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色妄想日和

涂缺失踪了涂应并不会怎么担心,好歹涂缺也是个符师,实力很强,对付一些阿猫阿狗足够,唯一担心的就是八两,他在天魁深林活尸化之后就再也没见过八两!

“希望不会有事。”涂应叹了口气。

外面的天空逐渐变黑,涂应双手被拷着也做不了太多的事情,只能洗洗躺在床上睡了,菲儿熄了灯,十分自觉的钻进了被窝。

“我……”涂应有些窘迫,闻着菲儿传来的香味,心儿有些飘荡,可六岁的身体再飘荡又能飘到哪去,只能闭上眼睛装睡。

寂静之中,涂应可以清晰的听见菲儿轻微叹气的声音,别看白天她无比殷勤,但内心的抗拒、担忧都还是有的,只不过这些感情被掩盖在了那熟练的笑容之下。

“每个人不容易啊……”涂应不由得想起当初经脉断裂后摸爬滚打的日子,到手的每一枚金币都要有个牙印!

“不管怎样,先想办法逃出去,留在这里绝对不是个办法。”涂应又开始盘算,他的目标是摧毁轮回玉,可在这之前,他必须有超过六阶的实力,其次还要得到古界上层的认可,册封为天符师,这才有权利进入到灰色空间,也就是混沌界之中,与地球方面取得联系!

可惜没想多久涂应就睡着了,从天魁深林战斗到被俘关进牢房,他可一刻都没有停下来休息过,此时一放松,疲倦感自然席卷而来。

次日清晨,菲儿睁开眼睛,作为边璐璐的侍女,她每天早上都要早起打点事物,虽然变了主人,但习惯依旧。

睁开眼的一刹那,她看到一个十分可爱的小男孩正靠在她的肩膀上,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增添了几分美感。

菲儿笑了一下,小心翼翼从床上坐起来,开始一天的事物。

而涂应,没过多久就被人喊醒了,他睁开眼,入眼的是丁鱥那张百来岁的老脸,而除了他外,房间中还有四个人,两老两少,最老的一个仙风道骨,给人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

这些人,就是海音城派遣过来的‘研究团队’。

涂应从床上爬起来,菲儿被赶出去了,他的手又被拷住,没人帮他洗漱,只能用袖子蹭了两下,然后看了一眼空无一物的桌子问道:“我的六个鸡腿呢?”

“你小子有完没完,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张德井眉头一皱,拍着桌子就要发作,但被一旁的孙姓老者给拦了下来,只得冷哼一声,以示警告。

涂应也不甘示弱,瞪了他一眼。

“你!”张德井瞪大眼睛,他自从成了有名的符师之后,哪个人见他不是客客气气的,谁敢一见面就瞪他?

“好了德井,一百多岁的人了,还跟一个六岁的小孩怄气。”孙姓老者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朝涂应挥挥手,说道:“过来坐吧,我们今天来只是想问你几句话,不会把你怎样的!”

涂应看了孙姓老者两眼,他有种预感,未来封天符极有可能就是这个人创造出来的,索性就在老人面前表现的乖巧一点,套套近乎,况且,眼前的孙姓老者让他回想起了徐春,那个从出生就照顾他的老人。

丁鱥也坐了下来,那两个年轻的符师也在孙姓老者的示意下就坐,不过这两人是相当有自知之明的,特地把椅子往外挪了点,以示尊敬。

随后问话开始了,全都是一些没什么营养的话题,涂应选择一些无关痛痒的回答,而剩下的那些,要么太过敏感,要么他压根就不知道。

一直到中午,他林林总总回答了上百个问题,不得不说,这孙姓老者的思考能力相当强,面面俱到,甚至还绕着弯给他下套,要不是涂应有一定能力,还真没办法瞒过对方!

送走了一群符师后,涂应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要命啊,能身居高位,必然有不俗之处,我这三辈子的水平在人家面前,跟小孩子似得。”涂应把额头抵在门框上,恰好这时菲儿推开门,直接把涂应推倒在地。

“哎呀!公子!”菲儿慌慌张张,赶忙把涂应扶了起来,然后低头站在一旁,等待责罚。

“算了算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涂应摆摆手,摸着受伤的额头,微微一愣,自嘲地笑了起来,“连个少女都能推倒的身体,谈什么出逃……”

城主府如此森严,高手众多,暗哨密布,一个普通人想在不被察觉的情况下溜出去,太难太难!

菲儿看了眼在那嘀嘀咕咕的涂应,过去关上门,然后从衣服掏出一只笔,一壶墨水以及一叠白色符纸和一本小册子说道:“这是小姐让我送来的,她说你不能没有这个。”

涂应看着笔墨符箓一愣,“边连……城主他知道么?”

“小姐说要保密,还有她说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找她!”菲儿把笔墨符箓放到桌子上,“公子请放行,菲儿一来城主府就跟着小姐,小姐与我有再造之恩,如此菲儿被赐予公子,那就是公子的人!”

“边璐璐么……”涂应皱着眉头,他有些不确定这真的是边璐璐的主意还是孙姓老者的计谋。

菲儿似乎看出了涂应的忧虑,拉了拉他的衣角,指着桌子上的那本小册子,“小姐说如果不放心的可以看看这本书。”

“看书?”涂应翻开小册子,一脸惊讶,“这是……”

“小姐说这是一个离开旅店的人托给你的。”菲儿补充道。

“可以了,不用多言。”涂应合上小册子,脸上露出一抹发自内心的笑容。

这本册子,正是当初涂缺给他的冥想法,边璐璐给这本书包上了书皮,并夹了一张收纳符在书皮之中!

“原来如此,舅舅离开是因为收到了边璐璐传出去的消息!”涂应一下明白许多。

“对了,小姐还交代,要让公子把纸符撕开,她在里面准备了东西。”菲儿指着符箓说道。

“还有?”

涂应掏出收纳符,抓住符箓的两头一拉,一道黑色的漩涡出现在眼前,然后从这漩涡中,突然伸出一只兽爪!(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