没什么要收拾的,带上自己的东西就跟着唐淮南离开病房。

两个人刚从电梯出来,抬头就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乔木槿看着从远处走来的男人习惯性的拧紧的眉头,脸上的笑意也瞬间全无,唐淮南垂眼就看到了乔木槿的变化。

换了只手拎着保温桶,另一只手径直揽上乔木槿的肩膀,在乔木槿错愕的目光下揽着乔木槿离开医院。

乔木槿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唐淮南放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胳膊,以至于和温齐越擦肩而过的时候,就连一个眼神都不曾看过温齐越。

直到上了车子,她才回了神,后视镜里看到站在医院门口望着他们方向的温齐越,乔木槿只觉得心痛,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目光直视前方,有些苍白的红唇轻启:“谢谢!”

唐淮南余光看了她一眼,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什么?”乔木槿有些不明白唐淮南这话什么意思。

唐淮南皱了皱眉,沉声道:“你和温齐越的事情我都知道,我想知道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是继续和他在一起,还是离婚?或者你还有其他的选择!”

闻言,乔木槿诧异的微微张了张嘴。

想到刚才她对唐淮南的态度心里就是一阵懊恼,她怎么给忘了,就算唐淮南如今是自己的合作伙伴,但他还是温齐越的朋友。

他会知道她和温齐越的事情,她也就不觉的奇怪了。

唐淮南见乔木槿不说话就以为起乔木槿有别的想法,开口解释:“你别想多了,我只是以朋友的身份问问你,没什么意思!”

“我还以为你是来给温齐越当说客的!”乔木槿凝眸看向唐淮南。

早晨的街道车流量还是很多的,但是唐淮南的开车技术很好,车子平稳的在车流中穿梭着,即使他在不停的说话,但是一点也不影响他开车。

“相比温齐越我更看重你对这件事的态度!”

“为什么?我们两个只是合作伙伴的关系,温齐越和你可是很多年的朋友,我可没看出来你是个重色轻友的人!”

乔木槿的打趣让唐淮南轻笑一声:“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你就当我重色轻友好了!”

“既然你已经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那你也应该知道苏静雯,我不知道这个女人曾经和温齐越发生过什么,现在我也不想知道,本来温齐越和我就是萍水相逢,该说的话早在我们领证的时候就说了明明白白!”

“他心心念念的女人回来了我自然是要退出的!”

虽然乔木槿的决定在唐淮南的预料之内,但是亲耳听乔木槿说出来,唐淮南还是有些诧异的。

“你和温齐越毕竟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你们还有了孩子,难道你对温齐越就没有一丁点感情?”

乔木槿忍不住侧眸望向唐淮南的侧脸:“难道温齐越没有给你说过我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和他没有一点关系?”

唐淮南蹙眉。

“其实我们两个之所以能在一起不过是各取所需,他想要摆脱爷爷奶奶的唠叨,而我在当时的那种情况需要一个名义上的男人,所以我们就在一起了!”

“那你是想离婚了?”

乔木槿苦涩的一笑:“以你对温齐越的了解,你觉得他会轻易地放我离开吗?”

“不会!”唐淮南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就说出口:“他是个自负的人,就算苏静雯回来了,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对苏静雯的感情已经不是以前的感情了!”

“至于他对你,我能看的出来他对你是有感情的,你可以向他提出离婚,但他未必会答应!”

这一点乔木槿何尝不清楚,她了解的不是温齐越而是所有男人的通病,在男人的世界里,只有男人可以向女人提出离婚,女人却不可以。

想想她就觉得头疼,幸好她没打算直接和温齐越摊牌,否则的话以温齐越的性子一定会察觉到自己地想法。

她想离开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气氛陷入了一阵祥和的安静,两个人各有所思。

“你要去哪?”车子进入下一个路口的时候,唐淮南问着。

“锦绣良缘吧!”乔木槿有气无力的说着。

她现在没有一点力气面对温齐越,只要看见他的那张脸她就忍不住想起她在教堂里看到的那一幕,就会忍不住想到温齐越对那个女人的许诺。

病房里那个女人说那一番话的时候,若是温齐越对自己有那么一点的心思,他完全可以阻止但是他没有这么做。

温齐越的心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在她的身上。

乔木的手机忽然响起来,电话是林念初打来的,她迟疑了一下按下了接听键。

“乔乔,你怎么好几天没有回来了?”电话接通,林念初担心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