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坤林心如是什么关系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第一百五十一章 自行车上

我在那里呆了一呆,不知道如何是好。而队里的其他人现在已经在击掌相庆了。而新闻系的学生们也是涌了过来,把我们围地水泄不通,汤韵在这个时候还趁机用自己的那只大咪咪往我身上蹭了又蹭。由于卢彬勇不喜欢这种场合,现在倒是还在寝室里宅着。

混乱的人气,弄得我有些喘不过气来,人们仿佛都是在看自己亲手做的工艺品,我甚至都有些自己是的感觉。过来好一会儿,人群才逐渐散去,汤韵这个时候向我抛了一个极其有诱惑力的眉眼,然后袅袅婷婷地走了。这时,队长一把搂着我:“小子,开战大捷,怎么,一会儿有空没,咱队里的兄弟们一起撮一顿”

这时,我机械地点了点头,但是内心思考的却是,杨思怡到底上了哪里。

我记得刚刚还见到她在这里为我加油,这一转眼,就不见了踪影。是我哪里做的不对呢还是临时有事为什么走了连声招呼也不打,太不给面子了吧难道是被人给绑架了

想到那天许瑶的遭遇,我禁不住往这方面想。不过显然,我是多虑了。连我都能被她给收拾了,更何况别人呢不被她给反打一顿算是好的了,而自保,更是没有任何问题。我晃了晃脑袋,停止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看来,我果然是被最近的一连串事件给弄昏了头了。

童珊这时候兴高采烈地说道:“大家什么都不用说了,都回寝室换个衣服,咱们一会儿去烧烤店好好地庆祝一番,还有,飞豪,诺,这是你的手机,下次比赛的时候最好带一个包嘛,还能装一下钱包啊书啊什么的。”这时,经理童珊从口袋里掏出我的手机递给了我,然后用一种暧昧并且玩味的眼神看着我:“对了,有短信还是个女的哟。”

我顿了一下,然后接过手机,看着屏幕上的信封样式的动画,下面的署名是“思怡”。

我挠了挠自己的脑袋,短信还没有看,但是心里已经放下了不少。只不过显然那一群人并不准备放过我,一个个都围了过来,仿佛我是国宝大熊猫一样,一个个都神采飞扬,就跟自己刚窥探出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一样。

“说吧老实交代,发短信的是哪位啊就知道你小子不老实,整天不是泡这个,就是泡那个”孟斌这个猴子一样的家伙总是这么古灵那个精怪,一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样子,那个猴脸上写满了yd二字。

“对,快说”众人此时附和道,不过这时突然有一人想到了什么问道:“说起来,今天比赛前和你一起的那个漂亮呢她陈坤林心如是什么关系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不是来看你了吗现在人呢”

队长这时候也是止不住地笑了,不是平时那种微笑,而是那种抓到了贼一样诡异的笑容:“她不会是你的女朋友吧长得真是太漂亮了以前怎么从没听你提起过”

我呵呵地干笑了两声:“我们没什么关系的,只是老乡兼朋友的关系而已,你们别瞎想”然后低着头,看了一眼杨思怡和我发的短信,然后会心地笑了。

“嗯。她说临时有事情,提前走了,并且祝贺我们开战大捷然后就没了,这短信也是她发的。”我辩解道。

“哼,你小子就不老实吧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那种老实巴交的孩子,肯定是把唉又一个美丽的花朵毁在了你的手上。”这时候孟斌痛定思痛,痛心疾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

“你们在说什么啊人家飞豪有这么坏嘛”这时候还是女生比较心疼人,见我一直被挤兑,出来打抱不平来了,只是她这个打抱不平显然有些陈坤林心如是什么关系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没水准,因为在听了她那貌似疑问句的反问之后,众人一致答道:“有”

回到寝室,我洗了个澡,出去身上的汗水和灰尘,感觉畅快之极。卢彬勇则在我忘情地在洗澡间唱歌的时候狠狠地踢了一下门以示对我行为上的抗议。不过我用自己的行为告诉他,抗议无效。依然我行我素地在那里哼着那首调子超高的青藏高原。

换了身衬衫,显得整个人很是精神,在镜子面前照了照,很是得意。风流潇洒,英气逼人说的就是我。向来,经理应该会被我的气质给迷住吧。我偷偷地乐了一会儿,然后下楼,开车自行车。

这次可要好好地庆祝一番。

我刚把车锁打开,跨了上去,就感觉背部温温软软的,一双小巧玲珑的手在我的小腹之间扣起,接着就是不老实地在我腰间游走。我正纳闷儿,回过头想看看是谁,结果刚一看到,那只小手,就轻轻地捂住了我那已经张地大大的嘴巴,然后修长的手指在我的唇间拨来弄去。我脑子一热,就轻轻地咬了一下,然后一口将那只芊芊玉手给含在了嘴里。

过了一会儿,我yd地笑道:“你想干什么呢汤韵”

在我身后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只手半搂着我的腰的汤韵极具魅惑力地笑了,然后那只搂着我腰的手,在我身上向上游走,然后在我宽厚的胸膛上停了下来,我扭过头,看着她那在我胸膛上的手,然后轻轻地舔着。现在,我的脑子里有些发热,发热到有些空白。不过,也只是有些而已,心底的理智尚存。

“今天,你在球场上的表现,真ol”汤韵把她的脑袋贴到了我的背上,吐气如兰,隔着衬衫,我能感受到来自她嘴里湿湿的温度,于此同时,她的手慢慢地从我的胸膛往下,往下然后轻笑着,说道:“这,你看不出来吗”

我本能地抓住了她的手,阻止她继续往下游走,但是我那只手确实不由自主不老实地在她的手上摩挲着。她把手缩了回去,然后在后面不知道做什么。过了一会儿,一个粉色的东西被一只玉手在我的鼻子旁边晃来晃去,如兰的香味,沁人心脾。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