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洁美妇沦陷

四月的澧水,因为春夏之交的暴雨而怒涨,汹涌的波涛滚打着河面,咆哮地朝北而去,涌入洞庭湖中。天空里繁星密布,不远处的常德城,除了高大的城墙上的灯笼,见不着城市夜晚所应有的映亮天空的灯光。城中死一样的寂静。

秦松的营帐,在澧水河的西侧,帐内灯火通明,在人声寂静的片刻,可听见澧水河的水声和夏虫的鸣叫。秦松、杨霸等人苦苦冥思攻城策略,终没有找到一条行之有效的办法,正当众人陷入绝望的时刻,一个人被卫兵带了进来。

“报告秦委员,此人从城内而来,说有要事见您。”卫兵将人领进来后,向秦松禀报。

秦松冷眼看了一番来人。此人民夫装扮,但身材高大,双目炯炯有神,周身散发出的气质和他的衣着极不相配。

秦松问道:“尔等何人,前来见我可有甚事?”

那人不俾不亢道:“我乃田万虎手下将领,此番前来,是想和你等来一个里应外合,破了常德城,诛灭了田万虎...”

“来人,将此人拖出去斩了。”秦松未等那人说完,突然厉声命令斩了此人。

帐外的卫兵得令,奔入帐中,架住那人,就要拖出去就地枭首。杨霸、仇千雪等人大惊,不知秦松为何要斩可此人,欲上前询问究竟时,却见来人仰天大笑道:“哈哈,我胡玉亮听闻光复军的首领秦松,在皇城临安,救了我族英雄岳飞岳将军,胡某本以为,秦松乃和岳将军一般,是我族的英雄,于是就有了投奔之意,今日,我冒全家百十开口人的遭田万虎杀害之险,前来贵营中共谋破城之事,不想以救民救族自居的秦松,竟然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杀我胡某,哈哈,真是可笑可笑,你秦松如此鲁莽,想来也担当不起救民救族的大任,来吧,就这此砍了老子的头,老子哼一声,就不是人娘养的汉子!”

秦松见此人说得悲壮悲愤,料定不是田万虎派来刺探军情的奸细,立马上前拉住来人的手道:“大哥,得罪了。如今我等田万虎势不两立,这此非常时期,我不得不防,方才的言语,实则试探大哥的底细。来人,上好酒好菜,招待这位大哥。”

在酒宴中,秦松得知来人是常德城北门的守卫将领,此番趁夜色拜会秦松,就是希望秦松的光复军,从北门进城,诛灭了田万虎。

胡玉亮喝了一口酒道:“诸位,这田万虎简直禽兽不如,俨然一个土皇帝,在他治下的常德城,民不聊生。更为可恨的是,他学溪州土司王,对外姓女子享受初夜权。那家娶了新媳妇儿,第一夜,都要送到他的府上,由他来破女人的初瓜。他娘的,还有就是,老百姓的女儿,稍有姿色的,都被他强强豪夺至府***他淫乐。”

众人听闻了田万虎的恶行,个个恨得咬牙切齿,恨不能立马将田万虎碎尸万段。众人就在酒桌上指定了攻城计划,有了胡玉亮在北门的策应,攻破常德城不过是片刻之间的事情。秦松和胡玉亮商定,在寅时从北门进城。

胡玉亮酒后回到城中,为迎接光复军做准备。杨霸、彭疤子等人分头去准备攻城工作。

是夜寅时,光复军的营地虽灯火通明,但除了少部分的留守人员外,大队人马已从北门进入到常德城中。在胡玉亮的带领下,光复军不费吹灰之力,诛杀了田万虎的亲信,田万虎两万人马中,绝大多数倒戈加入了光复军,本以为会有一场血战,结果甚至没有惊动常德城中的狗,就解决了战事。

秦松并没有直接杀入田万虎的府中,只是将衙府围了个水泄不通。在衙府门口,秦松摆开了架势,端正地坐在门口。

田万虎夜间因为情绪焦躁,狠狠干了自己宠爱的小妾几炮,一夜睡得安稳。他的师爷给他出了用百姓要挟秦松的计谋后,他以为自己躲过一劫,只要救援大军一道,他将和援军夹击秦松的光复军,他早就想好,此次一定要将秦松的光复军剿灭殆尽。

东方微亮,一层层的鱼白镶嵌在空中。衙府的大门如往日一样缓缓打开,两个门卫看见门外的场景,愣了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哭爹喊娘般跌跌撞撞朝内跑。

“大...大人,大人,不...不好了,贼人攻进来了......”

衙府内乱成一片,各种惊恐的声音糅合在一起,仿若世界末日一般。

田万虎正赤条着身子搂着小妾,听在外面的嘈杂之声,猛地惊醒,将同样一丝不挂的小妾一把推下床檐,跳起来拿住挂在床头的大刀,跳下大床,冲到门口,却见自己周身无一寸布衫,赶紧捡起在地上的衣服,胡乱穿上,冲了出去,在府中各人如丧家之犬,在胡乱奔跑。

“出了什么事,娘的,都给我站住,不许跑!”田万虎持刀大叫道。

“老爷,贼人的军队将我们包围了...呜呜...”田万虎的大老婆覃氏哭喊道。

“他娘的,好好的城墙,怎么刘被攻破了?他们有多少人?”田万虎大吼道。

其中一个门卫道:“大人,多少人不晓得,反正门外黑压压的一片。”门卫说完,挎着一个包袱,就朝大门处跑去,接着是丫鬟、老妈子、厨子、杂役跟着往外跑。

田万虎圈养的家丁,见形势不妙,也纷纷朝外跑逃命。

田万虎随手杀了一个逃跑的家丁,怒吼道:“他娘个巴子,平时老子养着你们,老子有难了,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谁胆敢再逃跑,这就是下场。”

家丁们听了田万虎的话,愈加跑得快去逃命。

田万虎瘫坐在台阶上,知道自己的大势已去。

师爷慌慌张张地跑过来问道:“大人,这是么子回事......”

田万虎一刀削去了师爷的脑袋。

府中的大多数人,都从正门跑了出去,去向秦松祈求活命,连田万虎最宠爱的小妾,也跟随着人群跑了出去,留下来的只有他的大老婆和一双儿女。

大老婆哭泣道:“老爷,这可怎么办?”

田万虎一下苍老了十岁,他知道,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他丢掉大刀,回到房中,换了身衣服,带着大老婆和一双儿女,来到大门处,见秦松等人端坐在大门处三米开外的地方。

田万虎带着老婆、儿女扑通地跪在秦松的面前....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