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那个在我那放了一晚上

南宫玲儿叫了好多的婢女帮忙晒着板蓝根,司徒霏把正在晒板蓝根的南宫玲儿叫回了房间里。www.wenxue6.com

“玲儿,你同我讲实话,这法子你到底是从哪里听说的?”

“就是以前见过一个老婆婆,听那个老婆婆提起过,她的相公年轻时就染过瘟疫,x阴错阳差,她找到了这种草药,然后治好了她的相公。”南宫玲儿心里念着阿弥陀佛,她不是故意骗人的,她也是为了司徒霏的心脏着想啊。

“你若是有把握,你便去做,但是你要注意安全。那个瘟疫村子你是万不能进去的。”

“不进村我怎么派药,怎么观察他们服药后的反应?”

“你可以研究药物,但是如果你想进入村里,不可能!”司徒霏说完后就径直离去,一点不给南宫玲儿申诉的余地。

南宫玲儿叹口气,这村子她必须进去,一来是为了那里得了瘟疫的村民着想,另外一个这件事与三王爷的前途息息相关。

“姐姐,姐姐,你在做什么?”

“小楠,姐姐在想办法治病救人啊。”

“姐姐,你是大夫吗?”

“姐姐不是大夫,可是只要心中想要治好那些人,那就一定可以做到。”

司徒霏来到正在建设的新村庄里,看到那些年轻的壮丁都特别积极的在干活,那些妇孺们也都忙着给他们擦汗递水,司徒霏走过去看着那帮人喊到“你们都辛苦了。”

“三王爷,我们不辛苦,只要能快点建好我们的家园,我们一点也不觉得累。”

“哎,就是原来村里得了瘟疫的人,再也无法住进这新家了。”一个妇女说着直抹眼泪。

司徒霏想要告诉他们南宫玲儿正在尝试用药物治疗他们,可是犹豫了片刻还是放弃了,他并不确定南宫玲儿能不能真的治好他们,说了只是给他们徒增希望罢了。

元清走到院子里,看见满地的植物,于是随便走到一个婢女身边问到:“这是在做什么?”

“回郡主,三王妃找到了这些草药,说是能治疗瘟疫,让我们将这些草药晒干。”

“瘟疫自古以来就没能找到什么法子,她倒是把自个当了神医了。”

“郡主,不知您听没听过,不要背后说人啊。”南宫玲儿本来想着过来看看草药的情况,可刚走到院里便听到元清在说她。

“三嫂。元清说的可是实话啊。”

“罢了,我也不计较什么了。不知郡主现在可有空闲的时间,我有话要与你交代。”

“三嫂有何话在这里说好了。”

“关于郡主和三王爷的,我要在这里说吗?”南宫玲儿微微一笑,盯着面前的元清。

元清看了看周围的人,然后点点头说道:“本郡主正好有空,去我屋里说吧。”

待两个人到了元清的房间后,南宫玲儿谨慎的看了看四周,然后将房门关上,回过头就看见元清警惕的眼神,南宫玲儿一笑“我不吃人,对人肉没有兴趣,所以郡主您还是放松一点吧。”

“到底有什么事,快说。”元清佯装不耐烦的样子掩饰着自己的尴尬。

“我知道,那些刺客是郡主的人。”

元清的脸色倏的变了,仅仅是片刻,便又便回了从容的样子“听不懂。”

“那我就再说明白点,我也知道郡主这次回来是想要想办法除掉我。”南宫玲儿看见元清要反驳,她伸了伸手制止了元清“自然,这些我都没有和三王爷提过。你隐藏的很好,用的旗子也很到位,只不过这些刺客从头到尾都不敢伤害元澈我便觉得有些奇怪了,况且南宫青儿没有要杀我的理由,至少目前没有。”

“三嫂,你该看看大夫了,成日里胡思乱想也是病。”

“你不承认也无妨,你若是痛快承认了,今日我倒真不敢找你了。我知道你喜欢三王爷,所以你现在想除掉我,可是你有没有想过,除掉我你就真的能得到三王爷了吗?如今政局不稳,太子,二王爷虎视眈眈的盯着王位,若是三王爷出任何事情,你还能得到他吗?”

元清垂下眼睛思考了片刻问道:“所以呢?”

“所以,我想郡主帮一个忙。”

“什么忙?”

“现在三王爷最大的敌人是太子和二王爷,如今二王爷我们自是动不了,但是太子就在我们身边,我们轻而易举的就能推倒他。”

“直接说你的计划。”

“太子生性多疑,你只要到他面前说三王爷对你怎么不好,你很是失望之类的,然后在适当的时候告诉太子,如今建盖新的村落,表面上是太子解决了这件事,可实际上是三王爷提出来的,到时候太子不见得能分多少功劳,况且太子是主理这件事的,三王爷只是协助而已,凭什么太子就要被牵着鼻子走。”南宫玲儿笑笑接着说:“太子不仅多疑,而且形式莽撞,感情用事,你说完这些,他一定会想办法让这新的村落盖不起来,不论他用什么方法组织,这一局他就已经输了。”

“你凭什么就认为他会相信我?”

“你错了,太子永远都不会相信你,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他也会听一些你的话开始怀疑三王爷。”

“你就这么确定太子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确定。”

“东窗事发,他完全可以说是我挑唆的他。”

“你咬死说不是你就好了,你是豫王最疼爱的女儿,皇上看在豫王的面子上也会选择相信你,况且还有我。”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

“就凭你爱三王爷,你也会希望他过得好,而且你想想,你帮了三王爷,三王爷一定会感激你啊。”南宫玲儿说的铿锵有力,爱对于一个人来说是束缚也是筹码。

“我帮你也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以后如果我和三哥哥成亲,你不能反对。”

“好啊,我答应你。日后若司徒霏和我说要娶你,我定然不会反对,而且还会大大方方的迎接你进门。”前提是司徒霏得愿意娶你啊。南宫玲儿默默的补充了后面的一句话。

“好,我帮你。别忘了你说过的话。”

“一定不会忘,那我们就算是暂时和解了。”说完南宫玲儿笑着出了屋子。

南宫玲儿重新回到了院子里,突然觉得这一天的阳光极好,剩下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研究好药,将村民治好,虽然她也只有八成的把握。

隔了大约一日,那些板蓝根已经晒的差不多了,南宫玲儿便令所有人将板蓝根收集起来,然后熬药,南宫玲儿不知道应该放多少,只能靠自己的猜测来完成所有的程序,她需要观察喝药的人的反应来决定是添加还是减少板蓝根。

“玲儿,你这是做什么去?”

南宫玲儿本想瞒着司徒霏悄悄的去得了瘟疫的村落里,却被司徒霏给抓住了,南宫玲儿瞬间泄了气,回过身有气无力的说:“去村子。”

“哪个村子?”

“瘟疫”

“本王去,你只话博雅。”

“不行,那里危险。”南宫玲儿瞬间抬头反对。

“你也知道危险,本王怎么会让你再次陷入危险。而且父王叫本王来协助太子,自然是本王应该进入那里。行了,这件事没得商量,药给我。你回去。”说完,司徒霏从南宫玲儿手里夺走了放药的罐子。

南宫玲儿看着司徒霏离开,心里虽然担心,但想起自己的计划,也许真的让司徒霏去比较好“老天保佑,别让司徒霏出什么事,老天保佑!”

南宫玲儿看着天一点点的变暗,司徒霏还没有回来,有些坐立不。南宫玲儿正起身准备去找司徒霏,然后便看到一个身影从远处缓缓的走来。

“司徒霏,你怎么样?没事吧?”

“玲儿,玲儿。”司徒霏快速走到南宫玲儿的面前,一把抱住了南宫玲儿。“玲儿,你简直就是个神医!!”

“成了?”

“成了。喝了药的村民,明显有好转,虽然还没有痊愈,但是有好转!”

“太棒了,他们有救了。”

“玲儿,你真是本王的福星。”

(h.org)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