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高义张敏

一秒记住【文学楼】,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啪”

云虚道长见我激动,直接给我脑袋来了一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小凡,你这小伙子我看人不错,听老道我一句劝,这事儿不要再追真相了。←百度搜索→【文学楼】”

“可是……”

见我还要说话,他直接打断:“没有什么可是,如果你信得过我老道,明日跟我启程前往道观,我带你修行,等你有足够保护自己实力之后,再来寻找真相。”

“他们已经买了我的命,难道我等死吗?”

“放心,只要在正一道,没有人敢对你下手。”

云虚道长的话,却让我无法完全相信,毕竟他都快要变成活死人了。若是他们道观可以保护周全的话,他也不至于会这样。

“那道长为何会如此?”

我最终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年轻气盛,觉得自己下山修行天下无敌,最终惹了不该惹的东西。”

云虚道长说话的时候脸上更是露出悔恨的表情。

见他一带而过的说完,我知道这事儿肯定还有隐情,既然他不愿说我也就没有往深了问。

而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我的父母:“道长,我要是跟你去道观,我父母会不会有危险?”

“我相信他们有办法避开的。”

云虚道长闭眼掐指算了一下,犹豫了一下道。

我又不是傻子,他这个样子,我算是看出来了,恐怕我走了,父母真的就麻烦了,这让我最终下定决心:“哪怕是用我的命,换父母的命我也认了。”

“真是个傻小子。”

云虚道长叹息一声,扭头就走。

我本以为他会不管我直接回道观,谁知道我迷迷糊糊的走到家之后,却发现云虚道长竟然在我家。

也不知道在我回来的过程中,他和父母说了什么,总之家里人的脸色都很难看,甚至我想要开口询问,就被老爸给赶到了屋里。

甚至到了吃完饭的时候,这种诡异的气氛还在,无奈之下,我只能去询问老妈,谁知他只是笑着说,男人的事儿,妇道人家不清楚,让我也别问,说爷爷走了,我爸挺伤心的。

我一想也是,老爸是个孝子,爷爷这么突然就走了,老爸反应有些过激也是正常。

谁知第二天一早起来,一切差点让我崩溃,因为老爸老妈竟然离开了老家,只给我留了一张纸条,让我跟云虚道长好好学本事,他们去该去的地方了。

我心里忽然觉得被抽空了一般,想哭,更想打人,所以一把抓住云虚道长的脖子质问:“道长,你是不是知道他们去了什么地方?”

云虚道长摇头叹息:“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两个都是有本事的人,不会有事的。”

看到云虚道长此时的表情,我忽然觉得这次父母离开,恐怕是凶多吉少,不是我咒自己的父母,而是云虚道长的那句可怜天下父母心,让我不得不多想。

“你为什么不阻拦他们,为什么?”

“那是他们的宿命,我拦不住。”

“狗屁的宿命,是不是你说了什么,他们才这样决定的?”

我使劲摇晃着云虚道长质问。

云虚道长一把拨开我的手,道:“我是想劝他们的,可是我回来之后,还未开口,你爸就已经向我提出,让我带走你,护住你的气运。”

“道长,我现在特别乱,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儿?明明是有人夺我的气运,为什么牵扯到了我父母?”

我嘶声竭力的质问。

云虚道长却陷入了沉默,这一沉默就是半小时,不管我怎么问他都没有说话。

最后还是我以死相逼他才开口:“本来这些事儿你爸妈是不想让我告诉你的,既然你以死相逼,我就告诉你。”

“多谢。”

我对着云虚道长鞠了一躬,然后听他如何说。

谁知他第一句话就让我傻眼了。

他说我母亲其实是一个灵魂,被我父亲从冥界带回来的,然后逆天改命将其注入一个路边女尸的身体中。

“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完全超出我理解的范围,我脑子嗡嗡直响。

“你的父母从小青梅竹马,你母亲一次意外身亡,你父亲不甘心,所以强行将其从阴间带了回来。”云虚道长说到这里,忽然陷入沉思。

我却眼睛瞪得老大,没想到老实木讷的父亲,竟然如此厉害,还有为了母亲,竟然敢强闯冥界。

这特么的太给力了。

可是我又想到一个问题,父亲既然这么给力,连阴间都敢闯,为什么还要离开这里呢?

所以我轻轻碰了一下,正在走神的云虚道长,将我的疑问问了出来。

“我刚刚也想到这个问题。”

云虚道长接着将自己的猜说了出来:“恐怕这一切和你爷爷有关,当年你爷爷应该是起到关键作用,他这么做应该是刻意培养阴阳体质的后代。”

“他想干什么?”

我愈发的糊涂。

“这我可不知道。”

云虚道长苦笑的摊摊手,忽然露出猥琐的笑容,双眼放光的看着我道:“管他干什么,反正现在你便宜老道我了,从今开始,你就是我的徒弟,我会将你培养成千年来第一个阴阳师。”

“吹牛不打草稿。”

我小声的嘟囔道。

结果这一句话,又害的我脑袋被云虚道长敲了一下,这让我很是不满的瞪着他:“干嘛打我,千年来好多阴阳师,你说我的第一个。你本来就是吹牛的,我又没说错。”

“狗屁,你说的那些只能算是伪阴阳师。”

云虚道长接着开始给我解释,原来那些能够行走阴阳的人,都是通过走阴来完成,而不是实体能够进入冥界,而真正的阴阳师,是可以以实体进入冥界的。

所以那些人就是伪阴阳师。

“那有个屁用,我又不想去冥界。”

我听了这个,心中感觉越发的瘆的慌,真成为阴阳师,那我岂不是要天天跟鬼怪打交道,甚至可能去冥界,万一出点差错,岂不是更悲催。

“这就是命,你是无法抗拒的,想要活着,就得变得强大。”

这话一出,就搞的我很纠结,我特么的怎么那么倒霉,非得弄个阴阳体质,老子难道做个安安静静的美男子就这么难吗?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