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场所耻辱h调教全文

众人本围观黄祖如何在一个捕头面前逞威风,待事情结束再去瞧邓芝时却是不见踪影了,众人四下竟找不着那找不着邓芝的身影。

邓芝见黄祖被那捕头缠住之际,众人的注意力全部被吸走的时候悄悄的混入人群中遛了出去,只是他的整个行动都被段飞看在眼里,段飞心想这样都能溜出来?这群家伙是不是太傻了点?一个从自己身边走过都感觉不到这不得不说感官太差劲,倒是段飞冤枉这些人了,段飞因为常年去高官家里飞檐走壁,对周围环境的变化十分敏感,这也是为什么邓芝一离开段飞就发现了他的动向的主要原因,还有一部原因自然是你趴在这么高的地方对下面全局俯瞰,一有动静自然就会有所察觉。

“都还愣着干嘛?快去把那家伙给我抓回来!哎呦……”黄祖见这群饭桶听见那打伤自己的家伙跑了不去追,反而都呆呆的看着自己不禁勃然大怒,结果扯到了被打伤的嘴角痛的直吸冷气。

“是…是,大人。”那捕头对着黄祖点头哈腰就差没有再跪下了,反身对着自己手下的那些捕快大喊道。

“听到没有?快走啊!你给我快点!”见有一个走慢了对着这人的屁股就是一脚踹了上去,这家伙在黄祖那受了气只好找下属发泄一下。

“或许我可以去帮助他一番……”段飞看着下面的人群逐渐散了,嘴里轻轻的自语。

对于邓芝的做法段飞觉得这样是对的,因为贪婪的黄祖已经看上这家酒楼,不管你如何忍让也是没有用的,黄祖想要酒楼就必须要把他除掉,这本就没有其他解决的办法了,走之前把黄祖痛打一顿倒是解了他心里那口恶气了吧?唉!还是去看看邓芝被抓了没有吧!这新野城的城门可不是那么好出的……

邓芝见恶了黄祖自己只有逃走一条路,可是自己并不是孑然一身,家中还有一个老母要奉养,如今惹了大祸如何是好?

这邓芝因父亲亡的早,母亲把他含辛茹苦的养大,因此对母亲十分孝顺,本以为开了这醉仙居日子能过的安安稳稳,谁知这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邓芝如今要回家去接老母亲好逃走。

“头,那个邓伯苗我知道他点底细。”

在那捕头率一队衙役满大街找人时,在其身边有一人向他献策。

“哦?还不快快说来!”

那捕头正愁这慢大街的找人何时才能找到?这会儿功夫恐怕早遛出城了,到时回去如何去见黄太守?自己这捕头之位可就真的保不住,说不定太守一个不高兴这条命都难保。

谁知这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看这人能知道些什么有用的东西。

“头,那邓芝并非独身一人,他尚有老母在世,依小人观之他是一个守孝道的人,定不会舍了老母独自逃走,我们只要快速赶过去将他堵住,说不定还能早他一步,只要控制住他母亲谅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到时抓住他太守大人一定会提拔头你的。”

这献策之人倒是口齿伶俐思维敏捷,一番话就将整个情况分析的十分清楚。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那捕头对此很是好奇。

“小人乃是他家的邻居自是知道些许事情。”

“没想到那邓芝还有你这么个邻居,就由你带路吧!”

邓芝自然是不会想到自己已经被邻居出卖了,谁让他开了一家新野城最大的酒楼呢?这在当时多让人嫉妒?现在他要落魄了当然是墙倒众人推了。

邓芝径直来到城南一个比较普通的院子里,其实这就是他所住的地方,他虽然开了那家醉仙居,但因其低调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家在此处。

“娘!”

在那院子里的后堂里的床榻上卧着一位年约五十岁的老妇人,因为生活条件较好,虽然满头鹤发脸上却不见老态显得十分精神,此时见邓芝归来自然欢喜。

“儿啊!今日为何就回来了?”

“……娘,我是来接你走的。”邓芝犹豫了一会后慢慢的说道。

“好好的住着,要去那里?”邓母不解的问道。

“娘,我得罪了江夏太守黄祖,他不会轻易绕过我,还会连累到你,所以来此接你走。”

“这可如何是好啊!”老妇人一听就急了,邓家当年也是显赫一时,对于太守这个官有多大邓母在清楚不过,不是现在的邓家可以惹的起的,而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样的人则更是明了,邓芝算是一老实本分之人,定是那太守盯上了自家的酒楼才惹出这等祸事。

“兄台若不快走,那捕快就要往此地来了。”

这时门口响起一个道声音,这自然是一路跟过来的段飞,至于摸进这个院子对段飞这种神偷来说自然不在话下。

“你是谁?”

邓芝对这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段飞充满警惕,能轻易出现在这里说明段飞有过人之处,只是在自己正好落魄的这个节骨眼上不得不防。

“我乃是县衙新任狱丞段飞。”段飞一脸笑意的报上自己的名字和官职。

邓芝听了却是瞳孔一缩,眼前这人是县衙之人那岂不是捕快以至门外?这样一来我如何将母亲带走?自己遭罪也就罢了,怎么也不能让母亲跟着自己受罪。

直接伸出一手直抓段飞,段飞本来就考虑到了邓芝的武功的高低,自己与他正面硬碰硬自然不会是对手,不过要全身而退还是可以办到的。

脚下一蹬借蹬力施展轻功飘出一段距离躲过了邓芝这一抓,邓芝显然是没有想到段飞还有这一手,如果他凭借这手与自己缠斗那些衙门的人迟早会找到此处,这样母亲就危险了。

就在邓芝想要速战速决再次出招时段飞出声了。

“兄台何必与我过不去?我虽是狱丞可并非来此阻止你,而是来帮你。”

“你将我母子堵在此处何来帮我?”邓芝对于段飞的话自是不信。

“兄台你家邻居已经将你卖了,正带着那队人赶往此处,你若从正门而出岂不迎面碰上?”

段飞话音未落那门前传来一道声响。

“快开门!衙门办案!”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